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角色符號轉變至記憶的多重召喚:藝術家LUPA個展《異遊記事》|cacao 可口

「異遊記事,是從幻想進入現實世界的遊歷,於後續的回憶中再現,如夢境一般再次置身其中。」LUPA說著這次展覽,是由不同時段之異地旅行帶來的記憶反芻,融合每日闔眼後浮現的奇影幻像;作為展覽《異遊記事》的要素,更是LUPA在創作上的轉折:以撒哈拉之旅作為起點,由向外探索內化為對自我及人性情感的共鳴,亦是對內在世界的隱晦並真實的複寫。從這次展出的作品,可將藝術家的創作以畫面及思維框架這二個層面,歸納梳理出與過去作品的差異。

展覽一隅

透過LUPA最初的創作軌跡,可以知曉藝術家擅長利用圖像建構故事及場域:人魚、少年、女體、鱷魚、鳥獸等角色符號,輔以湖水瀑布、綠洲沙漠、岩層荒野等場景設定,並用漸層多變的天際及石礦堆疊的地貌來暗示時空的不明,像一幕幕魔幻寫實文體中的寓言,並在抽離「LUPA」這個真實身份後,以旁觀視角製造幻想場景;或藉角色投射,或用筆觸抒發當下情緒,進而帶出個人情感。

這些源自潛意識的感受,是她一直以來的創作源泉,也是LUPA不斷處理的內在議題。然這些繪畫語彙都較為封閉且私密,像是與內在小孩的一種呢喃對話,而本次展覽可看到藝術家在內容呈現上有著與過往較為不同之轉變,部分作品是由還原真實場景的繪畫手法,使景物以記憶分解的編碼概念體現,LUPA將記憶揉和自身情感,並藉由繪畫手法編碼成圖像、筆觸和色彩等符號,然而其目的並非完美再現真實,而是利用類似影像過曝的留白、模糊甚至局部改寫的方式將記憶編碼延伸,像是完形填空般地引導觀眾將藝術家預留的空缺,填上眾人各異的感覺經驗。

如〈曬季〉的牆面或是〈遊牧〉中路邊布堆的大面積底色留白,早已成為藝術家意圖誘使觀者步入這些編碼的符號缺口(留白),產生一種召喚記憶的狀態,進而將自身的情感投射而完形。同時,以分鏡腳本描繪的8件〈鏡生〉平面作品和其製作的動畫短片相應展示,是LUPA實驗性地將這種留白形式進行變形延伸,藝術家以這系列圖像製作一部具象敘事,卻帶有抽象概念意義的動畫短片;影像在空間中投射於垂掛的布幔,帶有矇朧光暈,觀者像是被邀請走入創作者的腦海中,凝視她潛意識中所浮現的情節;相鄰展示的8件平面作品在牆面序列排開,形似藝術家的記憶片段,作品與作品間的牆面猶如空白影格般,在一旁動畫短片的暗示下,等候觀者將其填補,形成內在的連續畫面。

〈曬季〉
〈遊牧〉

「再次召喚」是藝術家這次最值得細讀的轉變之處,也是畫面內容疊加後的視覺深度;LUPA取材於摩洛哥及撒哈拉沙漠等旅行拍攝的照片進行創作,以場景之一的〈不眠廣場德吉瑪〉為例,雖畫面再現程度可讓觀者在第一眼快速將其與照片連結,但再次端看時,表面筆刷的痕跡及光暈柔化所產生的模糊氛圍,讓圖像介於一種真實和幻想的交界,促使觀者對作品背後隱含之事物產生更多想像,彷如被吸入藝術家刻意編織的奇異夢境空間;然在LUPA創作脈絡中,筆觸刷痕的線條在畫面運用並非橫空出現,早在過去創作就有跡可循,可見她用彷如髮絲般的刷痕線條表現人物頭髮、岩石肌理等,通過這些線條展現出個人情感的堆疊;只是在近期這些筆觸刷痕卻漸變發展出類似德國藝術家Gerhard Richter的模糊視覺感,與之不同的是,LUPA並非藉模糊關係來探討影像客觀性,而是試圖利用模糊筆觸的刷痕所產生之物理空隙來製造更多時間性。

〈不眠廣場德吉瑪〉

又如「冬季樂園」中出現的溜冰者因筆觸所產生的動態及速度感,意圖讓觀者內在建立既視空間;與此同時,藝術家利用模糊物件原本的形體邊界,迫使觀者填補信息的空缺,讓他們參與到作品的詮釋,引發觀者對真實經驗和潛意識的思考。除了呼應先前所述之「留白」,這更是藝術家利用模糊所製造「探索真實與虛無之間」的再次召喚,讓觀者內在意識由外對內的連結,成為藝術家符號的延伸。

在作品〈古海〉、〈午夜作曲家〉又或是〈花絨〉等非典型布框的造型,不難看出LUPA企圖從過去的創作框架跳脫,雖然僅在形式樣態改變,卻可以視為藝術家在個人創作思維的突破;這些非典型畫框可假想為一個立體物件去觀看,甚至可理解成與空間連結的橋樑,以及畫面敘事內容的外顯和延伸;另外有二件繪製在全麻畫布上的三折屏風—〈野天鵝〉及〈百年孤寂〉亦是如此,屏風本是用於分隔空間的傢俱,而LUPA卻以此賦予平面繪畫與空間對應的意涵,讓觀者彷彿被故事包覆並進入畫面中,引導出展間、作品和觀者之間的相互關係。

屏風本是用於分隔空間的傢俱,而LUPA卻以此賦予平面繪畫與空間對應的意涵。

不論是屏風或是非典型布框的作品,與單純立體作品不同之處為其所延伸的「空間」並非局限在實體的物理性,而是觀者在凝視作品時的空間、感官之經驗召喚,從輪廓或形式背後引導的「時、空、物」聯想,這種聯想最終與「留白」、「模糊」、「動態」甚至是展場中的物件裝置,形成疊加的觀看感受,並產生思想上實際且真切的賞析領域。除此,陶質雕塑也是她擅長用以延伸平面繪畫的創作形態,她以多種陶、瓷土為基礎,結合不同媒材如毛線、玻璃、金箔等,以質地體現所刻畫的角色和場景,或以刺繡於穿孔陶片上,或以礦石鑲嵌;各種多元材質和細節都有其對應的意涵。雖然這種觀看意涵不免建立在群體的框架內,但LUPA卻堅持每件雕塑都必須是手捏孤品,意圖藉由手感來陶塑不甚完美的形(個)體,並以破除形體邊界來打破材質的所指框架。

展覽一隅

LUPA一如既往地勇於開展新形式的創作,「發散、嘗試、聚焦」是藝術家在創作成長不斷循環的過程,《異遊記事》就可以看到她在創作中不斷保持流動及對藝術的包容性,進而產生本次展覽的推進,從過往由內至外的情感抒發到現今由外而內的真實探索,從內心獨語到集體意識的反思,可以觀察LUPA更多將社會記憶、集體意識的元素,加諸在個人經驗與情感的呼應,進而呈現出豐富且多層次的創作連結。通過作品,觀眾亦可以感受到藝術家對自我、社會和群體關係的深度覺察。

LUPA將社會記憶、集體意識的元素,加諸於個人經驗與情感的呼應,呈現出豐富且多層次的創作連結。

作者:朱以夫|圖片提供:亞洲藝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