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C Taipei, TW
2020-10-30

廢墟的詩意—覆冰建築師|cacao 可口雜誌

「Iced Architects」(覆冰建築師) 由Igor Bury、Alexei Kanonenko、Vera Samorodova和Ilya Vosnesensky所組成,是一個充滿潛力與具革命性的年輕建築團隊。這群年輕建築師追隨從前1980年代蘇聯地下建築運動「Paper Architecture」(紙張建築)的傳統。因其理想主義和憂鬱的氛圍,以及擅長運用廢墟詩意,「Paper Architecture」的建築計畫時常看來在現實中不可能實現,但卻能永遠存留於紙上,因而得名。「Iced Architects」這個俄羅斯新前衛派站在與官方共產主義建築師(Communist Union of Architecture)持相反的立場,使用不同的象徵、美學和建築語言。團隊英文譯名「Iced」的意義即包含了國家可悲的建築語彙與地下懷疑論的對話。在俄文的「Ob’edineninie」中多加一個字母,變成「Obledinenie」,即從「Iced」(冰的)的意思轉變為「Union」(聯盟)的意思。這個差異為官方共產聯盟建築師與冰建築建造過程間,增添了各種言外之意。

Scaffolding, photo by Alexei Naroditsky

他們的第一件作品「森林中的鷹架」(Forest in Scaffoldings)代表了對1990年代的特殊洞察。此作品對持續不斷的建造過程以及長久以來的矛盾進行辯證,譬如「生長」對立「建造」;「自然」對立「人工」;「生命」對立「死亡」。如同「Paper Architecture」,「Iced Architects」的作品企圖在傳統文獻與建築實踐中取得平衡;因而必然地,這個文字遊戲變成了劇本,成為此計畫的主要內容。「森林」和「鷹架」在俄文中為同一個字「lesa」,因此作品名稱可能意為「鷹架中的鷹架」或是「森林中的森林」,在重覆之中強調了雙重意義。這個計畫四年來僅維持在純概念階段,直到2003年首次在Art Klyazma藝術節中公開向大眾,於距離莫斯科20公里的一個湖畔實現。展演中也在周圍樹上以燈箱,呈現鷹架建造過程的最初草稿與記錄影像。

其他還有像是「冰凍萬神殿」(Iced Pantheon)、「雪石陣對照巨石陣」(Snowhenge-analogue to Stonehenge)、「瞬間移動的企鵝」(Penguin Teleportation)等計畫,而頗吸引觀者注目的是一件名為「莫斯科-提比里斯直飛航班」(Moscow-Tbilisi; Direct Flight)的錄像作品。此作品描述一趟乘坐飛毯到「禁忌國家」喬治亞旅行的故事。利用童話故事作為象徵,飛毯是旅行、啟航、抵達的隱喻,同時也擁有機場的概念;於此,由俄羅斯特產的飛毯,成為了飛行到目的地的關鍵。此雙重特性開啟了一種新的建築圖像學。而「Iced Architects」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利用照相蒙太奇手法,讓飛毯降落在湖上,接著毯上的阿拉伯花紋裝飾溶解在水面上的一段影像。


原文刊於cacao Vol.11《俄羅斯/愛》

關於作者:Xenia Vytuleva,是一位來自莫斯科的建築史學家、理論家與策展人。目前任教於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建築研究所,教授建築計畫與保存。曾經策劃過多場展覽,包括:「IMMaterialBox 創新概念與材料」、「莫斯科天文館’99」、與 NASA 合作的「震盪」、「Stuttgart IL, AA」、「Music on Bones」、「ZATO 冷戰時期的蘇維埃祕密城市」。曾獲得多項建築獎助與獎項,包括由 Graham 基金會獎助的冷戰時期的都市現象計畫。著作《 二十世紀實驗性實踐的不確定性美學 》一書。

  • Via: Text /Xenia Vytuleva Photo provides / Architekturzentrum Wien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