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1-11-29

呼吸,你在吸氣還是呼氣?我們每天都在經歷多重人格的交織,是為了成為自己|cacao 可口雜誌

「成為你是什麼感覺?」英國哲學家、精神導師道格拉斯.哈丁(Douglas Harding)在《無頭論》(暫譯:headlessness)提出一個著名的練習是:看你的雙腳、雙手、肘部、手指,然後再看你的頭,此時你會注意到一個呈現世界的屏幕,而不是你的頭應該在哪裡,這意味著世界就在你的頭應該在的地方。這個練習是告訴你,如果沒有圖片、鏡子或其他反射物的幫助,你永遠無法真正看到你的頭。老實說,你不是頭,而是呈現給你的世界。另一種思考方式是——當你閱讀此篇時,你大腦中的萬億個突觸都發生了電化學反應,但你並沒有意識到。如果我指著你的腳趾,你就知道你的腳趾有什麼感覺了。此刻你的腳趾感覺如何?你周圍的空氣是溫暖的還是涼爽的?既然已經請你注意這些問題,你就不得不意識到這些感受。

gif image via Laurène Boglio

現在,你的大部分想法都集中在腳趾的感覺或周圍的空氣上,這就是想說的意識,或者更確切地說,是半意識。如果沒有指出它,你就不會意識到它;然而,現在指出了它,你就不能不去思考它。很多事情都發生於半意識狀態,例如,呼吸,你在吸氣還是呼氣?一旦將注意力集中於此,它們就會停留在你意識的中心。一些僧人他們聲稱可以控制心跳和消化,並且能意識到它們,但大多數的人並沒有掌握這種能力。

如果你正在注意此刻,回想腳趾和呼吸的例子,你特意去關注它們、你正在注意這些文字,事實上,你的體驗會從注意到感覺的千變萬化開始改變。你可以開始注意其他事情,但是無法永遠注意或意識到一些事情,因為我們的大腦分為兩個半球,這兩個半球在呈現世界的方式上發揮著不同的作用(仍有爭議)。但兩個大腦半球以不同的方式,呈現我們所經歷的世界,舉例來說,如果你是在客廳的沙發上裡閱讀這篇文章,你可以理解為,你注意到自己在一個客廳裡是右半球的結果,因為右半球會把事物整合為一個整體;但是,另一方面,由於左半球的作用,你會注意到客廳內的沙發、電視櫃、高腳燈或其他特定物品。

當我們說「右半球做這個」或「左半球做那個」時,在任何一個人腦中、在任何特定的時間,兩個半球都是積極主動參與的,除非其中一個半球受損或被摘除,否則兩個半球會同時活動。幾乎所有的思維過程,甚至所有的精神狀態都需要兩個半球共同參與——訊息不斷在兩個半球之間傳遞。

訊息可以在一秒鐘內向任何方向傳輸數次,掃描顯示的活動是設置了閾值的函數,如果閾值設置得足夠低,人們會一直看到大腦中幾乎所有地方的活動,但是,在經驗層面上,我們所知道的世界是由兩個大腦半球的工作整合的,這種整合不太可能是對半分的;還有一個問題是,個體在優勢半球和大腦偏側化方面存在差異。

gif image via Obama

大腦的兩個半球由胼胝體連接,胼胝體是一種C形神經纖維束。胼胝體包含約3億~8億條纖維,連接兩個半球拓撲結構相似的區域,只有2%的大腦皮層神經元受這條神經纖維束的束縛。更重要的是,許多連接的主要目的實際上是為了抑制或是為了阻止另一個半球的干擾。

曾經有名患者損毀了大部分大腦左側額葉,右側額葉會接管左側額葉的功能,這影響當事人的性格。另一點需要注意的是,大腦分為四個腦葉,但僅是其中一個葉的損壞,就會引起如此劇烈的變化,就像一幅準弗洛伊德式的大腦圖景。傷害可以改變大腦的一個區域,但你也有可能會將你此前未意識到的其他人格帶入意識。

我們每天都在經歷這種多重人格的交織。以我們的思想為例,我們每個人,究竟怎樣才叫有思想呢?你所經歷的一切幾乎都是思想。人類活動,從最具建設性的如尋找新冠疫情的治療方法,到最具破壞性的,如製造生化武器,都是我們這樣的人思考的產物。但在我們的頭腦中,我們生活在一種專制之下。

我們通常認為這些思想是由我們創造的,但藉用佛教的傳統說法,自我也是一種思想建構。任何嘗試過冥想的人都會知道,你專注於呼吸的那一刻,就會「看見」你的思想,它是你所見過的最漫無邊際、最混亂,最難以容忍的人,這就像你腦子裡有一個永不會閉嘴的瘋子室友,但你卻無法控制它;或是,如果像上面的患者遭遇的那樣不幸的事件發生時,大腦中接管受損區域工作的那部分,腦區也帶來了它的一系列人格。這些人格,成為了我們意識的中心或主導了我們看世界的方式。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