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C Taipei, TW
2020-05-31

害怕和渴望的感覺是如何愚弄我們的行為與決定|cacao 可口雜誌

當我們讀到名人毀了自己的生活,或聽到普通人因為做出愚蠢行為被大眾所知而出名時,我們都會詫異地搖搖頭,告訴自己絕不會犯同樣的錯。但科學證明,我們比自己認為的更容易犯下這些錯誤。在某些情況下,大腦潛意識中的神經生物學序列,會讓我們與客觀現實相悖的方式來感知周圍的世界,扭曲了我們的所見所聞。這種感知上的有力轉變與我們的智力、道德或過往行為無關。事實上,我們甚至不知道它在發生,更遑論去控制它了。

這種現象為「大腦感知轉變」(brainshift ),它會在兩種截然不同的情況下發生:高度緊張和渴望獲得重大獎勵。在這些情況下,我們所有人都會做出新聞裡一樣令人遺憾的行為,完全不是我們自以為的那樣。我們不是故意選擇愚蠢行事的,相反,一旦我們的感知被曲解,在外人看來是愚蠢的行為,在我們自己看來卻是合理的。

gif image via asmabrath

神經經濟學家格雷戈里·伯恩斯(Gregory Berns)2005年在《生物精神病學》(Biological Psychiatry)雜誌上發表了一項研究,該研究對這一神經生物學過程進行了相當精確的觀察。他招募了一些志願者來做他所宣傳的視覺實驗。五名參與者同時被要求觀看電腦生成的三維圖形,並判斷兩個三維圖形經過旋轉是否屬於相同的圖形。

實驗的玄機在於:這五名實驗對像中有四名是研究小組成員,他們會故意對特定問題給出錯誤答案,而房間裡另一位非研究人員則能看得到別人作出回答的過程。問題是,他的回答會被他人所影響嗎?伯恩斯發現,儘管別人給出了不一樣的答案,30%的參與者還是每次都能回答正確。但磁共振掃描顯示,這種與他人不一致的行為給參與者帶來了極大的不適,還激活了大腦顳葉中名為杏仁核的杏仁狀結構,該結構與害怕和恐懼等負面情緒有關。

相比之下,那些與他人回答一致的參與者刺激了大腦中另一個叫做頂葉的部位。該區域靠近大腦後部,主要與我們的感知有關:即我們的所見所聞、所嘗所感。在得知別人的答案後,他們的大腦會下意識改變自己所看到的東西。基於這種改變,他們選擇了隨同別人,從而避免如果不這麼做,就會引起的的杏仁核刺激以及由此帶來的痛苦。

仔細研究這些數據,當有別人給出錯誤答案時,參與者答錯的概率為41%;而當他們獨立答題時,錯誤率只有13%。在幾乎所有的情況裡,他們都覺得自己的答案是正確的。只有3.4%的人表示他們知道正確答案,但不知為什麼,還是選擇和大多數人回答一樣。如果他們做出錯誤決定的罪魁禍首是身邊人的壓力和有意識的選擇,那麼參與者就會意識到這種轉變。但是研究表明,這種轉變存在於潛意識中,在參與者認為自己是獨自一人時也會發生。

gif image via GIPHY

另外一個實驗:整個教室的孩子正在等你,但在路上,你遇到了一個顯然很痛苦的男人,你會怎麼做呢?無論如何,我們都希望每個人都能停下來幫助那個男人。但是,只有10% 的人會停下來給予幫助。對這一行為最好的解釋是,因為害怕遲到,大多數人會有一個感知的轉變,導致他們沒有看到那個男人,或者沒有意識到他的痛苦。否則,按照道理來說,所有人都會停下來幫忙。

為什麼我們做了糟糕的決定後還會堅持做下去?

《NBC日界線》 2010年播出的一集《你在想什麼?》(What Were You Thinking?)。主持人克里斯·漢森(Chris Hansen)設置了這樣一個場景:我們租下了這個位於一棟老舊大樓四層的房間,雇了一些臨時工,並告知他們在那一天要做文書工作。

這些臨時工們並不知道,房間裡其他所有人都是《日界線》的員工,他們知道即將要發生什麼。當房間開始有煙霧出現時,《日界線》員工們假裝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當然,煙霧對人體無害,但臨時工並不知道這點。雖然煙霧預示著大樓已有火情,但90%的臨時工依然紋絲不動,即便是在煙霧完全充滿了整個房間後依然是如此。當被問起為什麼會忽視危險,臨時工們表示他們並沒有意識到危險。

除了人體感知遭到改變,我們不能用「群體思想」或「同伴壓力」,或其他原因來解釋這種不合邏輯的行為。當我們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我們不會僅僅為了合群而決定放棄生命。家長們喜歡問孩子,如果他們的朋友都從橋上跳下去了,他們是否也會這麼做,回答肯定是不會這麼做。

gif image via GIPHY

根據現有的神經生物學數據,最合乎邏輯的結論是,這些臨時工因為期望能獲得全職工作,感知經歷了潛意識上的轉移,導致他們未意識到周圍的危險,而如果節目播出後,他們一定會對此感到後悔。《日界線》實驗告訴我們,恐懼和獎勵會導致糟糕的瞬間判斷。但什麼會讓一個人堅持其所做出的愚蠢決定呢?

行為經濟學的理論告訴我們,當我們做出了一個決定,即使是不合邏輯的決定,我們也會堅持做下去。那是因為我們自動篩除掉了那些不好的訊息,轉而去尋找能證明我們原始決定是正確的數據,心理學家稱之為錨定效應。

我們可以保護自己免受其害嗎?

根據我們的研究,要想避免大腦感知轉變所產生的危險後果,第一步是要意識到人都是易受到影響的,無論我們的道德,社會地位或者智商如何。其次,我們必須認識到哪些情況會激起我們的恐懼和慾望,可以先從涉及金錢、性、名譽或地位的情況開始。在做決定之前,我們應該向一個值得信賴的朋友,甚至一個局外人徵求意見。

最後,尤其是在有獎勵的情況下,先自問自己:最壞的情況是什麼?如果真的發生了,我會有什麼感受?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