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櫃子就不會有出櫃的問題:為酷兒創造更豐富、更完整的影像記錄|cacao 可口雜誌

25歲倫敦攝影師希瑟·格拉扎德(Heather Glazzard)借助鏡頭,創建一個健康的、可視化的酷兒空間,來填補她從小在媒體上沒有感受到的、酷兒群體身份的缺口。她認為作品單純只是表現存在的多樣性,而不是稱之為另類。當倫敦疫情而被迫隔離時,她的創作非但沒有停止,還利用FaceTime 拍攝那些身處全國各地的酷兒朋友們。除了提高LGBTQ 的話語權外,格拉扎德還希望激發來自工人階級背景的青年進入創意產業,因為這個行業不應該僅止與中產階級有關。

Heather Glazzard — COMFORT UNCENSORED
希瑟·格拉扎德

希瑟·格拉扎德在中學時出櫃,她認為社會往往對同性戀者視而不見,間接阻礙了她的出櫃。她對同性愛情的第一次文化觸碰,還是在肥皂劇《東區人》(East Enders)中,一幕貞潔的蕾絲之吻一知半解後,讓她覺得對於出櫃,根本是充滿了暴力和現實的恐懼,因為沒有人再談「如何成為同性戀者」,尤其對於沒有情感經驗的人來說,在身份認同上更是產生自卑。

在2018年攝影項目《酷兒信件》(Queer Letters)時,拍攝靈感來自身邊的朋友們、某些令人憤怒的日常事件以及酷兒的歷史,拍攝主題所引出的自主權與身份認知,往往也是酷兒們自身所缺失的部分。她使用以手寫的信件與一旁的肖像組合,開啟了引導酷兒們與自我之間進行對話。

照片旁邊,還有他們寫給以前的自己,或回答問題的手寫信,如:身為酷兒對你意味著什麼?被拍攝的每個人都與其他人截然不同,顯示出酷兒群體的多樣性。她的照片以每個人的特質為出發,在他們的拍攝方式中,從不設置先決的主導關係,而是以合作的態度,把很多創作方向留給被拍攝者。

格拉扎德並不迷信酷兒,也不推崇任何試圖用狹隘、固定或排他的術語來定義酷兒們;相反的是,一些信件中還涉及到了酷兒問題,與其他階級和種族問題的交叉部分——特別是當她注意到,年輕酷兒中的有色人種,確實缺乏在視覺上的表現機會。

LGBTQ+ Letters - Heather Glazzard's Portfolio
《酷兒信件》(Queer Letters)
LGBTQ+ Letters - Heather Glazzard's Portfolio
《酷兒信件》(Queer Letters)

《酷兒信件》致力於反對將同性戀者視為他者、異類的傾向。如今,雖然LGBTQI 在大眾文化中的表現有所改善,但格拉扎德仍能看到許多陳舊的刻板印象,而她目前的攝影作品,就是要糾正這些刻板印象,建立更多的酷兒美學。格拉扎德創建了一個公共和個人的平台,讓那些酷兒走進大眾的目光,將同性戀嵌入異性戀社會當中,因為這些在本質上,同樣都是「人類的經歷」。

Intimate Photographs of a Queer Couple in a Domestic Setting | AnOther
格拉扎德與女友/合作夥伴出版攝影小誌《Porridge XXX
Heather Glazzard and Nora Nord's quarantine photos are a ...
格拉扎德與女友/合作夥伴出版攝影小誌《Porridge XXX

適應時代:將缺席轉化成另外一個存在

在疫情之前,格拉扎德經常為英國雜誌《id作拍攝,在年初時,她還覺得自己的職業剛剛起步,沒想到三月時工作因為疫情都沒有了,於是她有了個人項目的想法,那就是遠程用Face time拍攝他們的朋友。她聊起開始時:我主要是請他們帶我在他們的家裡轉一圈,然後我告訴他們把手機放在哪裡、怎麼擺姿勢。有的人會打扮得漂漂亮亮,還佈置了小區域來拍攝。在人們上鏡之前,我會看看他們都準備了些什麼,這部分會更有意思,而且很需要他們的配合。

她拍攝的幾個肖像,主角坐在床上,面無表情地盯著鏡頭,但其中似乎還有著一種微妙的幽默。格拉扎故意讓自己的桌面背景顯示在相片的邊緣:在右上角,Face Time 的顯示框裡,小方塊顯示出格拉扎與女友兼合作夥伴的合影。

A Young Fashion Photographer's Intimate FaceTime Portraits | The ...
A Young Fashion Photographer's Intimate FaceTime Portraits | The ...

科技的進步時刻影響著藝術形式的變化,藝術家們終於得以在無實體的虛擬空間創作。格拉扎德通過捕捉虛擬與真實之間的邊界,創造出疫情期間的獨特肖像,同時也成為互聯網時代的記錄,真正將缺席轉化成了存在。

企劃編輯:Bohe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