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C Taipei, TW
2021-05-06

來自世界的碎片天空:將虛構的旅行紀念品留在筆記本和相簿中|cacao 可口雜誌

天空就一直在大家的頭上,為什麼就沒有人能像畫家約翰・康斯特勃(John Constable)把握到天空的像真繪畫技巧?事情的關鍵,似乎就如康斯特勃本人所說——「只有了解到一事物,才能真正看到它。」英國視覺設計師約瑟夫.魯迪.皮里卡利(Joe Rudi Pielichaty) 從2008 年開始收集不同的天空。當時,在愛丁堡讀書的他因為心情憂鬱和焦慮,漸漸愛上了翻閱報紙旅遊版上的天空剪影,藉此實現心靈上的逃離。喜歡天空的他,收集剪輯了各種形狀的天空碎片作為收藏紀念,用來提醒自己烏雲背後總有晴天。2016年參與了義大利Arti Grafiche Castello出版社的《十六分之一》(Un Sedicesimo)計畫,這家出版社每次都會邀請一位藝術家進行16頁的畫冊創作。他將自己收藏的碎片天空照片,整理出版成《藍天》(Blue Skies)的彩色畫冊。而那些想要逃離生活的瞬間,似乎也在記憶深處漸漸模糊了,留下的只有對於未曾謀面的地球另一處天空的眷戀。

《藍天》(Blue Skies)的彩色畫冊書封

皮里卡利現職是廣告設計師,他畢業於愛丁堡藝術學院。2011年搬到倫敦,在皇家藝術學院攻讀視覺傳達碩士學位。讀書時期,尤其讀藝術與設計相關科系,他覺得更需要訓練自己的毅力與心態。他把這段求學、進入社會的過程看成是像騎自行車的路上,你不知道這一路上是否是平坦道路或是顛波不停的難行路。有時會懷疑自己的直覺,因此會搖擺不定,儘管這時代總會有令人期待的事情發生,但越是接近目的地,越需要在加油站(沈浸在藝術中)定期停車,以保持能量,並學會在每次會輪胎爆胎時,笑笑把原因歸咎於道路本身,而不是因為我們自己造成的。面對創作是需要自省與自我評估的,就像當你騎上路時,你可能會想放棄想知道的事情,而忽略了周圍環繞著的喇叭聲;或是精細的規劃好這段車程是平常的短程旅行還是冒險。他坦言在讀書時間,上面的見解都是回過頭在看,才得出解答。

他很高興2008年開始收集藍天,作為他渴望的旅行的紀念品。在這本《藍天》裡,除了自己收集到的天空碎片之外,他還特地在每一張剪影下面,將自己與這片天空之間的距離標註了出來——不過,由於那些天空所在的準確位置未知,所以實際計算的數值,其實是那些城市對應的國家首都與他的現居地諾丁漢之間的距離。在書的封底,還特地引用了19世紀以描繪雲朵和風景而聞名的英國畫家約翰・康斯特勃的一段話——「天空應該是一幅畫作的有效部分。如果天空不是主調,不是情感的主要器官,就很難評價風景畫的高低。」

人類總是絞盡腦汁想要解開自然與天際間無數的謎團,卻往往忘記了駐足體會其中的美妙。「天空是光的源頭。」天空的美,在於令人琢磨不透而又觸不可及的本質,似藍非藍而又廣闊無邊,在抽象的感知中聽懂了無數人日日夜夜的遐想與喟歎。或許在某個平常的下午,一個人獨自走進書店,偶然發現了這本關於天空的紀念畫冊,一定也是同樣愉快的事。

延伸閱讀天空是否比白紙更明亮:他花了17年紀錄每個星期日的天空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