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C Taipei, TW
2021-09-28

Eve Lin專欄(1)|倫敦封城一個多月,畫畫,在倫敦家想台灣的家|cacao 可口雜誌

4月24日, 倫敦封城一個多月了。

今天有兩堂設計課。

我早上7點半起床。

煮了兩壺咖啡,兩顆荷包蛋加點醬油,兩片辣味橄欖麵包,一人份,認真的坐在餐桌享用。

辣味橄欖麵包是一個奇怪的選擇,當時在超市時看到橄欖麵包就下意識的拿起來。

在封城時,去買菜,很容易不用心。

很容易犯小錯。

很容易焦躁,很容易煩惱。

內心慌慌的。

將麵包切開時,裡面是橘紅色的。

咬下第一口,是微微辣及橄欖的味道。

咀嚼時腦袋瓜想著,這是不是適合濃湯呢?

Tim昨天熬夜到兩點寫一篇Ethics的論文,現在繼續在補眠中。

我躡手躡腳關了房間門,關了客廳門。

戴上耳機,開始工作。

先看學生的作品,寫一些簡單的建議。

在英國前前後後也待了十年了,還是不喜歡太直接的寫文字,不論是英文還是中文。

已經習慣了讓閱讀的人透過文字去「猜」一些意思。

例如,我讓你「猜」 Tim是誰?情人,男朋友,吸血鬼還是一隻貓?

從2009年回台灣後,任教服裝設計到現在已經10年了。

從台北一路教到倫敦,到紐約,到中國,再回到倫敦。

今天的兩堂設計課,開心的和學生聊設計呈現,創作過程分析及評論。

不知不覺中,來到下午三點。

中間休息時間,泡了杯綠茶,吃了兩片Biscoff,順便把冰箱的雞肉拿出來醃。

一段時間沒辦法回家,夾在寫論文及教書中,透過做「台灣味」來想家。

想念的台灣味+雞肉:

  1. 帶肉雞骨切小塊+一顆蒜頭,兩片薑,一匙紹興酒,兩匙醬油,半匙糖一起醃。
  2. 平底鍋,一點油,中火,把醃過的雞肉平鋪在鍋內開始煎。
  3. 洗兩個上海青,切片,一起放進去炒。
  4. 炒到熟,上桌。一人份。

從倫敦零做菜到想家不得不做菜,我開始將做菜過程當創作過程。

加點蠔油,加點水,加蓋,燜炒,大火收汁… 這些是十年前的我難想像的「下廚基本技巧」。

也從了解食物,了解味道組合,開始了解我為什麼想家。

小時候,外婆會煎荷包蛋給我。

永遠都是熟的,永遠都有加醬油。

姨媽家會炒三杯雞,永遠都有紹興酒,永遠都有蒜和薑。

這不只是想台灣的家,這是想念小時候,想念過去,想念是什麼成就了今天的自己。

下午四點鐘,我和學生開始做「聽與畫」,這是最近開始做的一冥想畫畫練習。

透過聽音樂,一支筆,一張紙(ipad),開始與四點鐘的當下時間相處,相處20分鐘。

畫了一個圓,畫了頭髮外型,不知不覺,開始畫髮絲。

一條條的弧線,圓滑線,不知不覺佔滿了空間。

在這空間裡,充滿著鉛筆線條及帶針筆線條。

這個女孩一直有蓬鬆的髮型。

不管怎麼去修改她,她的髮型充滿著很多隱密的空間。

她一直都在畫本內,紙張,記憶體,便條紙上。

她是我在焦慮時會去找的女孩。





兩個星期前的某一晚,我們決定買一張沙發。

這個決定不容易,因為我們都很需要空間。

從芥末色的Haru,到灰色的 Flynn,最後決定深藍色的Ryson。

Ryson有一條一條的壓線,我覺得是個非常穩重的沙發。

Tim 喜歡薄荷綠的Shay,我覺得太清涼了。

經過一番討論後,我們付了款,接下來等沙發的來臨。

20分鐘在下午爵士音樂中,慢慢的淡出。

一張畫中女孩及髮絲,不知不覺中,完成。

從小,外婆會摸摸我的頭說,頭髮好細好薄,和外婆一樣。

小時候,沒有壓力,沒有煩惱。

但,不知不覺,我的成長,煩惱,焦慮,躁鬱像一頂長長的假髮箍住了我。

當我感覺無法呼吸時,我會照著鏡子,將頭髮剪短。

似乎輕了一些。

每當我畫髮絲時,隱形的焦慮好像被封鎖進入線條內,壓力似乎輕了一些。

肩膀的酸痛似乎減了一些。

想家,想外婆,想念以前的沒有壓力,沒有煩惱的時間。

在這封城的時候,重新習慣新的「現實」,重新學習「專心」是需要時間,也需要耐心。

做「台灣味」料理,用20分鐘畫女孩和髮絲都是一種新的「現實」練習,不是單純冥想,不是白日夢,不是另一種專心思考練習。


關於專欄作者:EVE Lin

台中人,現居倫敦,目前任教於倫敦時尚學院服裝設計,同時也在皇家藝術學院完成博士學位研究。Eve Lin服裝品牌設計師。雖用不認真的態度處事,但非常負責任的完成每一人生目標。

延伸閱讀:尋找公式中的錯誤:時尚以前並不是個時髦的玩意—EVE Lin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