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C Taipei, TW
2019-03-19

巴黎研究團隊Eranos:創意的主題和社會面向的分析|cacao 可口雜誌

Stéphane Hugon是一位巴黎社會學家,他在巴黎成立了Eranos品牌,一個進行質性研究的機關,致力於創意的主題和社會面向的分析。目前歐洲面臨的危機使得企業機關迫切需要創新轉型。Eranos隨著此趨勢給予協助,結合社會學家、人類學家,還有網路設計師、活動企劃人及商務人士的觀點提供見解。在Eranos周遭都是擁有特殊經歷的人才,遊牧者、技術愛好者、遊戲玩家、精通各國語言者、東方學者和分析師。在多元的學識下,他們分享著觀點,他們都是在自己研究領域擁有集合創作的社會社學家,他們對於世界正經歷的轉變有著強烈的興趣與敏銳的觀察。也可以說,這一切都是為了提供最好的服務給顧客,將看似複雜的一切具體化。

當我們研究你面對來自全球的客戶時,我自己不禁想問為什麼你會以巴黎為根據地?

SH:這並非偶然!今日的巴黎是一股重新被發現的力量,且在不同的歷史時刻均有著豐富的內涵。在某種程度上這個城市更像是一個性格、影響力和觀點的匯聚所。巴黎享有於一個強大的意象,總是吸引著藝術家、創意工作者和工匠。一般而言,擁有眾多行業的地方會被期許成為繁榮的市場,一個新興經濟方法或有創意的新科技…這些巴黎全具備了。除此之外,我的合夥人渴望一個嶄新的生活型態,特別是巴黎。巴黎一直都符合在歐洲長期旅遊最理想的選擇,在這裡可以遇見來自全世界的人們。

你的職業看似非常獨特,你都是如何向那些對社會學沒有興趣的人介紹你的職業呢?

SH:簡單來說,Eranos降低了風險。Eranos成功完成各式各樣的計畫,取決我們精通人文領域 。我們參與了創新的計畫並分析市場定位,特別是在精品和數位科技部份。Eranos 研究很多「商業模式-顧客」的對應關係,和如何與目標客群建立關係,例如競選組織、工程師、設計師 …等等。Eranos有兩個明確的技能,第一個是參與客戶創新的過程:科技上的創新或組織 、服務、設計等—所有和人交流重要的部分,使公司不會面臨「缺乏創新」的問題,如此他們提案才有真正進入市場的重要性,我們的參與將帶來社會層面大格局和特定的影響。第二個技能是品牌,以品牌的角度而言,要了解目標族群與大眾社會的變化和各類產業、行業、產品是件重要的事。這可以使我們幫助客戶創造符合目標客群需求的品牌形象。這一切都是為了達成共識去互相信賴,並且促進提供更適切的服務給目標客群。我們的客戶在以上兩點都面臨了一些限制—市場期限,而我們也很努力在避免。

是怎麼達成的?

SH:Eranos團隊花了很多時間在學術研究和部分創意領域或專業記者編輯。和不同領域和研究中心及智囊團合作過程中,也使Eranos產生了想要更了解生活的念頭,這不單只是去量化,而是做社會學的質化,我們對主觀性、遠景和創造力特別感興趣。這也許看似特殊幾近難解,觀點在於現代消費者受到淺意識強烈的影響,從共享的故事與生活當中集體意識隱約建構出自我。

這是因為現代的迷思、形態、市場局面、關係模型和介面都刺激著購物行為。這儼然成為社會學領域研究的大範圍。我們的客戶和領導人像是微軟、保樂力加、聖羅蘭、亞曼尼…

他們都需要了解正在發展的世界。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喜愛巴黎—這裡是一個使我們發現世界宏偉之處,成為全球化市場一部分的地方。

Eranos 創辦合夥人Michael V. Dandrieux 是科技與社會學的奇才,他也是記錄集合創意活動的年報《Les Cahiers Europ ens de l’imaginaire》 的主編。他聊到:Eranos近十年以來,以巴黎為據點從事的社會科學研究諮詢,指導國際研究計畫。為了我們的客戶,我們的國際觀點、展望和能力都是不可或缺的。我們專注一個非常特別的社會科學研究領域-「創造力社會學」。我們從事這個領域並不是為了跟隨潮流,而是因為過去幾世紀的偉大思想家都曾使用這種方法以精確的眼光去預視全球快速的轉變。

我們的夥伴和顧問群均在科學領域受過訓練,並擁有實務經驗,我們在商業及設計學校進行教學、進行國際社會科學評鑑並每日參與論壇。這些是我們為了跟上新興社會研究和創新,了解相關社會行為先驅和改變所做的努力。

在一個典型的商業計畫中,我們會從顧問的角色開始著手,聆聽各專業領域的客戶意見,了解他們的需求和目標市場,再分配給Eranos的團隊,我們會轉換回社會學家的角色。我們會派出各領域研究者並取得我們在巴黎的分析資料。傳統研究可以提供我們一個小而明確的局面,「創造力社會學」獨特方法可以揭露對品牌或產品所引發的消費、喜愛、信念、反感的關鍵。我們的工作是在發現最後的藍海,一個不敗的軌道、未開發的市場和等待品牌、產品、服務發展的機會。最後,當我們完成交付,我們將再一次回到顧問的角色。服務、產品、品牌都將迅速面臨顧客,恰當性和可攜性將成為我們設計成品的核心考量。

在2012年我們受託探索一個貫穿全球21個城市、跨越多語言文化的市場。和我們的夥伴在MIT的Mobile Experience Lab合作中,我們設計了一個方法去收集來自柏林、莫斯科、聖保羅、東京、上海、墨爾本…等地精準無偏頗的資料。我們設計了一個APP,它的核心價值在於更了解我們所處的世界、開發更好更多靈活的科技。透過這個APP,一個當地多元文化的管理者組成3到4名攝影錄像調查員,去參與當地習俗並記錄當地社會生活氛圍,這些現場資料就是國際全球地圖的重要紀錄。我們可以詢問任何和地圖上有關的問題,如:紐約實際在地鐵使用行動裝置的狀況如何?在北京人購物情況如何?莫斯科未來的社交生活是什麼?北京奢華體驗的服務何時開始和停止?

這些都是由將資料整合在地圖上的控制室進行管理,我們處理、過濾、呈現和分析社會生活,將其減輕、分析並對複雜問題提出具體回應。需要更多視野?只要將團隊派到一個特別的活動。未達成一個重要的模組?只要修改初始公式。這個APP本身如社會生活般靈活,內建許多色彩和圖形,特別適用於提升生產力的21世紀。

當我們的第一個領域測試結束,我們的調查員完成了兩次指定任務。他們說過程中不只認為自己達成了一件對的事,同時也覺得自己在往對的方向走。所以我們將這項計劃稱為「米蘭達」,來自幻想中企圖一比一的比例繪製世界地圖的虛構人物。

原文刊於cacao Vol.13 《巴黎/重生》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