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C Taipei, TW
2020-11-27

我要上到月球彈琴!—Davide Martello|cacao 可口雜誌

我是來自於德國Konstanz的鋼琴家Davide Martello,是我的父親將我帶進鋼琴的世界。實際上在我七歲開始彈琴時,我並不喜歡鋼琴。但幾年之後我愛上了鋼琴,而我經常夢想著要當個鋼琴家。我是一個如此簡單的人,只想著用鋼琴去帶給每個人幸福。我在世界巡迴表演,我想在世界各個城市的首都彈奏。

當你表演時,什麼是最重要的元素?

我的鋼琴要能運作!把玩笑拋諸腦後,在表演時我需要保持良好的心境,當我坐在鋼琴前開始彈奏時,我會進入任何事情都無法影響我的狀態。如果觀眾席裡有一位美麗的女子將會更有助於表演。;-)

你在工作中感覺過最大的失望是?

我相當熱愛我的工作,但是我所遭遇過最沮喪的是我不能在我所喜歡的地方自由地彈奏。某些主管機關可能會拒絕,或是覺得吵雜。這種感覺最糟糕的莫過於當我找到一個美麗的地方,但後來卻發現不能在那裡彈奏。

說說關於未來的計劃吧?

我傾向不去規劃太長遠的未來,因為我相信所處的「現在」就已經有一股力量。但就像我剛才所說,我想要在世界上每個城市的首都至少演奏一次,而最好的方法是在Facebook上追蹤我(Facebook:Klavierkunst),我也會持續更新,讓所有的人知道我目前的動態。

讓我們談談夢吧。你的夢想是什麼呢?

我覺得我是一個很幸運的人,因為我生活在自己的夢境裡。我以前經常想把彈奏鋼琴作為職業,而現在我已經實現了。我以前想要當一位鋼琴家,但是在三年前我不會去這樣想。

好幾年前,我是一位髮型設計師,有時會在室內演奏會中彈奏鋼琴。白天,我是一位髮型設計師,而在夜晚,我是一位鋼琴家,但是我仍然沒有足夠的錢生活。有一天,我聽見一位街頭音樂家在窗外演奏,他演奏的樂器是薩克斯風,或是其他的樂器─但說實話,他的演奏太可怕了。當我往窗外探頭他在廣場中彈奏,在美輪美奐的廣場中那讓人驚呼的音響效果,卻讓那時的我了解到,我想要在如此美麗的地方演奏,但是鋼琴很容易毀壞,所以我必須要去自己建構一台屬於我自己的鋼琴。

之後,我買了一台鋼琴,將內部摧毀後讓它通電並加上輪子,讓它可以被運輸到另一個地方,這讓我花上兩年的時間。在這幾年間,它就像是我的孩子。我記得當我第一次在人群中彈奏是在瑞士藝術展覽上的開幕,我們放置浮板在水上,讓鋼琴就像在水中漂浮,而這也是個讓人驚嘆的一天。我認為夢想能夠轉變人的一生,也希望能夠透過做夢持續成長,我會繼續跟著夢的腳步走下去。我想,真正重要的是忠於你的夢想。

即使現在你正在自己的夢境中,但在你的生命中有沒有錯過什麼?

我想這是人性的一部分,那就是總會認為自己錯過了某些事情,而這個事實也讓人類總有很大的進步,但我不完全同意。我想要繼續精進我的鋼琴技巧,也想幫助那些與我一樣演奏音樂的人,我不想失去彈奏音樂時那份純粹的享受,因為始終有個聲音在我的背後告訴我─我要上到月球彈琴!

說說關於你自己的小故事

這是關於我在斯洛維尼亞的皮蘭(Piran)演奏時的小故事,是關於音樂如何完全改變情況的故事,也是我一直停留在夢想裡的原因。當我在充滿孩童和青少年玩著滑板和自行車的廣場彈奏時,因為太過吵雜使我想去其他的地方彈奏,但因為廣場太美,所以我仍繼續彈奏。在開始時,這些吵雜的聲音持續著,但過不久這些孩子們便停止奔跑,開始專注地聆聽音樂。我想,此時的我給了他們一個禮物,我相信干擾生活軌道的每個事物就是禮物。

為什麼選擇在六月伊斯坦堡抗議期間在塔克希姆(Taksim Square)進行演奏呢?

我那時正在保加利亞的索菲亞(Sofia)進行世界巡迴,在那時我看到新聞。星期二時,警察用毒氣殘酷地殺害了在塔克希姆廣場的民眾。此時,我想著可以透過音樂帶給人民一些和平的力量。隔天早上,我開著12個小時的車來到土耳其,並直接前往塔克希姆廣場,推出鋼琴在廣場上彈奏到早晨。

我想最激動人心的一刻是當我在彈奏時抬起頭,便看見示威者和警察漸漸地混雜在廣場中,沒有人穿著防爆裝備,每個人的防毒面具、護目鏡和安全帽都在地上,他們不再是警察和示威者,而此刻是土耳其人之間的交談時刻。

土耳其人是巨大的,我從遇見的示威者身上能全然感受到。他們唱起了悠長的歌,教導我一起唱起土耳其歌曲並給我sumit*和ayran**,使我在演奏時不感到飢餓,而那時最有趣的是有一對情侶在我面前訂婚,此刻是如此美麗。

這場意義非凡的演出對你來說有甚麼影響?

我想會在伊斯坦堡收到如此美好回應的理由,在於土耳其的示威者對於抗爭已經感到疲累。每個人都努力的在戰鬥著,但是他們並沒有機會去思考,當我進行彈奏時,我給了他們停止、坐下、放鬆並去思考的機會。在每次彈奏時,我是自由的,我是為了自由而彈奏。但我想,在每個人的生活中都值得更美麗,有時候也能去思考。對我來說這就是和平,我希望能繼續散播這些給世界上所有的人。

原文刊於cacao Vol.12《伊斯坦堡/夢》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