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C Taipei, TW
2021-09-18

他們的防疫生活(3):倫敦與巴黎封城期間,如何保持正常作息及線上課程自修|cacao 可口雜誌

去年台灣新冠疫情的超前防疫,讓台灣一年多的時間免於國際疫情爆發的恐慌、沒有像國外進入長時間居家隔離的考驗。或許是這樣戒備心鬆懈了,但更多的是病毒的變種難揣測,讓五月中的台灣也進入疫情危機。在人心惶惶的此刻,我們邀請可口專欄作者們,分享他們在疫情期間的生活樣貌,讓帶點焦慮的我們有些生活參考,或是鬆弛緊繃的心情。

這一篇,帶來在倫敦的服裝設計師EVE Lin ,以及在巴黎的時尚模特兒江仙亘,她們兩位在封城隔離的生活管理。在居家防疫期間,人們在家時間一長,就很容易迷失時間感。何不在這段時間為自己設定一些目標,讓自己保持清醒,活的明白、想得透徹。

══════

══EVE Lin:倫敦封城下保持正常作息以及互相體諒══

晚餐前,跟先生Tim會做伸展運動,而我會移到沙發旁放空一下。適當的放空其實很不錯。

疫情在倫敦開始後,生活最大的變化便是工作移至線上教學。線上教學的好處是節省了交通的時間,也避免不必要的人與人接觸。所以早上我們可以有更充足的時間吃早餐、回信、備課、寫作。從倫敦疫情開始封城措施也滿一年了,這一年學到很大的一件事,就是如何保持正常作息以及互相體諒彼此的生活空間,除了保持規律的生活,正常飲食,簡單的伸展運動及練習放鬆身心。偶爾週五週末會和朋友們線上聊天、線上晚餐,彼此打氣,一起看影片等都是不錯的線上互動。

這段時間我們特別添購的有稀釋酒精噴霧,用在外出服(外套或牛仔褲)上。日常生活其實並沒有大量囤積食品,我們附近的超市有做商品及店內消費人數控管。其他還有許多線上有機蔬果箱、肉類、海鮮箱都是採取寄送的方式,減少與陌生人接觸。我們在這段時間認識很多英國境內,提供乾淨及有機的當地果菜農、肉販及魚販,作為支持當地的產業,這是我覺的蠻好的一件事。

因為在家工作,我也買一些舒適的居家服(非睡衣)及拖鞋,對人體工學有幫助的電腦椅及坐墊,所以可以降低背部脊椎的不適感。當然選擇適合的滑鼠更重要了! 啊! 因為長時間盯著螢幕,我們也買了保養眼睛的魚肝油(Omega3),但是還是盡量使用電腦一段時間就必須讓眼睛休息囉!

最後想和大家說,做好洗手清潔,戴好口罩,保護自己也保護其他人!

關於專欄作者:EVE Lin

台中人,現居倫敦,目前任教於倫敦時尚學院服裝設計,同時也在皇家藝術學院完成博士學位研究。Eve Lin服裝品牌設計師。雖用不認真的態度處事,但非常負責任的完成每一人生目標。

歡迎收聽EVE Lin與在安特衛普的陳慶霖的Podcast「Midnight Royal 深夜皇家 」

延伸閱讀:Eve Lin專欄(12)|在國外教書的過程,了解到這是自己對教育的熱忱,以及對設計的好奇心


══江仙亘:巴黎解封城前的自我學習及體能訓練══

每週一次與巴黎教會的小孩線上會面,自製道具講故事給小朋友聽。

從2020年三月開始,在法國宣布進入第一次封城前一兩天,所有超市外面都是為了添購物資的排隊人潮。爸爸在一個月之前就提醒我要預備一些糧食在家,心裡不是很信服,但這是我唯一能做的,好讓不在身邊的父母安心,所以還是去了一趟採購,沒想到封城這一天真的來了。

自己蠻習慣一個人獨處,三四天不出門也可以放鬆地待在家,封城反而是一段時間能不被打擾專心的做一件事。而剛好一直對孩童發展都有興趣,於是報名一個線上學程,預計是一年的結業期。因為疫情所以幾乎每天的作息,就是一位學生的作息生活。起床、咖啡、寫作業、吃飯、運動、寫作業、寫作業、寫作業⋯⋯雖然單調,但吸收性心智一步接著一步牽引我,挖掘放在心裡陳年的計畫,不用因以往因工作的驟變的頻率打斷學習與思考。

除此之外,每週一次與巴黎教會的小孩線上會面,也給激發我說故事的能力。準備一些道具與玩偶,在有限的13吋螢幕裡,怎麼讓故事有趣也讓訊息清楚的表達,意外的發現這樣的機會是一個很扎實的訓練。

關於如何在家繼續維持健身習慣是我最大的挑戰之一,可以感受到長期待在室內後自己體能逐漸下降。為自己買了一塊瑜伽墊還有彈力繩組合,試過不同的YouTube頻道之後找到最適合自己的程度,近期都是跟著Heather Robertson帶領作日常體能訓練。

上週三法國解封城,週末看見人群在路邊搭起的露天座位吃飯、喝茶,雖然不知道哪天會不會又再次進入封城警戒,生活以及心態模式轉換顯然是當前最受關切的議題。有時候會落入無限焦慮失去敏覺;有時會也意外的在停滯的井挖出新的活水渠道。

關於專欄作者:江仙亘

2013年夏天在紐約蘇活區被路人介紹,一步踏進時裝模特兒的旅程,到今天。大學時期開始覺得自己是很特別的一個人,潛意識(更精確來說應該是有意識的)營造出想讓世界也覺得自己是一個特別的人,這些因著工作經驗旅行的日子下來,許多衝擊及自我懷疑、自我否認開始漸漸明白,其實不必要刻意營造一個形象的自己,漸漸地放鬆、心也更自由,卻遇見從未想過那個「很特別的自己」。

延伸閱讀:江仙亘專欄(14)|「替身」與「位子」:走回原點,也許這些年的經驗是一個醫治的療程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