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C Taipei, TW
2020-10-24

五個攝影師,以及他們家鄉的故事|cacao 可口雜誌

無論家鄉對你意味著什麼,但稱之為家鄉的地方肯定有著懷舊之情。那裡有我們成長的一切,從街道與店家到建築或住在那裡的人們,提醒我們特別的回憶。五位攝影師在家鄉,創造了自己的作品。或許你能慢慢體會,所有美好的事物就在生活中。

1982年到2015年,在城鎮間拍攝了美國的日常生活

美國攝影師Barbara Peacock一直生活在麻州的斯特福德小鎮。30多年前,她所在的藝術學校佈置了一項拍攝家鄉的作業,慢慢演變成一項長期的作品。她記得以前有些嫉妒她的同學們,因為他們都住在城市裡,有很多東西可以拍,而她只有一個寂靜的小鎮。但是她的教授在看過她的作品後,告訴她:你可以在世界各地拍攝到令人興奮的東西,但一個成熟的攝影師可以在自己的後院找到素材。

一開始她用彩色底片試驗並挑戰自己,並喜歡柯達VPS的微妙色調和外觀。漸漸地,她回歸到對黑白拍攝的真正熱愛,那是屬於她的想像。她沉浸在觀察家鄉的文化活動和儀式的人們,同時也感受到自己是社區的一部分。她走遍了整個城鎮,越走越覺得有一種不言而喻的安慰,這不會隨著時間而改變。時間改變了物質的東西,但典型的我們的社區有著歸屬感,那裡有著向心力,像份血緣關係,特別是當我們受到家鄉的約束時。


我們對周圍的小事物和自然心存感激

1985年, Alexey Vasilyev出生在俄羅斯最東邊與最冷的地區雅庫特(Yakutsk,現在正式為薩哈共和國)當地人在描述時,通常說土地面積比法國大五倍,比義大利大十倍,比英國大十三倍。與此同時,人口只有一百萬人,其中一半人生活在Alexey Vasilyev出生和長大的雅庫茨克地區首府。那裡冬季的平均氣溫低於− 35°C。他在當地報紙《北方青年》(Yunost Severa,英文為The Youth of the North)當記者。這裡的冬天並不適合外出,如果不是為了工作或日常瑣事,當地人更喜歡待在家裡喝茶,等待春天的到來。有時,「我仍然夢想著離開」 Alexey Vasilyev說:儘管我生活在首都,但在一個只有30多萬人口的城市裡,生活有時枯燥得讓人無法忍受。

大約七年前,他的一位同事告訴他,他的作品比更多人拍得更好,於是他開始投入更多時間,並且為了尋找某種東西(任何東西)來對抗生活這種無聊,Alexey Vasilyev開始攝影。有時候他會在−40°C的寒風中走幾個小時,因為這裡看上去實在沒有太多值得記錄的東西。然而,透過相機的鏡頭,他慢慢學會了欣賞自己的出生地。他開始對每個人如何生存以及如何保持理智感到興趣。他鏡頭下的角色經常是孤獨的,體貼的,焦慮地等待著發生的事情。

在他的家鄉,人們並不急於離開這裏,他聊著:畢竟我們有網路、電影院、博物館,甚至還有兒童圖書館。我們不需要大城市帶來的便利,我們只是對我們周圍的小事物和自然心存感激。


捕捉他熟悉的環境之美

藝術總監兼設計師的Mark Broyer喜歡在夜幕降臨後漫遊他的家鄉漢堡。Broyer專注於城市中空曠的街道和鮮明的店面,汲取了城市景觀的鬱鬱蔥蔥的細節。在霓虹燈閃爍的街道上,他拍攝了很多令人回味的夜間攝影作品。他認為:這座城市在夜晚展現出不同的面貌,因此某些地區可以通過周圍的燈光成為一個想像中的電影舞台,並且從不依賴三腳架或閃光燈。我喜歡照片裡無人出現,這在晚上更容易做到。於是我們看到了一個寂靜無人、但每一個角落似乎都充滿了神秘的氣息。他還利用自己拍攝的照片創作了一些巧妙的gif圖片,將人們直接帶到漢堡的街道上。


我拍的每張照片,都試圖引導那個夢幻般的,超現實的神秘感

Andria Darius Pancrazi在科西嘉島長大,科西嘉島是法國西南部的一個地中海島嶼。沿海有很多安靜的小村莊。他聊著他成長的地方:那是一個地中海的島嶼,一個藍色的天堂,總是在炎熱中半睡半醒。當夜晚來臨時,一切又恢復了生機,世界變紅了一會,鳥兒歌唱,人們又出去了。感覺就像在夢中漫步。

他拍照靈感來自大衛·林區的電影《穆荷蘭大道》,用夢幻、神秘和極簡主義的方式拍攝了這座島嶼無盡的夏日。他拍的每張照片,都試圖引導那個夢幻般的,超現實的神秘感,呈現出無形和抽象,以突出那種奇怪和超凡脫俗的感覺。如果一個人仔細觀察的話,這種感覺在最平凡的日常事物中是找不到的。大部分時候他都住在離它很遠的地方,我對它的感知慢慢地變成了一種非常唯美、懷舊的現實。


拍下逐漸消失的傳統小店

Francesco Pergolesi一直生活在義大利迷人的古城斯波萊托(Spoleto),直到18歲那年不得不去兩小時車程之外的羅馬上大學。起初,他幾乎每個週末都會回到斯波萊托,但畢業後,他開始出差,探親次數也減少了。他突然發現,偶爾回到年輕時的街頭,他曾經熟悉的風景逐漸變得陌生起來。他注意到最重要的變化之一是,從小就認識的小商店開始關門。商業區從市中心搬到郊區新開的大型購物中心。這個新的現實開始讓他立刻感到悲傷。

2012年,他在義大利馬爾凱地區(Marche)旅行時,小鎮的一家書店讓他想起了自己在斯波萊托錯過的小店。他和馬爾凱的書店老闆成了朋友,一年後,他從街上拍下了老闆在店裡工作的照片,開啟了他的《Heroes 》 系列作品。他拍攝了不少小小的店面,如他記憶中:我被黃色紙張的氣味、餐廳裡的燈光、超現實的氛圍所吸引。就像在雷內・馬格利特(René Magritte)的畫裡感受到的一樣。

從那以後,Francesco Pergolesi在斯波萊托、羅馬和義大利的其他城市和城鎮四處遊蕩,尋找能勾起他童年回憶的場景,他希望人們暫時忘記自己是成年人,用孩子般的眼睛來看待這個世界。

  • Source: Alexey Vasilyev, Barbara Peacock,Mark Broyer,Francesco Pergolesi,Andria Darius Pancrazi
  • Tags: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