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1-08-06

芬蘭式社交恐懼:歲月靜好,請勿打擾|cacao 可口雜誌

在芬蘭,三分之一的人都有「社交恐懼症」,關於芬蘭人有多恐懼社交,早有一組排隊照片聞名於世。芬蘭人排隊的習慣是必須間隔1公尺以上,再近便是冒犯。雨雪交加時,遮雨棚下如果已站著人,寧願淋雪雨也不會躲到棚簷下。在芬蘭排隊,能夠明顯地辨別出哪些是芬蘭人,哪些是外國人。連公共區域的椅子也設計成單人座,並且45度角錯開,避免和陌生人貼著坐、或是面面相覷時的一股尷尬感。許多人認為芬蘭人總是面無表情,他們只是不習慣將喜怒哀樂顯露在外,認為沉默等同一種對外友善的交談。

芬蘭人排隊的習慣是必須間隔1公尺以上,再近便是冒犯
公共區域的椅子也設計成單人座,並且45度角錯開,避免和陌生人貼著坐、或是面面相覷時的一股尷尬感

但是,不愛社交的人,內心通常是充滿了喜感!芬蘭漫畫家Karoliina Korhonen的作品《芬蘭人的惡夢》(Finnish Nightmares)把他們的芬蘭式社恐畫了出來。主角是一個戴著芬蘭國旗藍帽的圓球人Matti。陌生人就是Matti的地獄,每次和陌生人共乘電梯,都會緊張得手不知往哪裡放。

《芬蘭人的惡夢》(Finnish Nightmares)書封
漫畫裡如:在外面不小心跌倒已經夠感到羞恥了,這時陌生人的關心,對芬蘭人來說更是噩夢!
陌生人還可以不會再碰到,但熟人的熱絡更為致命。而鄰居這種半數不熟的存在,讓人打招呼也不是,不打招呼也不是。
假如你只是客套寒暄,他們有時會分不太出來只是客套,會很認真地甚至過分老實的報上這一星期吃了什麼、做了什麼,搞得兩邊都會很尷尬……。芬蘭式社恐,就是必須互不相欠,生怕你來我往沒完沒了。
芬蘭人搭公共運輸也很多內心戲,如搭到停車紐壞掉,發現需要用喊的才能請司機停車,讓他們更顯緊張。
當在巴士站排隊時,太緊密排隊時,會覺得私人空間被打擾了。

相安無事時的保持距離,與緊急情況時的熱心互助,並不衝突

這系列《芬蘭人的惡夢》漫畫連芬蘭總統Sauli Niinisto也愛不釋手。但我們會想問芬蘭人真有這麼內向嗎?他們有個俚語:芬蘭人跟你聊天,內向的會看自己鞋子,而外向的會看你的鞋子。從民族性來說可見他們是多麽的內向。

這種內向、社恐,並不是不禮貌,而是因為每個芬蘭人,都極其需要私人空間,更希望尊重別人的私人空間。他們認為人與人之間,本來就需要界線感。他們並不是不會溝通,而是極力減少沒有必要的寒暄。芬蘭人雖然社恐,但絕對不意味著他們冷漠或者拒絕社交。相安無事時的保持距離,與緊急情況時的熱心互助,並不衝突。他們不需要虛情假意的朋友,卻會為真朋友赴湯蹈火。假如你在芬蘭迷路,會有好心的芬蘭人主動幫你查路,如果查不到,還可能拼命幫你問過路的司機。他們不善表達卻不乏人情味,請諒解他們只是比較慢熱而已。

芬蘭式社交恐懼這種距離感的本質,是為了不麻煩、不打擾別人,不給別人帶來困擾。內斂有界限感, 才不會任由自己的時間,被不相干的人以關心之名,行干預之實。除去不必要的心理負擔,生活將輕鬆自在許多。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