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C Taipei, TW
2020-10-01

【cacaoist】我已經限制了我的選擇|cacao 可口雜誌

Choice/擇

在下午的時鐘裡,外頭天色已像夜晚般漆黑,今白晝漸短,時間花在處理食物和點亮燈火上。我的小屋坐落在瑞典波羅的海(Østersjøen)島嶼的森林中,島上沒有網路連結,更別說會有任何手機的聯繫。除非必要時,我會移動到最近的村莊那裡做些採購,還有用我的 iPhone-它是我進入另一個新世界的窗口。

我已經限制了我的選擇。

我承認,我對於自由與抉擇,本能地熱愛與迷戀,但對於每天必需要做的決定、某些挑選或者選擇權時,這些是則被我避開,這是選擇與自由的悖論。考慮到呈現在我們面前所有抉擇的後果,這其實是個誘捕的過程,我若是選了這罐洗髮精而不是另外一罐,那會發生什麼事?哪個會讓我更成功,更滿足或更加美麗?其中又是哪個對環境的影響會最少?工廠的工作人員有拿到公平的薪資嗎?而我能夠以我微薄的薪資去付起那些並未做動物測試的商品嗎?我能去負擔更高的道德選擇物嗎?到了那時,籃子裡的商品已經被放進放出至少兩次了,而後,我也已經站在唯一能夠被選擇的商店的櫃台前了,而它就座落在我所決定過生活的一座森林裡。但誰真的會去在意一個古怪設計師的髮型,在森林的正中央、在海的那一邊、在世界的中心,在這裡,人們的首選就是它們的自我選擇機會。

Magnus Kerslow 來自瑞典,設計師。

原文刊於cacao Vol.05《雷克雅維克/物種原始》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