你可以用解謎的心情面對自己的身體,但絕對不要批判它:專訪藝術家艾蜜莉.法奕夫|cacao 可口

人們很少欣賞自己,甚至對自己的身體部位抱持著各種不滿意,其理由千奇百怪,比起壞天氣、不友善的鄰人或是難搞的客戶,我們對出現在臉上的雀斑,或是略顯豐腴的大腿,反倒有著更尖銳的批評與攻擊。

喜歡自己的身體,真的有這麼難嗎?是什麼原因,讓我們不能展露多肉的鼻子、強壯而結實的大腿,或僅是把額頭亮出,都顯得如此彆扭?

「我對表現出完美的一面沒有慾望」

來自法國的藝術家艾蜜莉.法奕夫(Emilie FAÏF),應臺北市立美術館之邀,在兒藝中心的U型場地,獻上一件現地創作的大型雕塑——《洗澡》,艾蜜莉刻意隱去人臉,讓鼻子、腹部、膝蓋、腳趾頭—一向被人們忽略甚至奚落的部位,成為視覺焦點。當攝影師的鏡頭朝向艾蜜莉時,他輕輕往隆起的肚腹上一坐,笑地燦爛,彷彿宣告著:身體就是我們的堡壘,同時也是讓心靈得以好好休息的庇護所。

《洗澡》的巨大,不是獵奇的,也非出於表現的企圖,「我尋求觀眾可以融入這件作品,在創作的過程中,我在形狀表現和真實性之間徘迴,同時也希望營造一種動畫的感覺,或是重現夢境中的畫面,所以《洗澡》的顏色和形狀都很溫暖。」

重點是:要能爬到作品上玩耍

初次來到臺北市立美術館,對於展覽經驗頗豐的艾蜜莉來說,也是一次挑戰,但當他一看到兒藝中心的U型場地,他略顯緊繃的壓力,便放鬆許多,「兒藝中心的互動區深深啟發我的靈感,這個地方擁有強烈且獨特的個性,我們可以逐步理解它,最初從上面的全景開始發現它,往下走會發現自己處於互動區的中心,一個被包圍而獨立的位置,就像一個繭。」是空間,打動了艾蜜莉渴望創作《洗澡》的決心,而此作他也想視為對皮埃爾.波納爾(Pierre BONNARD)作品《浴缸裡的裸女》的深深致敬。

能否展開一段有趣而良性的互動,也是艾蜜莉在創作時的核心思考,他不想人們以仰望的姿態靠近自己的作品,他希望人們加入自己的作品,哪怕表現出人類毫無防備的脆弱一面。曾經就有孩子依偎在他所親手創作的乳房雕塑裡,就像回到母親的懷抱一樣。

「我應該如何讓孩子爬上去?」技術層面的考量,讓艾蜜莉思忖並嘗試許久,最後,雕塑使用聚苯乙烯和多層紙漿製成,以加強作品的堅固和穩定性,孩子可以觸摸、休憩,甚至是攀爬玩樂,《洗澡》同時發揮了基地、玩具或是教具的作用,開拓人們看待身體的多重意義,「我以幽默的方式呈現了一個浴室場景,這件雕塑作品沒那麼嚴肅。」艾蜜莉邀請大小朋友在此解放玩心,無論年紀。

想要完美?還是真實?

爬梳艾蜜莉的作品,他熱切談論身體的真實,而真實蘊藏美和負面情緒。曾經在時尚圈工作的他,看待世界普遍充斥的容貌焦慮氛圍,懷抱著更為深刻的同理心,因此他認為人們可以藉由自己的作品進行對話和交換,並且願意再次思考:「真實的身體究竟是什麼樣子?」

如果還有什麼地方過不去、不滿意,來親眼看看《洗澡》吧,就像艾蜜莉提及的,來到作品前的人們都是擁有主導權的,可以運用想像力把作品的身體部位串接起來,靠近作品需要一點練習,接受不完美的自己也是,我們都需要為自己保留更多的耐性。

「加加減減—和身體玩遊戲」
展期|2023/10/14 – 2024/02/25
地點|臺北市立美術館 兒童藝術教育中心

▌採訪報導:林圃君|圖片提供:臺北市立美術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