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C Taipei, TW
2022-05-17

簡單一點,或許比較美好:在iPod懷舊裡,年輕世代重新詮釋2000年流行文化|cacao 可口雜誌

你或許會感到意外,但這一切正在發生,那些早已被我們淡忘的偶像明星與舊科技產物,成為歐美國家Z世代眼中的新寵:他們關注小甜甜布蘭妮的紀錄片,為班艾佛.列克和珍妮佛.洛佩茲的復合拍手叫好,瞭若指掌影集《六人行》中演員戲裡戲外關係,陸續把荷葉迷你裙、低腰牛仔褲穿上身,也競相上拍賣網站入手多台iPod,一名來自澳洲的19歲年輕人說,「我們拒絕當前科技的發展方向。」一句簡單的宣言,顯示出Z世代在受夠主流媒體轟炸以及變化莫測的時局現況,轉而擁抱2000年相對積極、正向的時代氛圍,進而產生對於復古時尚與物件的迷戀。

不少人把美國《六人行》(Frends)影集重看三四遍

Z世代正在推動他們甚至不記得的趨勢

20年過去,2000年的捲土重來對於Z世代而言,意味著有足夠距離看待某段歷史上的矛盾時刻,並有足夠時間,讓過去的審美觀與流行文化再度翻身成為全新的趨勢。現在「科技不再是一門藝術,它正在失去靈魂」的類似言論,也普遍在他們之中瀰漫,突顯iPod的存在,讓Z世代發現一塊新大陸——「一個更簡單的時代」,這裡提及的簡單,是線上串流服務以爆炸式的選擇壓垮我們之前,精心策畫一份專屬歌單,就像是從科技手中重新拿回主導權的一項活動。「有了iPod,音樂彷彿就在自己手中。不是在一堆又一堆抽象的雲中,由你付費的機器人幫你保存和控制。」Z世代肯定iPod的好處還在於,音樂播放功能和手機分開,讓他們得以鬆一口氣,因為他們更喜歡在享受音樂時放鬆,並嘗試與世界保持距離。

許多青少年和20多歲的大學生對Y2K(2000年縮寫)時尚的狂熱,以及傳統媒體的廣泛復興,能進一步解釋iPod為何重新流行。來自曼徹斯特的21歲大學生說,他收藏有黑膠唱片、卡帶和CD,甚至買入了26個iPod,他接著提到自己並不反對主流媒體,但他更喜歡擁有自己的媒體。成為收藏家的原因很多,另外也有青少年單純沉迷於iPod的點擊式轉盤,也有許多人非常羨慕自己爸媽擁有獨立的音樂播放器,並從他們那裡接手了iPod。

在疫情流行期間,收藏是一種有效分散注意力的方法,iPod旨在收集:經典、迷你、五彩繽紛的顏色或是限量跨界聯名機型,另也有青少年將iPod視為遊戲,一台iPod收錄所有流行偶像歌曲,另一台只放有迪士尼電影主題曲,自行創造隨機的驚喜;收集iPod並不是全新的消遣,據說已故時裝設計師Karl Lagerfeld個人就擁有300台iPod,並聘請了一名「保姆」來照顧他們。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當市場上出現需求時,便越來越難取得稀有型號,根據媒體報導,完好狀態的原裝iPod在eBay上的售價已超過14,000英鎊。

從懷舊到改造:iPod真的是個酷東西

在網路上也不乏出現iPod神人,一名17歲高中生將iPod改裝成可以連接並使用Spotify,還可以玩Game Boy的經典遊戲Pokemon Red,「我可以操控它成為我真正想要的東西,而不必購買其他東西。」現今許多科技公司製造了越來越多一旦出現故障便無法修復的產品,但iPod如果不小心摔到了,至少比較容易修理,與近年較新的Apple產品相比,iPod更容易使用且更耐用。

透過彰顯和帶動Y2K美學並掩蓋其背後的價值體系,是只有這一代數位原生代才能辦到的操作,藉由2003年到2007年芭莉絲.希爾頓與妮可.李奇搭檔演出真人秀《拜金女新體驗》(The Simple Life)中,Z世代想像那是一個可以輕鬆自在度過青春,一個仍然可以積極思考未來的世界,直到2008年經濟崩盤,根據氣候時鐘顯示,地球的壽命越趨短暫,人們開始將希望著眼於殖民月球,Z世代不得不皈依過去,因為他們不知道如何想像未來,甚至不確定未來是否會真的發生。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