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C Taipei, TW
2020-11-30

攝影師Henk Wildschut多年紀錄難民營生活:在這裡種植花草是絕望的象徵|cacao 可口雜誌

2011年夏天,攝影師亨克·威爾舒特(Henk Wildschut)第一次去到了突尼西亞的Choucha難民營,然後再前往敘利亞邊境幾公里的約旦Al Za’atari營地,他在不同的難民營裡,看到了一個同樣的現象,那就是散落在難民營內各處的綠色植物。Wildschut暨 《庇護》(Shelter)拍攝遷移中的收容所;到法國加萊營地,這裡聚集非洲和中東的難民,形成一個奇觀城市,拍攝成冊為 《加萊市》(Ville de Calais),第三部曲,也是難民與移民生活最終回的紀錄《紮根》(Rooted),紀錄難民不管困苦生活,也要有個微型花園的慰藉。

許多難民營的居民在培育一些植物時找到了希望,安慰和尊嚴。這些微型花園通常只是在一些錫罐、寶特瓶上種植著植物鮮花;或看到種子、球莖植物它們在微薄的土壤中掙扎著發芽。有些居民甚至會建造一個臨時圍欄,標記自己暫時佔領著領土。顛沛流離的逃難生活,這些難民以種植做為在陌生土地上的和解,象徵著對正常生活的渴望。

2018年5月,在黎巴嫩巴勒貝克附近的Bekaa山谷營地
2017年5月在黎巴嫩貝卡谷地的Saadnayel營地

一開始,威爾舒特以為這樣的即興園藝,是營地居民對營地食物供應短缺下,自種植物作為食物來源的方式,但當他走訪更多難民營後,他發現不只有蔬菜植物,也有觀賞用的植物花草。事實證明了,這些象徵價值更為重要,因為它們帶來精神上的提升,在一個不知道未來在哪裡、混亂的地方,用園藝創造生活氛圍和秩序。威爾舒特經常聽到某種植物讓人想起家鄉,家鄉的花園裡還有茉莉花,或桌上插著帶有香味的玫瑰花。

這系列《紮根》,收集了他過去八年的照片和故事。由於這個項目持續了很長的時間,最先的印象與想法都隨著這八年發生了變化。如最初他注意到花和大多數植物都在花盆裡,因為營地的居民認為他們會隨時離開難民營,到其他地方,他們種植在盆栽內,以方便日後的搬離好攜帶走。過幾年,當威爾舒特第二次去拜訪這些地方與人時,卻發現他們直接種植在土地上,而且越來越多這樣的現象,他們讓這些植物與樹木自然成長,居民們開始紮根於,他們認為可以稱之為臨時住所的土地上。

因此,絕望這股力量,似乎讓居民對園藝行為產生了影響,他們試圖在絕望的日子裡,充分利用植物生命力產生新的創造能力。他們仍然四處奔波,仍然繼續他們的生活。敘利亞內戰似乎即將結束,但沒有人知道下一步何處是家。或許就像《加萊市》的非洲與中東難民一樣,落腳在哪裡,那裡就是家。

2011年7月,在突尼西亞的Choucha營地
2015年11月,在法國的加萊營地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