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C Taipei, TW
2020-12-06

《4分33秒》的沉默對立—John Cage|cacao 可口雜誌

如果你在音樂廳裡,正期待聆聽一場音樂表演,一個西裝筆挺的表演者步上台,坐在鋼琴前,打開琴蓋,蓋下琴蓋,不時揭琴譜,但其餘時間只是坐著。4分33秒後,表演者起立,鞠躬,然後離去。坐在台下的你,是如往常經驗的拍掌示好還是……?

美國著名作曲家約翰.凱奇(John Cage)1952年8月29日,在紐約Maverick Concert Hall音樂廳裡,舉辦個人新曲鋼琴演奏會,接下來便發生上述的事情。《4分33秒》(4′33″)是音樂史上最大膽、最破格的嘗試,因為它是一首完全無聲的樂曲,是約翰.凱奇對實驗音樂的探索,也是環境音樂 (Ambient)之始的作品。

真正的《4分33秒》並不是指約翰.凱奇在台上靜坐了4分33秒,而是他在後台設置的錄音將這4分33秒之內,台下所有的聲音都錄了下來,每一個時間段都有不同的效果,構成了不同凡響的《4分33秒》,他提出:音樂的本質是聆聽而不是演奏。

約翰.凱奇顛覆你對音樂的看法,因為沒有任何音樂是不具有表現成分的,但他提出沉默(Silence)概念,認為不表現也可成為一種「表現」。許多聽眾在經歷過《4分33秒》後,聽力突然變得很敏銳,會注意到很多平時你根本沒有注意到的聲音;這4分33秒的空間內,感受自己身邊的所有聲響,一首完全由聽眾自己主導的樂曲,由聽眾自己為自己詮釋這段完全留白的音樂。

「無論我們在哪裡,我們聽到的都是噪音。我們常常忽視它,因為它會擾亂我們。但當沉默寂靜時,我們發現它的迷人。」

約翰.凱奇的這一創舉深深影響了立陶宛藝術家喬治.麥素納斯(George Maciunas)。1962年,鋼琴行動(Piano Activities)成為激浪派(Fluxus,既不是一個現代藝術運動,也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藝術流派,而是在60年代初,出現在歐美鬆散的國際性藝術組織。這個組織中的藝術家來自世界各地,他們的藝術創作也是豐富多彩、荒誕的。其中包含了很多有趣的藝術表演,如乘火車故意不買票、保持一天的沉默、帶著路人去逛街、把身上所有的毛髮剃光等等。這個組織不僅從事表演藝術,同時也出版刊物、舉辦音樂會、藝術展…… ,這些作品通常包羅萬象,把藝術弄得不像藝術的里程碑事件。

鋼琴行動(當天,由於運輸經費的短缺,表演者並未到場,以麥素納斯為首的四位著名藝術家利用在場工具對鋼琴大肆發洩, 各種即興的節奏合成樂曲,直到整架鋼琴被摧毀殆盡。)這次「偶發事件」在德國人眼裡是褻瀆蕭邦的行為,然而這次崩壞之舉的影響力非常驚人。麥素納斯藉此吹響了反傳統的號角,將新音樂(New Music)推至輿論話題上。憑藉這樣的破壞行徑,激浪派迅速向全歐洲乃至全球蔓延開來。

從這以後所有的一切,無論是在現代、後現代音樂裡開創了各種理念的音樂家,或是具象音樂、偶然音樂、不確定音樂、拼貼音樂等新音樂接連而生,並影響了所有地下先鋒實驗派搖滾樂。如激浪派代表藝術家白南準(Nam June Paik)與英國著名搖滾歌手大衛.鮑伊(David Bowie)的合作。而搖滾樂從現代音樂裡學習了運用噪音、從後現代音樂裡,學習如何化繁為簡。所以直至現在,搖滾樂依然一刻不停地從激浪派中吸收養分,從而得到了無窮的發展。

  • Source: John Cage
  • Via: 企劃編輯:Bohe H.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