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乎的酷,他們不在乎:下一個十年的視覺趨勢已經到來,是什麼吸引了Z世代的眼球?|cacao 可口雜誌

儘管近兩年勢必以病毒大流行最熾烈的時期被銘記在歷史上,但它同時也意味著另一件事實:最年輕的千禧世代(Millennial)已滿25歲,而最年長的則有40歲了,換句話說,這一代絕大多數的人都不再是二十幾歲,對他們而言,最殘酷的莫過於意識到自己已經過時——就像X世代和戰後嬰兒潮也曾為此感嘆。

假如你隸屬千禧世代,恐怕有些時候會從更年輕的族群感受到敵意,講敵意有點過,但當你習慣的人事物,都有被TikTok上的Z世代視為笑料或考古學上的重大發現的可能時,那的確很讓人沮喪,你覺得自己不「酷」了,生活也迎來難以準備好的重大轉變。你在乎起投資置產,結婚生子,至少身邊朋友肯定有人已經這麼做。鎂光燈將從你和你的朋友身上移開,畢竟,在消費的世界裡,獲得寵愛的是年輕人而不是特定的一代,關鍵在於誰推動整體趨勢變化,和主導消費支出。

根據預測,Z世代的總體收入將在2031年超過千禧世代,對其生活方式、消費行為的研究,也勢必成為顯學。在此,將就視覺創意層面為你分析一下新一代的大腦,看看是什麼最能吸引到他們的注意力,但這裡的觀察結果可能令你感到意外——那並非不可描述之事物,而是時光倒流,可追溯到90年代,甚至70年代。

不太一樣的懷舊

在以前,懷舊也存在定理,人們總是回想他們的第一個十年,1970年代的人懷念50年代,1980年代的人則想回到60年代。然而,數位時代擾亂了那樣的規律。我們會發現,創作者引進80或90年代時尚的平面設計風格元素,將過去的文化線索彙整到同一張圖片裡,例如說Windows 95的介面,或使用寶麗萊濾鏡,通過出色的混搭風馬牛不及的元素,捕捉到Z世代短暫的注意力。

如Dua Lipa的專輯《Future Nostalgia: Moonlight Edition》和The Weeknd的單曲《Take my Breath》的封面設計都是該種懷舊情緒的反應,而那也極可能在2022年的視覺領域中佔有一席之地。

《Future Nostalgia: Moonlight Edition》Photo via Warner Music

元宇宙

在過去的二十年裡,我們見證了Web 2.0、智慧型手機革命,以及層出不窮的社交媒體誕生,雖然元宇宙還是個未實現的想像,但它已經對青年文化產生影響,有越來越多的創作者、時尚品牌接受了元宇宙的概念,發行各種NFT提前囤積彈藥。

為自己的虛擬形象添購一雙虛擬的名牌球鞋聽來有些費解,但想想表情符號,或是社交媒體上大頭貼(可能是鯊魚,或真人卡通化形象),你我都將它識別為人類的行為,或素未謀面的某人的化身——我們對人類的定義正在發生變化中。

青色(Teal)紀元

南非藝術家Shakil Solanki 的創作受啟發於他的南非背景以及酷兒和棕色人種的身份。他深具個人色彩的藍色油畫和版畫傳達了心碎、痛苦和脆弱的體驗。|photo viaShakil Solanki

顏色是與 Z 世代建立連結的關鍵,年輕一代喜歡明亮、充滿活力的色調,但其中也存在著對特定顏色的偏好,根據影像編輯技術公司Picsart的觀察,在近幾個月裡,與青色、藍色相關的網路檢索便增加101%,箇中原由,可歸因日落燈、光影燈在一干網路紅人的照片、影片中被大量使用,青色與那樣的亮度形成良好的對比,再者,青色也容易讓人聯想到數位世界,好比《駭客任務》中的代碼瀑布。在2022年,可能有更多的品牌和創作者被青色和它的相鄰色所吸引。

包容性

包容性、多樣性在過去許多時候都只是口號,但對Z世代和千禧世代並非如此,同樣來自於Picsart的數據,與性別包容性有關的檢索增加了 237%,其中「跨性別」和「性別流動」等詞位居前矛。在此趨勢之下,對創意工作者而言,最大的挑戰莫過於呈現少數族群的同時,也能把握到其代表性。

數位,而且「有機」

Z 世代成長於一個幾乎所有媒體都已經數位化的世界,但正因為如此,對於「物質」的渴望也在提升。想想你曾使用過的各種影像編修軟體,在它們的工具上不乏對底片、印刷質感的模擬,你甚至會在軟體上發現「撕紙」,甚至是塑料包裝如氣泡紙的效果,手寫字體同樣也受到歡迎。真實、有形,會是Z 世代所追求的感覺。

Photo via Behance: Plastic Wrap & Torn Paper Bundle

歌德字體

手寫字體受到歡迎,不過是哪一種手寫字體呢?答案是,越大膽越好。2022 年字體趨勢將被襯線體(serif)寡占,尤其是以華麗的細節聞名的歌德式字體(Blackletter),這種裝飾字體源自中世紀的德國文獻,在90年代曾與黑金屬音樂一起於北歐風行,如今再度回歸。雖然在中文世界中,我們對襯線體的影響力持保留態度,但排版絕對是在色彩之外,與Z世代進行對話的良好方式。

▌整理報導:康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