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C Taipei, TW
2020-11-27

簡瑋婷專欄(6)|知人不評人的賈寶玉:從《紅樓夢》看當代茶人氣度 |cacao 可口雜誌

總算想到Y的生日該送什麼禮物了,時報出版的庚辰本《紅樓夢》,豔紅的書面厚厚三大本,該是夠他讀好一陣子了。Y是我英國同學校的老學長,十三四歲就離開臺灣去了新加坡,接著去了美國、英國讀到博士才回來,講了一口英國腔的英語,和混合了台灣、大陸、香港,分辨不出口音的中文。知道他對傳統文化、古色古香的事物有興趣,翻箱倒櫃卻怎麼也找不出適恰的禮物,清末德化白瓷瓜稜杯、雍正時期外銷粉彩小瓷盤、明末書法用的鏨刻小銅勺,精貴或許,可怎麼都覺得不合用,不稱心。一次聚會,看見我手邊正好帶著的《紅樓夢》,Y問能否借給他,讓我有些驚訝,問他離開台灣這麼多年,還看得懂紅樓夢嗎?許多年輕人甚至認為《紅樓夢》是文言文呢!「可能有興趣吧,回到台灣後花了不少時間看中文書」他淺笑說。從未登上那艘文化輕舟的,或許遠比經歷過而緬懷的文化遺民,更渴慕舊時昏燈下的書香。

時報出版的紅樓夢前言寫到:「《紅樓夢》是本天書,有解說不盡的玄機」,確實無論從任何面向解讀,《紅樓夢》似乎都能是門學問。可從小到大吸引著我一再重讀的原因,除了文學技巧,建築、服裝的描寫,更多的是寶玉這個角色,集佛家、道家思想於一身的中國的彼得潘。《紅樓夢》這本大書中無數的角色圍繞著寶玉,各樣的性格、社會階層,卻從未見寶玉批判任何人,他始終是那樣赤誠,那樣窩心。寶玉不是駑鈍,相反他對人性格外通透,能做到知人不評人不僅是修養,更是一種慈悲。理解每個人的不同,擔待著對方的脾性,讓身邊的人都能隨時感到舒適自在。

《紅樓夢》一幕|圖片來源:君箋雅侃紅樓

馬克在茶圈子裡人脈很廣,從老至少,從大師到剛入門的年輕朋友,簡直沒有人不認識他。最初我們在社交軟體上關注到對方,畢竟前些年喝茶的年輕人實在少,我們都對彼此好奇,卻也沒有機緣真正成為朋友,直到開店,他終於來了。那天是盛夏,時節對店門口的印尼香水樹正是友善,一樹鈴鐺似的雪白碎花,枝葉抖擻。南天竺就委屈了點,冬日裡嫣紅夭媚的葉尖被炙熱的暑氣烤得焦黃,一片片葉子垂著杏眼,委頓地只差沒滴下淚來。複瓣杜鵑倒是很有骨氣,嬌花雖扛不住煎熬,碧綠的葉子總還是條錚錚硬漢。成群賓客中老遠就看見馬克與幾位茶圈子裡的熟面孔浩浩蕩蕩走來,人未到聲先到。嗯,沒錯,他從來不低調。

馬克眉眼清秀,高挑身量,骨勻肌潤皮膚很白,高廣的額頭和寬厚的下頷看得出從小到大的好福氣,嬌養出來的好品味更難掩光環,穿著總是細緻又不失個性,再張揚的造型也被他添上一點優雅。相處久了,才懂得難怪馬克人緣好,茶圈子封閉,是非也多,許多茶人們糾糾葛葛幾十年,王不見王、文人相輕,馬克成天遊走其中,卻從未聽過他批評誰。面對不同門派、不同追求的茶人,他始終都是那股自來熟的熱情,眼裡裝著好奇,嘴邊鑲著無憂無慮的燦笑,毫無拘泥毫無距離,在任何場合都謙和坦然,也讓每個人都像在他的天真裡活回了各自的童年。記得一次在同個課堂上,他又搬出了馬克式的孩子氣的混話跟老師抬槓,課室內一片歡笑,我忍不住調侃他:「還真沒見過像你這麼大一個孩子」,沒說出口的是:那麼真,那麼純,多令人羨慕。

《紅樓夢》一幕|圖片來源:君箋雅侃紅樓

其實從認識他,就覺得要這世上真有寶玉,就該是他這模樣吧?長得漂亮,錦衣玉食,始終保持著孩子般的純真。記得他曾經對我說過:「旁人對一個人的評價我不是很在意,每個人都有許多面向,挑喜歡的方式相處就好了呀!」其實茶和人一樣,有數不清的樣貌、特質,無法一言蔽之,也不能妄下斷論。在不同季節不同心情,或面對不同對飲的對象,都能找出適合當下的茶種,沒有孰高孰低,僅是人們是否讓茶發揮了長才,找到欣賞它的角度。

自詡清高的妙玉連大觀園裡脾氣最好的李紈都不喜歡,想要櫳翠庵的紅梅,卻因為「可厭妙玉為人」要寶玉代為折一支回來。然而自負也正是因為妙玉確實極有品味,連給賈母泡茶用的舊年蠲的雨水都看不上,自己和寶玉黛玉這群志同道合的玩伴喝茶,用的可是五年前蟠香寺梅花上的雪水。難怪寶玉說,來了妙玉的櫳翠庵,再貴重的金珠玉寶都成了俗物。

黛玉孤高又易感,明明知書達禮,卻總因為纖細的少女心事,講出不討人喜悅的言語。薛姨媽將宮裡新作的堆紗花分送給這群年輕女孩們,對著來送花的下人,黛玉也要懟一句:「我就知道麼!別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給我呀。」然而黛玉的尖銳,其實揭露了寄人籬下內心的沒有安全感,這點寶玉總是深知,總是包容,下一秒便轉了話題免除了下人的為難尷尬。

《紅樓夢》一幕|圖片來源:君箋雅侃紅樓

大觀園裡的女孩們各個優秀非凡,都有可愛之處,卻也有著各自的性格上的盲點,都不好伺候。但寶玉總能真誠欣賞她們的優點,從不批評論斷,人的不可愛往往來自於相對面向的短缺,內心的恐懼,寶玉懂得,所以體己地擔待著。茶也同人一樣,龍井清逸淡雅卻少了醇厚和風味上的豐富轉化,鐵觀音霸氣醇和,七泡有餘香,可夏天喝總是燥了點,兩者不能放在同一個基準上比較。茶其實老早便開示了茶人該有的寬廣氣度,能活出這樣貌不容易,可幸的是這些年茶圈子裡,愈來愈多心胸開放的年輕人,物以類聚,馬克這樣坦率的好性格,自然不難把大家凝聚在一塊,有了更多交流。

馬克在冬天北京紫禁城的圍牆外

一直想告訴馬克,幾年前在他臉書上看見一張很美的照片,是冬天北京紫禁城的圍牆外,他圍著紅色毛呢披肩微笑著仰頭看天,老遠的,就差了一片雪,否則就真是寶玉穿著大紅猩猩氈,站在那落得乾淨的白茫茫的大地裡了。


photo by Ding Dong

關於專欄作者:簡瑋婷

習茶逾十年,愛書愛茶也愛酒,雙重人格的摩羯座。在茶和閱讀裡靜心內省,在酒裡潛能開發。

延伸閱讀:簡瑋婷專欄(5)|老舍先生不肯戒茶:潮州菸酒茶文化趣談

Related articles

王怡方專欄(3)|郊山友台:我的陶就在這樣的都市與山林間產出,如同一首土與空氣的詩|cacao 可口雜誌

秋天了,街道旁的台灣欒樹紛紛開花,從粉紅色漸轉紅褐色,收起一整個夏天的飽和色彩,在風裡變淡。我想起那個夏天,在陽明山上,我花很多時 […]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