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凱瑞的恐懼與覺醒:我就是個例子,你們可以去祈求,宇宙會給你豐厚的禮物|cacao 可口

好萊塢知名喜劇演員金凱瑞,他的異想天開表演總是帶給觀眾們無數的歡笑,然而,喜感的演技下卻藏著一顆探索真理深沉的心。在2009年就職GATE活動(Global Alliance for Transformational Entertainment,全球轉型娛樂聯盟)上演說「新宇宙」。他誠實、坦率、謙遜地討論了他自己對於意義和目的的追求,以及相遇的覺醒。雖然他還是會有憂鬱的時候,但是他知道要樂觀地看待新世界的到來。

金凱瑞演講稿如下:

幾個月前,在認識了埃克哈特·託利(Eckhart Tolle,心靈作家)和讀了一些書籍一陣子之後,我覺醒了,然後我突然間明白了,思想只是一種虛幻的東西,我突然明白了,正是思想導致了我們大部分人(如果不是所有人)所經歷的痛苦。

然後突然的,我好像從另一個角度看著我的這些想法。然後我在想——這是誰?那時我開始意識到了自己的思考。然後突然間,我好像被拋進了這個廣闊的自由的空間,從我自己當中,從我的問題當中重獲自由。

我看見我比以前的自己更廣大,比我的身體更廣大:我是一切,我是每一個人。我不再是宇宙的一個碎片,而是宇宙本身。

從那天起,我一直努力想回到那種狀態,而它卻來了又去,就好像衝浪一樣,有時我在浪上,而有時我在浪下。但是我至少知道我想去哪了,並且我想帶著盡可能多的人和我一道到達那裡!因為這種感覺棒極了!你知道嗎?我們的意圖就是一切,沒有意圖就沒有事情可以發生,沒有意圖就沒有事情可以被完成。

所以我開始回過頭思考我的生命,我開始思考我們這個會議裡提到的內容,我回過頭,看到到我曾經是兩個人:在我的一生當中,我在客廳裡,像一隻猴子一樣娛樂別人,為我的公司做事,並且試著減輕我母親的痛苦,她有關節炎,糖尿病……

所有這些折磨著她,並且她有抑鬱症,我想讓她自由,我想讓她意識到她的生命是有價值的,因為她給了一個有價值的人生命。

當我回到屋子裡坐下,看著這一切時,我想要搞清楚,這一切到底意味著什麼?關於什麼?我們為什麼在這?這一切到底是什麼?

有一天,我讀到了一些佛教的經典,其中講到:所有的靈性修行的目的都是為了免除痛苦。然後我突然意識到,這就是我在另一個屋子裡做的事情!我的目標與這目的是一致的。

所以,我感到非常地幸運,雖然我常常會失去這種視角,陷入各種和小我相關的麻煩當中,但是我感到非常幸運,能夠成為這個團體的一份子,能夠做一些真正有價值的事情。

金凱瑞主演的電影《王牌冤家》難得沒有搞笑演出,表現深情的一面。

當我28歲左右的時候,已經做了十年的喜劇演員,一天晚上我突然意識到:我的人生目標始終是讓人們放下憂慮,就像我父親一樣,我做的事情會使人們願意呈現出自己最美好的一面,無論我走到哪裡都是如此。

你如何服務這個世界?那些東西是世界需要,而你又有能力提供的,那就是需要你自己想清楚的事情。

我可以以過來人的身份告訴你,你對別人的影響是最珍貴的財富,因為你在生命中得到的一切都會腐爛,然後粉碎,而你最後唯一能留下來的會是你心裡面的東西。

我們終究不是自己創造的化身,也不是電影膠卷上的圖片,我們是投射其中的光芒。

你可以加入這場遊戲,打一場勝仗,以任何你想要的形式,怎麼開心怎麼來,但是想要找到真正的平靜,你必須卸下鎧甲。

你對於認可的追求,可能讓你卑微到沒有自己。不要讓任何事情遮住你散發的光芒,讓世界看到你的光芒。

我常說,我希望人們能夠實現所有他們關於財富和名聲的夢想。這樣他們就會發現,這不是他們能夠找到圓滿自我的所在。

我們的眼睛不僅是觀察者,還是投射者,在原來的場景上投射著其他的故事,那些是我們無法迴避的場景。恐懼正書寫著劇本,劇本的名字是「我永遠不夠好」。

我只是做出了清醒的選擇,將挑戰視為有益的事情。生活不是被動等待著發生,它因你而生。你永遠只有兩個選擇,愛或恐懼。

選擇愛吧,永遠不要讓恐懼支配了你的心靈,讓內心的東西成為唯一的存在。

我的靈魂並不局限於我的肉體,而是我的肉體被我的靈魂所包容。

做你不想做的事,也有失敗的可能。所以為什麼不冒險一下,選擇自己喜愛的事情呢?

放鬆一下,想像美好的人生。你盡可以用一生怕東怕西,擔心通向未來的道路,儘管未來的路,來自於我們當下做出的決定,無論是基於愛還是恐懼。

我們之中很多人出於恐懼選擇了樣似實際的道路,而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好像遙不可及,連想想都不合常理,於是我們從不敢開口向宇宙祈求。我想說的是,我就是個例子,你們可以去祈求,宇宙會給你豐厚的禮物。

▌整理報導:Bohe H.|資料參考:Eckhart Tolle 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