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C Taipei, TW
2020-08-09

Eve Lin專欄|從服裝畫到冥想畫畫,從忙碌到平靜|cacao 可口雜誌

最近寫完服裝畫教科書,花了很長,很長,很長很長一段時間完成。其中原因除課綱修改,還有章節修改。但這不是這篇要敘述的事,在完成服裝畫書籍後,我整天想的是冥想畫畫。

也許很多人不清楚服裝畫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我在接觸早期服裝設計的學習時,對於服裝畫的印象是同等於日本少女漫畫。那時對於服裝畫的認知非常少,我從國中開始大量接觸不同的少女漫畫,從大眾所知的《美少女戰士》、《庫洛魔法使》、《游素蘭的火王》、《天國之吻》、《芳鄰同盟會》到《東京茱麗葉》。

這些漫畫充滿著相當多角色不外乎是服裝設計師、造型師或模特兒之外,這些漫畫有一個很大的共同點——精緻細膩畫風的服裝。那時我深深的被這些服裝吸引著,從古典的巴洛克風、龐克、復古、淑女、可愛到極簡風格造型;不論是哪些款式,我在看的時腦袋瓜一直幻想著,也許這件衣服可以用什麼樣的方式,在現實生活立體化。

這些漫畫和服裝畫的起源也有著非常相似的地方

在15世紀及16世紀中,最早期的服裝畫是由藝術家用版畫,銅版畫及金屬雕刻將服裝的款式,配件造型搭配及彩妝色彩雕刻在不同材質再印刷到書籍裡。這些圖片的目的主要為吸引人去閱讀且讓人產生慾望。這慾望也就是購買及擁有慾。

透過精緻的圖片讓讀者產生占有物品的慾望,也是一種早期的服裝雜誌或是商業設計的概念。雲林科大教授翁註重在《城市與設計學》(2003)報刊說明:「商品美學」( commodity aesthetics ) ,籍以吸引潛在的使用者。最後,設計或廣告以及各種銷售管道、方式成為用來討好人們官能的手段。人的感官於是被資本主義所重新結構。

我認同翁老師的說明。將時間拉至近代,服裝畫的進化從早期印刷書籍到近代服裝雜誌封面插畫,知名高級訂製設計師服裝手稿;這些其實都是透過服裝畫去散播「主觀的美感」,而有相同「品味」的人便會被吸引,慢慢的成為流行或是一個時代的造型代表。

著名的法國社會學家及哲學家皮耶·布迪厄(Pierre Bourdieu)在他經典的著作《區隔:品味判斷的社會批判》 (1984)裡提到不同的社會階級產生不同的品味——「依據不斷分化的社會地位而產生的種類繁多的消費者興趣,使得每個派別都必須具有自己的藝術家和哲學家、報紙和評論家,就好比它有自己的美髮師、室內設計師,或裁縫師。」

布迪厄的概念解釋了個人品味。所謂個人品味是非常主觀的一件事,但不代表品味是完全獨一無二的。在社會階級制度下,每個人的經濟資本和文化資本雖不同,但有著相同的資本的人會在某個時間,某個空間同時欣賞某件事物的美感;而這同時欣賞到想擁有這事物 (或相似事物),因為相同美感的共識,小眾流行就產生了。

帶到更當代的服裝畫,本質已經被量產這個概念改變了服裝畫最一開始的意義。對於服裝製造商及設計公司來說,傳統服裝畫已經被服裝工業平面圖替代了。服裝的平面圖,也是機械圖;它的目的是讓設計師用精準的線條(手繪或是電腦繪製)來作為和服裝打版師及打樣師的溝通的重要的工具。

服裝畫的演變,從早期書籍的美術呈現,資本主義的討好民眾的感官,到現代成為工業發展下的生產溝通語言;不禁感到服裝畫讓我一直聯想到「忙錄」,「賺錢」,「壓力」這些關鍵字。

從新冠肺炎以來,我重新繼續繪製冥想畫畫,希望能透過這一方式喘息。 在2017年時,我當時正準備著從皇家藝術學院的博二升到博三。當時壓力好大呀!有好多的論文理論需要釐清及思考,同時還要整理筆記將這些寫至論文的草稿內。

那時的我腦袋瓜閃過,「放棄吧!」的想法

的確放棄是一個選擇,但是我在煩惱及壓力下,我決定給自己幾天的時間休息,同時決定做冥想畫畫。幾天的不眠不休,我默默的聽著lofi的音樂,從字母A,不知不覺的畫到字母Z,完成了一系列的線條女孩。

我不知道畫完後是否真的有「海闊天空」的心情,但是我給了自己一個目標,就是「盡全力!」,只要盡了全力,這博士研究經驗也是值得的。

在2018年初,我手癢,再看到了德國紅點獎比賽,我用著非常自以為是的心態,莫名的驕傲的想法,將之前的繪圖投稿了教育插畫。默默地,秘密的,完全的沒有和Tim分享,繳交的昂貴的報名費報名了。

那年暑假,Tim和我剛好遇到一個機會到其他城市講課。在七月某天回飯店時,我趴在飯店沙發上滑著手機,想看看是不是有郵件。赫然看到紅點獎的得獎訊息。我慌了,也不確定是不是真的得獎了,所以把手機丟給Tim,他看了之後和我說,你,得,獎,了! 但是你什麼時候報名的?

這是個突然的驚喜,也是一個美好的驚喜。讓我發現到冥想畫畫,可以對一個人的壓力及躁鬱,有著什麼的影響甚至改變。我並不是在短暫的時間內,突然學著如何做冥想畫畫的。我的學畫畫路程從七歲開始,從簡單的水彩、素描、油畫到高職的服裝畫,到英國的服裝畫,到現在的冥想畫畫。很多人說,畫畫是要從小培養的 ; 我反而會說,「放鬆的畫畫」才應該要從小培養。

我們被生活的壓力,品質的追求,生存的辛苦,這些無形的負面能量圍繞著。這和服裝畫的演變也是一樣的,從簡單的品味美感到繁複的生產流程需求,服裝畫這技術不也是需生存而不得不一直演化嗎?

深呼吸,播放lofi 音樂,一起冥想畫畫吧!


關於專欄作者:EVE Lin

台中人,現居倫敦,目前任教於倫敦時尚學院服裝設計,同時也在皇家藝術學院完成博士學位研究。Eve Lin服裝品牌設計師。雖用不認真的態度處事,但非常負責任的完成每一人生目標。

延伸閱讀:Eve Lin專欄|在安特衛普—皇家藝術學院的服裝秀前與秀後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