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C Taipei, TW
2020-07-04

Eve Lin專欄|在安特衛普—皇家藝術學院的服裝秀前與秀後|cacao 可口雜誌

去年六月的時候,和Ji 一起到去安特衛普看慶霖。Ji是我在英國念碩士的同學,我在女裝設計,她在織品設計。我們認識十一年了。慶霖是我在實踐大學任時的學生,也是Eve Lin工作室的同事,到現在是很好的朋友。

我們認識九年了。

這趟比利時旅程是充滿期待及興奮的心情, 因為過去非常嚮往在安特衛普的皇家藝術學院的服裝設計知名度。這所學校是已 Avant-garde 設計理念出名的學校,設計風格大膽且有趣,從這裡畢業的設計師我先不多做說明。星期五早上,從倫敦搭歐洲之星,帶著簡單的行李,及一袋點心和午餐。我們踏上了這三天兩夜的旅程。

同時,在安特衛普的慶霖,則是背著兩袋的服裝,前往服裝秀秀場。

一路上, Ji 讀著小說,我記得好像是叫《如何愛自己》 的一本書,還是一本經典英文小說,我不記得了。我則趕快把筆電拿出,趁WiFi 若有若無中改同學們的設計作業,給予評量。歐洲之星速度很快,途中並不像一般火車需要停站,裡面空間也足夠讓我們伸展筋骨。

Ji和我聊著她最近正在準備Zara 的布料設計師的面試,Ji在服裝設計業界,是蠻知名的織品設計師,她的客戶從Zac Posen,Marc Jocob到 JCrew… 她為非常多設計師設計前端的布料。

聊完天,用完餐後,我們心滿意足的睡到終點——比利時。

我們對比利時非常陌生,所以到達時還需在轉火車到安特衛普。抵達安特衛普時先在地鐵迷路了一下,慢慢摸索正確的路線,坐上該坐的一般車到我們預定的air bnb。將行李放下後,我們便出門溜躂,同時和慶霖說我們抵達了。

那時大概已經是下午四點左右。他還在秀場,忙著fitting 和漫長的等待。

安特衛普是個小城市,說大不大,但也不小。街道蠻乾淨的,沒有高樓大廈,房屋的顏色蠻多都是簡單的米白色或是茶色。但是整體還是有歐洲的古老的建築風味夾雜在其中。有幾條巷弄充滿著個性十足,獨立設計師品牌的小店。但是畢竟是個小城市,有商店的街其實不是很多。

因為抵達的時間已是小週末下午,很多商店都已打烊,所以我們決定跟著食物的味道去覓食。逛著逛著,肚子叫聲開始越來大聲,所以我們走進一間似乎以牛排出名的餐廳,就決定在那享用晚餐。我們點了一份帶骨的烤牛肉,看起來很像是六人份的料理。殊不知牛肉的美味,以及在歐洲看服裝秀的期待感,讓我們居然大塊朵頤把整份牛排不留一塊享受完畢。

我們在用餐時聊到以前在服裝秀前的排演,學生時期總檢的壓力,以及熬夜準備。想起那份辛苦,也心疼慶霖是否也是在同樣的心情中。而剛好一星期前,在安特衛普的慶霖,也在九個評審下,講解大一的作品以及接受不同老師的總評。他在我們旅行之前傳了他的評圖過程照片給我們。

當晚餐用到一半時,Ji 說, 「我們幫慶霖外帶一份晚餐吧!」我說好,趕快打了通電話給他,慶霖說他已經忙到沒有飢餓感了。我說這樣不行,至少外帶薯條也好,在無意義的討價還價的狀況後,我們決定幫他外帶餐廳的大份薯條。

回到airbnb,我和Ji各自梳洗完後,Ji 坐在我的床邊看書,我則繼續打成績。就這樣到了凌晨, 慶霖滿身的疲憊騎著腳踏車到我們的公寓樓下。進門後,他先開始享用晚餐,Ji 泡了一杯熱茶給他。我們就坐著開始聊天。ㄧ聊就到了凌晨四點,我們還是有很多話想說,但是彼此都知道這場秀的重要。所以和慶霖說晚安,看著他騎腳踏車回家,我們也回房間睡覺了。

安特衛普的服裝秀是一場分別為一、二、三年級及研究生,一起共同參與的大型服裝秀。時間一場為三個小時。一年級有兩個 projects,一個是以胚布為主製作的設計,另一是以一色彩布為主的設計。

輪廓和細節上以Volume 為設計主軸,透過層次去了解服裝比例,尺寸及視覺上的美感。透過繁複細節的增加,去平衡層次及誇大的輪廓線。從設計到完成,學生必需花很長的時間與設計老師不斷溝通、討論、修圖到胚樣的製作, 一胚、二胚、三胚,直到老師滿意為止才能開始做成品。

這辛苦是我和Ji 都經歷過的。

星期六,在秀開始之前,我和Ji先到附近酒吧,買了三份漢堡餐外帶。等待時,翻到當天的報紙刊登前一晚的Press 秀,看到精緻且藝術風十足的服裝作品,不禁感到非常有趣。

當餐點好了後,我和Ji 帶到秀場外,一起和慶霖享用。可以看得出來這又是另一天的辛苦,我們知道慶霖又一早到了秀場,再重複所有前天的排練和走秀的準備。

和他說「加油」 後,我們各自分開,我和 Ji 到入口處等待入場。

設計師在上秀前,在後台等待時多少會緊張台下四,五百位觀眾、媒體、知名設計師與Social media influencers的關注,但也同時期待這一切趕快結束可以回家休息。

兩天的秀,一般民眾沒有票不能進場。學生早上九點就必須抵達,然後彩排,整理衣服,確定模特兒妝髮、上秀、換衣,再上秀做謝幕,設計師謝幕、換衣服、整理,鬆口氣,一眨眼就到凌晨了。

慶霖的設計是成熟的,因為他已經有在實踐大學訓練的基礎,他的服裝作品在製作上,可以看得出工細手巧。他的設計概念一直有著浪漫的中性風格,所以這些作品不但反映出他的想法,也可以看到他設計經驗的成熟度。

秀結束後,我們三個人一起走到一間快打烊的酒吧,喝一杯慶功的小酒。祝福他服裝秀的順利及成功。

記得九年前,他成功的從實踐大學服裝設計學系進修部轉到日間部。很多申請作品中,只有一人錄取。他做了很棒的作品集也受到系上很多老師的肯定。我那時已經聽到消息他已經被錄取,但是,我什麼都不能說。必須讓這美麗的驚喜,透過正式文件傳到他手上。

認真,謙虛,但是有讓人感到開心的野心,就是我和Ji認識的慶霖。

去年遇見慶霖是在安特衛普皇家藝術學院,他已經不是一個來自台灣的設計學生,不是夏姿的設計助理,也不是Eve Lin的設計師。 他已經在往安特衛普的設計路程走,為了接下來可以獨當一面,他進入了一個國際知名的設計學校,也開始從中再次的去追求什麼是自己的服裝設計哲學。

最近在整理照片時,看見這一段去年的美好,突然靈光一線,畫了以下的女孩。

這個女孩在一朵正在綻放的花朵內,代表著慶霖的服裝設計成長過程。看著慶霖的服裝讓我想到一朵正在持續綻放的花朵,顏色鮮豔,繽紛,開心,在中間還是保持著一股謙虛的自己。

[Not so serious # 4] Listen and Draw: About Ray 不正經畫畫 關於Ray

關於專欄作者:EVE Lin

台中人,現居倫敦,目前任教於倫敦時尚學院服裝設計,同時也在皇家藝術學院完成博士學位研究。Eve Lin服裝品牌設計師。雖用不認真的態度處事,但非常負責任的完成每一人生目標。

延伸閱讀:Eve Lin專欄|倫敦封城一個多月,畫畫,在倫敦家想台灣的家

Related articles

簡瑋婷專欄|讀張愛玲《金鎖記》,了然茶道是對自己的檢視和修行,放下倉促就能不亂於心|cacao 可口雜誌

這世上還有無數粉團臉、角瓜臉、環肥燕瘦的曹七巧,「三十年前的故事還沒完——完不了。」 《金鎖記》被傅雷評價為「文壇最美的收穫」,是 […]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