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C Taipei, TW
2021-09-27

在這個痴迷於飲食,卻以瘦為中心的文化中:停止肥胖羞辱,你可以做到的幾件事|cacao 可口雜誌

根據2016至2019 年的國民營養調查數據,台灣有高達47.97%的成年人有體重超標或肥胖問題,而許多沒有超重的人則試圖控制體重。誠然,肥胖與許多致命疾病,如糖尿病、腦血管疾病、高血壓性疾病、腎臟病變有關,但對脂肪的過度關注,除了讓減肥門診和相關從業人士財富自由外,沒有任何作用,反而會對肥胖者的健康產生更多負面影響。

在崇尚健美和窈窕身形的文化中,不可免地存在著脂肪恐懼症(Fatphobia),如果這種描述給人的感覺是中性無傷大雅的,它其實有個更流行的名字:肥胖仇恨(fat hatred)。在其中,有些人會直截了當地表明他們對胖子的厭惡,有些人則以關心你的健康狀況的面孔出現,但結果只令人更感到壓力及焦慮。更別提,那多半只是口頭關懷呢。逢年過節,朋友聚會時被隨口提上一句,淪為飯席間的箭靶談資,即使是「好意」,但這些關心並不會讓事件變得更簡單容易——再者,一個人無論健康與否,都有權利獲得身為人的尊嚴及尊重,不因為部分可歸咎於肥胖體型的疾病,而承受羞辱。

image via Hannah Hawkins

對脂肪的恐懼及厭惡,讓我們對負面刻板印象導致的歧視無知無覺

在19世紀之前,肥胖象徵財富,有能力購買營養的食物,瘦弱則是貧窮的直接後果。但一個世紀以後,人們的看法發生了翻轉。除非形銷骨立,否則瘦意味著自律,更積極、更有魅力,甚至更富裕,不需要吃廉價高熱量的垃圾食品。該觀點的流行,使我們無法認知到自己對脂肪的恐懼及厭惡,對喜劇表演的胖子笑話(通常以懶散不聰明的形象著稱),以及生活中不請自來的鍛鍊課程,微妙的減肥暗示通通買單——我們對負面刻板印象導致的歧視無知無覺。

是,過重和肥胖更可能罹患慢性疾病,但他們所要付出的代價,還包括了由於體重問題而引起的自我厭惡、自尊心低落所引發的心理健康成本。當人處於持續性的壓力之下,會分泌出皮質醇(cortisol),這種被稱為「壓力荷爾蒙」的激素,原意是增加血糖、血壓、心率,以期在應付壓力時能有更好的表現,但那也意味著高血壓、高血糖,以及對心臟的威脅。這並不是什麼新發現,遺憾的是,肥胖者從社會收到的「建言」,絕大多數都未將慢性壓力對健康的顯著影響考量進去。

回想一下,我們一生都被灌輸肥胖有多麼「糟糕」——對脂肪的偏見從人們年幼的時候就開始作用著。兒童會因為體重被欺負或嘲笑,雙親自覺對孩子的體重負有責任,告誡不能吃某些食物,督促他們多做運動或節食,以免被視為失職的父母,而這些言行將伴隨孩子直到長大成人——實際上,我們的一生都在從不同管道接收體重控制資訊,並且將這些資訊內化。然而,儘管台灣每年有近三分之一的健保預算用以給付因肥胖引起的相關疾病診療,肥胖者也頻繁地遭到以健康為名義的指責,我們的醫療保健體系仍欠缺足夠的支援。在這種情況下,你很難相信這個社會在乎肥胖者的健康,多過「都是你的錯」的隱性偏見,否則,就沒人貶低胖子了。

Design by Nicole Nobre

停止肥胖羞辱(fat shaming)可以做的幾件事

無論你有沒有過胖、超重的問題,都該停止增加肥胖者的慢性壓力,並對消除影響健康的不友善氛圍做出貢獻。為此,你可以做到以下幾件事:

  1. 停止談論飲食,特別是在工作場所。所有人都在為飲物問題煩惱,然而談論食物與體重的關聯性,可能會引發部分成員的壓力。
  1. 不要評論任何人的身體,無論好壞。即使是有意的贊美,如「你減肥了嗎?」也會強化肥胖的負面刻板印象。體重是非常個人化的,不應該成為社交話題。
  1. 把健康建議留給自己。即使是「我很擔心你的健康」之類的關切,也可能造成不符預期的傷害。僅僅通過觀察一個人,你無法瞭解他的健康狀況。告訴某人要吃得更好,多做運動是沒有幫助的,評論他們的飲食或運動習慣也是如此。
  1. 不要假想肥胖者的人生是失敗的,人家沒有那麼你想的那麼懶惰或愚蠢。假設肥胖者只要吃得更健康,多做運動就能變瘦也是錯誤想法。實際上,斷食與高強度鍛鍊並不總是那麼有效。
  1. 愛你自己。你的身體應該得到尊重,因為它所能做到的一切,並不侷限在減重目標上。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