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無未來折射至當下的蜃樓:什麼是「海灣未來主義」?|cacao 可口

進入20世紀,未來主義在人類歷史從未缺席。支持者們懷有一種近乎大無畏的樂觀態度,他們鼓吹反叛,膜拜科技與速度,對判斷為陳腐過時的事物棄如敝屣,絕不寬貸。

假如這樣的陳述讓你覺得耳熟,甚至聯想到時下的某些現象,也許你該提高警惕。未來主義者的反叛,是不拒言語甚至肢體暴力的,民族主義是他們的思想內核,認定戰爭是藝術的終極形式;儘管名曰「未來」,20世紀的未來主義者們卻往往與最反動的意識形態為伍,二次大戰的悲劇便存在著未來主義者的身影。

在過去的五十年中,波斯灣地區孕育了一波獨特的未來主義潮流,其敘事與古典未來主義有相似處,然而該地區的領導階層普遍擁抱穆斯林信仰,也造成二者根本性差異。該潮流源自於對石油儲備,以及晚期資本主義的可持續性的狂熱信心,並逐漸發展為某種文化建設品牌,將全副精力放在為勢必到來的(石油耗盡)未來預作規劃。訴諸現實,便是內陸荒地與臨海城市的強烈對比,以及岌岌可危的生態環境。可以說,2022卡達世界盃足球賽便是此種未來主義下的產物。

「海灣未來主義」一詞,則是由藝術家索菲亞.阿爾-瑪麗亞(Sophia Al-Maria)和法蒂瑪.阿爾.卡迪里(Fatima Al Qadiri)在二零一零年代初期提出,用以描述海灣國家快速現代化所引發的文化轉變,它不為發展至上的意識形態服務,反之,是通過藝術創作,洞悉該地區的社會經濟發展僅僅是種中長期投資,骨子裡一切照舊。

卡迪里將海灣未來主義描述為「消費文化機器人沙漠」,藝術家法拉赫.阿爾.卡西米(Farah Al Qasimi)則在此一思路下,構建了諷刺與感傷並具的一系列作品,她的創作多呈現各種形式、視角的交叉,既指涉了阿聯酋文化背景,又呈現當地傳統與消費文化、技術發展和自由市場全球化一體化的現象。

「我們永遠無法擺脫作為消費者的束縛,因為我們總是成為目標。而我的創作讓我擁有可以批評這種現象的空間。」
法拉赫.阿爾.卡西米,主要透過攝影、錄像和表演,呈現波斯灣地區的後殖民權力、性別與品味結構,她往返於紐約及杜拜,以社會觀察及批判為藝術實踐,針砭那些存在於人們潛意識中,不言自明的價值觀,提醒觀眾留意對現實的理解。Photo via BFA Fine Arts-School of Visual Arts
《Dragon Mart LED Display》 以杜拜「龍城」購物中心為評論對象,該購物中心是中國境外規模最大的購物中心,阿爾.卡西米以極為繁陳的靜物照,指示發生在該處的多重美學化用:由中國生產,採用歐洲古典風格的海灣國家家具。Photo via ELEPHANT.art
《Old McDonald’s》。Photo via Barjeel Art Foundation
《Living Room Vape》充斥著衝突的細節,圍繞在身穿傳統服飾的男子周遭的,是歐洲畫作、波斯地毯、中國瓷器,殊異的視覺元素就像歷史上的絲路的文化遺產。諷刺的是,影像的焦點也就是客廳主人的臉,卻被一團電子煙霧完美地遮蓋住了。Photo via The Third Line
《 Perfume (Obama, Lovable, Flawless) 》看似一幅普通的香水靜物照,然而每一瓶香水都可以追蹤到截然不同的生產背景,卡西米藉此傳達所謂「海灣美學」狀似意有所指,實則模糊不清。Photo via Art Basel

領導階層注重社會整體規劃,追求國家在世界地位,青年文化與尖端科技同行,朝氣蓬勃,這簡直是理想國的寫照。然而,這是個潛伏陰影的烏托邦,而我們很難聲稱此一現象是僅侷限於海灣六國的特例——我們是否依然放縱消費文化侵蝕環境?我們是否慣於透過科技、財富、意識形態孤立反對派?在我們的社會當中,是否仍有人有意無意地從大眾記憶中抹去歷史,換上更有利可圖的版本?

也許我們正迎向一個令人眼花撩亂,實則頹廢虛無的未來。海灣未來主義,只不過是全球未來折射至當下的蜃樓。

▌企畫編輯:康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