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Taipei, TW
2021-09-25

更開放,還是回到常軌?後疫情時代,企業亟欲催生的五種辦公文化|cacao 可口雜誌

疫情爆發前,大多數企業或公司認為辦公室對於組織運轉至關重要,隨著病毒來勢洶洶,辦公室的存在必要重新經歷評估,公司經營者驚訝地發現,人們在家裡工作同樣具有成效。在疫苗施打普及的國家,社交距離漸漸放寬,經營者們轉而思考:該讓員工回到辦公室,還是繼續施行遠端工作?或是,以此做為契機,採取全新且更有利的工作模式?

辦公室不會消失,但你熟悉的辦公氛圍可能不復存在

關於工作場所的設計規劃與承載意義,實際上比我們想得還要複雜許多。設立辦公室與否,與企業或公司如何分配資本和管理員工有著重大關聯,對於未來工作模式的討論,專家們各有各的想法,有些人認為這一年來待在家工作的試驗已經非常成功,遠端工作的模式應該繼續存在,有些人則推測,人跟人之間還是要當面交流,比如說,在會議進行時才會更有效率,也有人則在極端中選擇中庸之道,他們提出混合居家遠端與辦公室辦公,一半一半的構想。

為了更加釐清辦公模式的未來走向,資深研究員丹尼爾.戴維斯(Daniel Davis)針對澳洲一千六百名勞工做了一項調查,並進一步採訪澳洲的商業領袖和專家學者。早在2020年10月,澳洲某些地區正從嚴格、長達數月的封城禁令走出之際,因疫情影響甚鉅的大城市墨爾本,當時也僅有7%的人回到辦公室,截至今年4月,已有超過41%的人返回公司上班。當前疫情仍有爆發疑慮,迫使澳洲政府保持警戒,臨時限制措施有其必要,在邊境仍然關閉的狀態下,澳洲人仍可以自由地在室內用餐,舉辦大型活動,並返回工作場所。

隨著人們逐漸適應沒有病毒隨伺左右,防疫有成的澳洲先為大家示範如何恢復生活常軌,每一步都是極佳的案例,供其他國家作為借鏡。戴維斯提到在著手調查時,他發現有一點非常有趣,許多澳洲公司的經營者並不會趨向相同的工作模式,老闆們認為,經過一年的變動,他們的員工正在承受環境變化帶來的疲勞,有些員工只想快點回到熟悉的辦公室,享受沒有伴侶、小孩同擠一室的舒適,所以在澳洲某些區域的辦公室佔有率迅速攀升;而另一些老闆則認為封鎖的結束,不啻為嘗試新事物的催化劑,澳大利亞軟體巨頭公司Atlassian最近宣布,員工每年只需要進辦公室四次。而企業領導者與專家也進一步提到,他們正在使用或思考的模式,可以概括性的分為下列五類。

一、一如既往。讓員工回到辦公室,恢復以往朝九晚五的生活。辦公室可能會更衛生、更靈活一點。

二、會所,或可稱為俱樂部。員工在需要協力合作時進辦公室,回到家後則處理重點業務。辦公室變成一個社交中心—人們見面、社交和辦公的地方。

三、沒有固定位子的辦公空間。員工們每天在公司到處移動,可能是會議室、休息室、茶水間穿梭,沒有人有固定座位。

四、共享辦公室。員工不需要進到市區,而是離他們住家較近的小型共享辦公室上工即可。也順勢省去通勤時間。

五、完全線上化。員工待在家工作,或在他們喜歡的任何地方。公司得以放棄昂貴的房租,並在疫情期間開展的業務基礎上持續發展。

辦公場所走向多元,不再往單一光譜靠攏

上述每種模式都會涉及到一套權衡,比如說,讓員工赴往離自家最近的共享辦公室聽起來很有道理,但整體而言這種模式不是按照部門分配,也非工作技能,而是按照地理位置作為劃分,難以控管工作品質。對許多澳洲人來說,回到原來的辦公室令人感到相對安慰,但必須留意的是,唯有在大多數的人一起回到辦公室才會讓彼此感覺熟悉。無論如何,某種程度來說,專家預測居家遠端辦公仍會持續好一陣子,辦公室的員工數只會更少,更多的是遠端通話或會議發生,再者,其實已經沒有什麼是跟以前一樣的了。

員工們對於自己想要的辦公模式也有所分歧,澳洲上班族最喜歡的模式就屬混合式,可以靈活出現在公司或是幾天留守家中,在光譜的另一端,完全的遠端工作是最不受歡迎的選項,目前澳洲只有不到百分之二十的員工在家中全職上班。另外在不同性別、職位上,大家的偏好也會有所差異,女性比起男性更重視在家工作與在辦公室工作的靈活性,管理職更希望回到原來的辦公室、年輕員工比起資深員工更願意接受遠端工作。這些差異也顯示出,公司經營者在做出工作場所的選擇時,如果沒有事先收集公司內部的聲音,就會面臨危險或挑戰。

如果說在疫情肆虐期間,人們學習到什麼關於工作場所的教訓,也許並不是簡單劃分居家或是在公司辦公孰優孰劣,在未來,許多企業似乎不會僅是往單一光譜靠攏,而是會採多種面向發展,並在施行的期間逐步調整,就像打戰的策略一樣富有彈性,而最終企業或團隊是否得以倖存,也有賴領導者帶領團隊前行的道路選擇以及溝通願景的能力。

Related articles

#actup行動起來|色彩治癒:有人曾經告訴我,沮喪的事件後,色彩是讓你回到自己的第一件事|cacao 可口雜誌

每個人都受色彩的影響,往往比我們意識到的更多。色彩與我們生活的各個方面密切相關,尤其是與視覺方面。它滲入我們的語言、我們的文化甚至 […]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