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Taipei, TW
2021-09-25

Eve Lin專欄(9)|妳為什麼唸博士?其實只想證明我能做到這件事!|cacao 可口雜誌

在英國唸博士的現實和當初我申請的憧憬和規劃很不一樣。皇家藝術學院,顧名思義,就是一所藝術學院。我記得指導教授時不時和我說,「想當年,這裡一堆科系都是沒有教學大綱的。許多老師認為自己的意見及評論就足夠了。」許多在這裏教書的重量級老師們是經歷傳統的藝術學院的教育體制,也就是老師的權威來自於他們的創作及業界經驗上。所以老師們除了對於藝術及設計的了解,許多也是技術上非常專精及有知名度的。因為皇家藝術學院的組成包含了許多這類型的老師,理所當然的,學院的藝術風格,知名度及和業界的關係也是有它獨特的「教育方式」。

我在2015年開始我的博士求學生涯。我進入了服裝學系所做研究,,當時的系是在School of Material (材料學院)之下。那年皇家有五個School (學院)。那一年服裝系也換了一位新的系所長,同年和我一起進入服裝系研究還有兩位同學。皇家的博士學習年限一般是4-5年不等,當然對兼職的學生時間更長。每一個剛入學的研究生並不會馬上開始寫博士論文,而是會開始參與很多不同的研究方法討論會,設計理論探討及其他不同領域的研討會。前兩年的時間是MPhil 的學習,也是所謂的Master of Philosophy。研究生若要繼續將研究發展至博士研究,在第二年升第三年需參與Transfer Exam。這個考試除了需要繳交論文初稿,研究表,還有口頭發表。是一個非常正式且嚴肅的考試。

跨領域工作營
曾經一起戰鬥的夥伴們

那一年,我們的主任心血來潮,又或者「新官上任三把火」,似乎把考試當成時裝生死秀,我們三個研究生覺得主任希望把我們三個學生都當掉,重新修讀,似乎有著「殺雞儆猴」的意思存在著。(雖然我不知道猴子是誰… )

那時的我對於這一切都非常傻眼,也覺得莫名的荒唐。系主任只有大學學位,沒有碩士,博士唸書經驗,也沒有帶博士生的經驗,而在那一次的考試,我深深的體會到皇家「獨特」的教育態度。非常幸運的是,我在選擇第一及第二指導教授時,一心堅定再如何都得有博士學位的指導教授,所以在那次的考試,兩位指導教授在我口頭發表及討論完後,請我出去外面等,他們和系主任及其他老師大聲的爭執及討論了一頓。

我順利了升上三年級。

在博三時,研究變得更加忙碌,除了參加研討會,辦研討會之外,大家都參與研究方法討論小組及每個星期服裝與織品博士生的「自救會」。那時,我也自告奮勇的推薦自己做博班生代表,和學校反應我們學習的需求及相關資訊。那一年,學校的長官決定把所有的科系做一個重組,把服裝及織品系併到School of Design下,換言之,School of Material 就被解散了。讓我感到吃驚的是,學校除了非常臨時通知了研究生這個改變外,也同時要求我們搬研究室的個人物品到其他地方。從2015年到2017年,我們從早期的研究生7樓搬到5樓,再從5樓搬到另一棟行政大樓頂樓,研究室環境從寬敞的木頭工作桌,慢慢的變成窄窄的灰色的辦公室桌椅。除了環境的改變,人事也做了大風吹。當時我的第一指導教授被學校強制提早退休,當然還有其他資深行政人員。我除了吃驚,震驚,悲傷,憂鬱,躁鬱,痛苦,到厭惡學校這些決定,這些負面情緒,讓我體會到唸「獨特」學校的代價。

自己二生三時的實驗作品

那一年,我失去了我的第一指導教授。

因為指導教授的真空化,學校忙著塞有空的第一指導教授給我,我看一個拒絕一個。我那時轉向我的第二指導教授求救,希望他願意擔任第一指導教授職。當時這位教授任教於School of Arts and Humanities (人文藝術學院),所以他建議我將我的博士研究,從原本的系所轉至他任職的學院。經過了將近半年的溝通,院長及系主任們開會,及無數的等待,我在2018年暑假轉至人文藝術學院。

這位指導教授成了我博士求學時最重要的老師。他那時和我說,「離開設計學院,遠離那些紛擾,遠離那些不必要的人與事,專心地把論文寫完。」

那番話我一直記著。除了退出了和當初同期同學的WhatsApp群組,我也開始慢慢的退出了和大家聚會。那時候我學到了一件事——大家都和我一樣都在水深火熱的狀況內,我不能幫助別人,別人也幫助不了我。那時我每星期固定到學校的心理諮商師報到,每每在敘述這一切時,眼淚一直下。諮商結束後,眼淚擦乾,再回到圖書館繼續寫論文。

研究分享討論

轉到人文藝社學院時,主任及其他教授和我的指導教授溝通,建議我將我的博士論文從創作型研究轉至傳統型研究。原因在於我的論文大量資料敘述著服裝設計國際學生學習經驗及文化差異。由於這些資料以文字為主,且必須挑出分析,我和指導教授也在一番討論後,決定將我的研究轉至傳統型博士研究。

在今年的一月七日,我正式的送出了我的博士論文。花了五年的時間,一個大型的文書電子檔夾帶著我的過去,當初,淚水,及掙扎,順利了送出。我將這經驗寫下是因為,我不想忘記我的韌性,執著,及不願投降的心態。因為我想要有始有終,也許結果會更加的辛苦,但是這就是生活,有目標的生活。

我記得論文寫到後來,Tim(我的另一半)問我,「妳為什麼唸博士?」我只記得我大笑,和他說,「其實只想證明我能做到這件事。」我真的,真的很固執。

工作營學生作品

關於專欄作者:EVE Lin

台中人,現居倫敦,目前任教於倫敦時尚學院服裝設計,同時也在皇家藝術學院完成博士學位研究。Eve Lin服裝品牌設計師。雖用不認真的態度處事,但非常負責任的完成每一人生目標。

歡迎收聽EVE Lin與在安特衛普的陳慶霖的Podcast「Midnight Royal 深夜皇家 」

延伸閱讀:Eve Lin專欄(8)|無性別服裝時代到來:透過服裝尋找自己的身份與自由,表達自己獨特的視覺語言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