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C Taipei, TW
2021-06-19

【cacaoist】愛的循環 埋在土裡的與誕生不久的|cacao 可口雜誌

#satysafe生生不息

剛剛周歲的姪子,把稚嫩如春草的食指放上父親乾枯的掌心,她忍不住也把自己的食指也放上去,以為那一刻會有魔法降臨。他們流著靈魂相近的血液,此刻的靠近,下一秒將朝各自生命進程奔去,生生不息。

家人是這樣的組織,歲歲年年,總以為一切都清澈了,一切都古老了,一切的傳說都破解了,然後就又誕生一則未曾聽過的歌謠——沒看過的面貌或角色,把家的歷史往下一章節滾動,同時又領著人們回朔,照亮那些錯過的角落。

今年清明節,她的父親當了阿公。而她的阿公仍長年臥在春泥裡,笑著等待一年一度的聚會。她沒見過阿公,來不及相識,只有零星的故事偶在此時像水氣飄在空中,因此掃墓並不思情,是一種團圓,在燥熱的夏季來臨之前,讓一家人蹭著雨露清新相伴。然而這年,因為她的父親當了阿公後一股濃郁的蜜糖氣息,給了她很新的感受。

她曾說過,她的父親佈下若隱若現重男輕女的鬼影,小時候把自己放在裡面轉,對父親僨僨。現在她已經找到一個舒適的位子,可以捧著洋芋片遠遠的看著。原來以為家就是這樣了,平靜舒坦無風浪靜,直到哥哥的小孩出生後,她看著父親緊緊守候的模樣,十足新鮮。

「小寶寶穿這樣太少。」

「寶貝現在很容易撞到要戴帽子。」

「醒了嗎?有聽到哭聲嗎?」

「阿公抱抱——」

「你們跟他講話要用大人的語氣。哦~來齁,秀秀。」

一切的語句都是蜜糖色、娃娃音。

突然一個想法掉進她的腦海,還是個嬰孩時,眼前這個人也曾如此投入的愛著她嗎?她也是這般被濃得化不開的蜜糖所包圍著嗎?而且會不會其實直到現在呢?

她化身偵探,遁入回憶,翻找記憶中父親的樣子:板著痛苦的臉,放在報紙後面,開車時的不耐煩地嘆息,幾乎要殺死身著制服青春期的她。有可能嗎?

不無可能,不無可能。也許是真的。因為這個念頭,她突然感受到被愛,它擁上,因為親眼看到父親愛一個孩子的模樣,她深信這道工法有某種與生俱來,而她勢必是既得利益者,享有過、或享有著而不自覺。

父親退休了,從社會走回自己,從他人的眼光中解放,而此刻誕生的哥哥的孩子,使他再次成為孩子,像是終於找到玩伴的小孩。

掃完墓後,她怔怔地看著父親燦笑如童,和姪子在客廳裡玩耍,好像分享著同一具靈魂。一瞬間,她好像看到一圈愛的循環具象地浮現,剛剛那具埋在土裡的,和眼前這剛剛誕生的,是一場永無止境的循環。關於愛的。


關於作者:Jing

如果還什麼有重要的事,當然要用寫字地。喜歡寫字時世界運轉的速度與溫度,冷冽真實卻溫暖地訴說。

  • Via: Text & Photo provider:Jing
  • Tags: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