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19-04-24

311地震一年後的日本|cacao 可口雜誌

2011年3月11日,日本東北關東地方發生了強烈巨震,歷經了海嘯與核災浩劫,堪稱二次大戰後的最大國難。但在地震發生前後,透過新聞媒體報導,世界各國看到日本人民在遭逢巨大災難時,仍能以冷靜態度應變,即使目賭家園流失與喪親之痛,亦能抑制情感而理性接受。這種隱忍傷痛堅強面對災變之表現,不僅讓世人印象深刻,也對日本之民族性充滿好奇。

由於民族性之內斂自持,不僅限於311大地震,日本人在遇到重大災難發生時,大都能以鎮定態度面對而不太有激動的情緒表現。至於日本人為何能以如此態度面對災變,則要從其地理環境及民族習性談起。因為日本是位於東亞季風區、歐亞、太平洋菲律賓三個板塊交會帶上之島國,每年頻頻出現颱風、地震等自然災害,這些因素使得日本人對自然環境變化十分敏感,並對季節遞變極為重視,此乃日本人喜歡賞櫻賞楓愛好自然之緣由。又因大自然的災害並非人類力量可以抵抗,進而培養出日本人易與環境妥協及適應環境之特性,而較不會出現過多與自然抗爭之行為。此乃東亞各民族普遍的自然觀,而島國的封閉性,讓日本人尤以為甚。

其實日本人能以淡定態度面對地震,亦與其宗教信仰及思考模式有關。神道雖是日本的傳統宗教,但對日本人影響最鉅者是佛教,日本至今仍遵循佛教儀式進行喪禮,可謂屬釋儒道三教文化圈之國家。但因佛教對日本人之生命觀影響最深,日本人心底總潛藏著濃厚的無常觀與宿命論,認為在此世間没有永恒之事,而人生的際遇也是由於命運所致,是個人力量無法改變之事實。這種思維使得日本人的個性大都悲觀認命,遇事不喜激烈抗爭而是順忍服從,遇挫時亦能歸之天命而坦然接受。或許正因具有這種思維,這也是地震發生後日本民衆表現的心理深層因素。當然日本現代法制社會的教育,現代化資訊透明社會形成的對政府之信任,以及單一民族、語言、文化、社會下所形成之國民間生命共同體意識,均功不可没。

然日本人雖能理性冷靜面對災難,但畢竟311地震的災情甚鉅,對日本社會迄今仍有深刻影響。特別是福島核能發電廠引發的輻射污染,讓日本至今仍無法走出地震之陰霾。在歷經地震、海嘯與核災的三重浩劫後,日本社會最大的改變,或許乃是民眾的價値觀。因為在地震過後,日本人從功利主義覺醒開始關懷家人與重視親情,許多日本人打破以往的矜持内向去主動參與救援活動,幫助及關心與自己毫無關連的災民。這種親切熱忱且樂於助人之表現,在以往的日本社會相當罕見。一般而言,守分寸的民族性日本人非常注重隱私之保護,禮貌和氣地與人保持距離,既不去打擾別人也不會去關心別人。此乃日本人看似有禮有節,實際上卻寡情冷漠之理由。再加上日本社會競爭激烈,日本人又因島國習性而個性敏感細微器小善妒,這些亦是日本社會人際關係疏離、日本人情淡薄之原因所在。

但在三一一大地震發生後,日本人在感嘆無常與無奈之時,更深感災難發生時需要幫助,唯有在與他人的共同努力下,才能遠離災難獲得救助。這種經由地震所獲之啓示,使日本人在澈悟家人與親情重要之同時,更使日本人開始重視人際關係與社會互動,進而出現關心及體諒他人之行為表現。例如以往日本人在購物時,大都是為了自己或家人所需購買,購物動機目的也較單純。又因近年來景氣低迷,使得日本人在購物時會更加審慎思考,這也是景氣始終無法復甦之一要因。

然在地震發生過後,消費者若發現所購物品會有部分金額作為救助基金時,則會毫不猶豫地多加購買,因為日本民眾意識到藉由購物也可間接參與救援,因而紛紛以實際行動表達。這種由無意識衍生之消費行為,也表現出日本人對他人的關心與愛心。而日本人不僅購物支援災區,更購物致贈位於災區或遠方之親友,藉此表達自己的關懷。這也是地震發生一年以來,日本消費率不降反昇之緣由。根據内閣府今年一月進行的調査統計:67%的日本人現在非常重視與家人及親友之關係,更有高達79%的日本人認為應與社會保持緊密關連。至於以往將昇遷及加薪列為優先考慮的上班族,現在最大的心願則是希望工作地點不要離家太遠,其最終目的乃是希望能増加與家人之共處時間。這與以往追逐金錢功利的觀念,已有相當大之改變。

311地震發生至今已超過一年,關懷他人與支援災區之行動表現,現今依然隨處可見。4月29日至5月5日是日本的黃金週,以往日本人多利用此時出國旅遊,盡情享受此一可貴假期。但在今年長達九天的黃金週期間,許多日本人則選擇前往東北災區賞櫻,希望藉由觀光旅遊來幫助災區復興。由旅行社舉辦的支援災區義工旅遊,參加人數也都超過了規定名額,參加者甚至涵蓋各種行業及年齡階層,在在顯示日本民眾仍想盡一己之力來為災區提供服務。根據博報堂廣告公司於今年一月進行的問巻調査:日本人於311地震後參與公益活動者較以往大幅提昇,參加者亦自退休人士擴及至各種職業年齡階層,而日本人現今最關心之事,就是與家人之感情互動。

只是日本人在關懷災區災民之同時,又表現出自己害怕受到傷害的心理,這種矛盾複雜的現象現於日本社會也層出不窮。根據法務局於今年三月發表的人權報告,現於各地避難的福島災民,大多仍有受到排斥或歧視之不平等待遇。例如山梨縣就曾以擔心輻射為由,拒絕來自福島災區的孩童就學,或是要求其不可至隣近公園遊玩,以免當地孩童受到感染。而福島生產的海鮮蔬果及多項產品,也因他縣民眾拒食而乏人問津,或因民眾害怕感染而遭拒用,這些均使福島災民宛如受到二次傷害。儘管政府表示福島的輻射污染已在控制之内,福島的產品現已安全無虞,但仍無法祛除民眾對於輻射的恐懼不安,福島的災民及產品迄今亦難以為社會大眾接受。對於向來重視健康與安全的日本人而言,也許只有在自己健康安全不受威脅的前提下,才能真正的與人同甘共苦相互扶持,而這也反映出日本社會強烈的地域封閉性與大公精神之欠缺。

事實上,日本在二次大戰後也曾經歷過石油危機與泡沫經濟破滅等多重危機,但在日本人刻苦耐勞及團結一致的努力之下,均能化險為夷而另創新機。日本於311地震後現今雖面臨著更嚴厲之挑戰,但在當今少子高齡化本已嚴重的日本社會,内有政黨惡鬥政局不穩,財政赤字逐年攀昇,外有中國崛起、韓國的挑戰競爭等情況下,311地震所帶來的空前災難,將為日本的命運造成如何的變化,則是大多數日本人心底揮之不去的陰影。

原文刊於cacao Vol.07《東京/異境迷走》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