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藏幾何形狀當中的神聖美學:Harry Lieber的美術建築攝影|cacao 可口

哈利.利伯(Harry Lieber),德國攝影師,他同時也是位機械工程師。自他的背景而言,你不難想像他為何那麼被結構、造型及線條所吸引;但你可能也有更興趣瞭解,這兩份截然不同的職業究竟誰是主誰是次?

嚴格來說,主次之分在哈利.利伯的故事並不重要。他在十二歲那年學會演奏單簧管,二十來歲時發現薩克斯風的音色更能被廣泛運用在各種流派音樂中,於是一頭栽入次中音薩克斯風的世界,從五重奏到大樂團,從舞曲到放客搖滾樂團,直到2008年一起玩音樂的朋友逐步退出現場演奏圈子,他又開始給自己尋找新的嗜好,直到這時候才認識了攝影。

他形容這過程是「繞遠路」。實際上,他的攝影工作也的確不斷在繞路。他總是在特定地區或城市漫遊,在不同場景的拍攝中,發現到自己對現代建築的偏好——這與本業有關,設計圖與建築都包含大量的幾何元素,而作為一名設計製程設備的工程師,重視細心及精準度,同樣也被要求具備創造力及即興發揮能力。

〈Bird inspection〉
〈Bricks〉
〈Clouds〉

但要為無生命的物體注入靈魂,甚至賦予一絲凜然不可侵犯的神聖感,可能就要歸功於更抽象的美學直覺了。有時候那是形狀和顏色,有時候那是光線創造的質感,有時候甚至溢脫嚴格意義的建築攝影,是建築以外的事物起到畫龍點睛之妙。

〈V〉
〈Busy boss〉
〈UFO landing〉
〈The break〉
〈Escape〉

清晰的結構、抽象的平衡,可以說是哈利.利伯的攝影的魅力。而他還想進一步挑戰建築攝影的界線,亦即,測試在什麼樣的範疇內一張照片還能被稱之為建築攝影。比如說,距離,或是有意識地使用景深,以及將運動中物體作為構圖的一部分。

〈Static and dynamic〉
〈Building lines〉
〈Shadow play〉

那些沖天的,讓人感嘆自身渺小的建築何以迷人?哈利.利伯的作品格外引發這樣的思考。也許是因為在觀看這些照片時,人與建築的關係被顛倒了——建築不是為被人類使用而存在,反而有它自身目的,因而顯示出一種超脫俗世的平靜;亦或者,那反映出我們對頂點、自由、遠方的嚮往,是這樣的渴望讓哈利.利伯按下快門,並通過攝影作品,喚起觀眾——也就是你我的共情。

▌整理報導:康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