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環保意識被無良品牌給利用了嗎?識破「漂綠」的七個小技巧|cacao 可口

在開始閱讀文章前,請先回想一下你所熟知的服飾品牌是不是在這幾年內陸續以「永續發展」、「可持續性」自我標榜。是不是想不出任何一個反例?如今它們已是文案的標準配備,即便各大品牌總是在推出新產品,年年生產過剩,更不願意將生產線工人的實際待遇標示在官網上最明顯的地方。

減輕對環境的影響是價值觀選擇的問題,但要是沒事先做過功課,很難不被那些動聽的話術給蒙蔽。這種被稱為「漂綠」(Greenwashing)的行銷手法與欺騙消費者僅有一線之隔,它以不透明的訊息誤導人們相信自己購買的產品對環境無害或有積極影響,實際上的效益卻遠較宣傳內容為小甚至有害。

當然,要求消費者在購物前調查它的來龍去脈是有些強人所難,不過,這裡有幾個簡單的方法,可以幫助你區分誰在用似是而非的言詞漂綠自己,或說,拐你當冤大頭。

小心模糊的承諾

「我們使用具可持續性的材料」、「我們正在減少對環境的影響」、「我們致力於永續未來」。你一定接觸過這一類聽起來具體,實際上卻空洞的廢話。減少哪些方面的影響呢?承諾有明確的日程表嗎?如果在品牌官網或任何文宣上都沒有見過相關資訊,那可得小心提防了。

永續性產品只佔總數的一小部分

許多品牌都有它的永續專櫃——既然說是專櫃,品項必定不會多,相對整個店面可能只佔一個小小的角落。如果這樣的諷刺對你還不夠,可以瀏覽官方網站檢視它們總共有多少產品,永續專頁又有多少產品。雖然不到十根指頭就數得出來那麼誇張,其中存在的落差也讓人苦笑。明明有資源可以生產對環境影響輕微的產品,為什麼不多多益善呢?

注意沒有做出的承諾

使用可回收材料、建立轉售平台、減少包裝……通常一口氣做出一堆承諾的人,會被當作是輕浮不知天高地厚,但品牌這麼做時人們卻習以為常。當然,我們樂意相信商人可以實現願景,但在那些承諾中,你不會聽到有任何一個品牌同意減少生產。而時尚業之所以具有殺傷力,主要原因是它對產值增長和生產過剩的依賴。

Photo via Reader’s Digest

有落實目標的規劃嗎?

一個品牌如果承諾在2035年前將溫室氣體排放量減少50%當然值得鼓勵,但在設定目標後是否有按計劃階段性實現?如果有,品牌絕不會放棄這個宣傳良機,如果相關進度毫無聲息,那2035也只是空話。

目標是否符合最新的環境研究?

根據聯合國全球盟約(UN Global Compact)與世界自然基金會(World Wildlife Fund)共同提出科學基礎減量目標倡議 (Science Based Target initiative, SBTi),全球升溫需控制在1.5°C,溫室氣體可排放總量應遠低於2°C,惟有如此才能維持人類移居環境。儘管品牌可以任意選擇它們的排放目標,但作為消費者的你依然有可參照依據。

絕對減少(absolute reduction),而非強度降低intensity reduction)

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有兩種意涵,一種是絕對減少,是品牌本年度排放相較前一年總量減少,另一種是強度降低,比方說「每雙足球鞋生產排放量較此前減少20%」。後一種情況看起來沒什麼問題,但如果生產過剩是時尚業的弊病,那即便個別產品排放量減少,總排放量仍會上升。你關注的品牌迴避作出絕對減少的承諾嗎?你現在知道問題在哪裡了。

Photo via Hypebeast

在哪些面向實踐了可持續性?

當品牌宣稱它會控制自己的溫室氣體排放,有三個面向是值得關注的。因為溫室氣體排放可以來自店面、辦公室、企業總部,還有品牌使用的電力的發電方式,以及整個供應鏈——原料來源、生產、運輸,方方面面。在服裝產業,是供應鏈對環境造成主要傷害,但他們往往只對前兩個面向作出承諾。

如前所述,漂綠的目的,是使人相信某品牌在保護環境所盡到的努力比實際上還要多,隨著漂綠的手法變得越來越複雜,連帶也影響到那些真正實施環保措施的品牌的信譽。但,相較漂綠一詞在1986年出現時,人們還依賴電視、廣播、印刷媒體接收資訊,當代的消費者已經具有即時進行事實查核的能力,而以上七個識破話術的方法,更能讓你不輕易受騙。別讓人利用你的環保意識。

▌整理報導:康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