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1-11-29

職業欄填寫__| 阮璽:不將安全進行到底,幽默就是迎向挑戰與突破的態度|cacao 可口雜誌

幽默這件外衣難尋,也非人人能穿,但穿在阮璽身上顯得相稱且合身,若要進一步細究材質,應該是非常親膚、溫柔的那種,反倒像阮璽的第二層皮膚了,令人分不清究竟是他駕馭幽默,還是幽默幫襯他。

就像好幾年前,阮璽開始拍照,沒把父親阮義忠的畢生功業作為遠離攝影的藉口,拿著手機,從台北到蘇州,當自己多出來的一雙眼睛,紀錄生活場景裡「生動而喜氣」的莞爾,在這當中,最有意思的地方在於,那些數不清的場景或構圖彷彿一直等候他的光臨——待他拍攝、輸出、編輯、展覽或出版,呈現於公眾眼前,他也像一名無心插柳的攔截者,在奔逝的時光裡,捕捉晃眼即過的珍貴顯影。並再次傳播,其實雋永的幽默,舉目能見,阮璽深諳此道,而且仍在練習以不同方法與手藝,讓更多人也心有所應。

職業欄填寫:創作者、老師、Podcaster

我的身分多重,若要精煉成一句話形容自己,我其實是很嚴肅地在實踐幽默這件事,以前我賣過家具、蘋果電腦,也做過設計公司業務,當時因為工作關係,每天都會從新店到東區騎單車上班,來回要二十公里,身邊剛好有一台手機,想著何不用來記錄生活,開始拍照就是這樣來的。

今年出版了第五本的攝影集《基隆吐露》,過去我為自己設定每年都要生出一本攝影集,但今年心態變了,覺得自己可以慢下來,過去的自己一直在衝,那個衝是很驚人的。自2015年出書以來,辦了快50個展覽,做了10-20個系列下來,跑了很多學校、講座,馬不停蹄到處跑,至少也有快500場活動。現在除了教課外,也想把創作放慢,有很多原因吧,一來自己也快41歲了,覺得有限的精力可以平均分攤到不同事情上,現階段我更想把時間與精力放在教書上,我發現小朋友,尤其是小學生,他們越不被社會所馴化,想像力與創意就越是精彩,所以我現在最重視的課題,就是教育,到處跑,可以順便拍照,利用教書,也是在認識過去從未深入探索的台灣各地。

比如之前跑去新竹尖石鄉的秀巒國小,單趟車程需要3小時,這類較難抵達的地方,平常根本沒有機會去,我之前也有跑到中部去,全校只有10個學生,有些班級的座位甚至只有兩個,老師跟學生各一張,很難想像吧,所以後來我覺得,說回自我價值最重要的就是教書,目前的夢想就是跑遍台灣所有學校,我已經跑了100多間了,加上現在少子化的關係,應該遲早可以完成啦。

找自己,比找美重要

有很多人會好奇攝影如何做出差異化或自己的風格,我自己認為風格取決於你夠不夠了解自己,攝影跟所有藝術比較起來相對輕鬆,按下快門就有可能完成作品,但真正了解的人會知道,按快門這個動作不是那麼容易,要有意識按下快門才有意義,這是我們這一行需要做的練習,拍照和繪畫、雕塑一樣都需要花很多時間才能完成,攝影師需要整理照片以及編輯,透過編輯才會知道,你跟自己拍的東西有什麼關係,進一步挖掘自己是誰,這樣風格才有可能出現。

如果一直執著於想拍美的東西,那可能永遠都等不到,我認為美已經不需要再被討論,因為你一定要被看到才有可能被接受,醜也可以傳達感受啊,重點在於感性,取決於你是否了解自己、你有沒有想要透過作品表達什麼,我的風格是幽默,所以我就是用嚴肅的態度做幽默這塊;我工作十幾年才接觸創作,我對人有熱情、喜歡開玩笑,發現幽默的人事物,或關注別人沒有看見的東西,比如說牆壁的髒痕、椅子上披掛的抹布,藝術在其中就是一個提升的力量,讓稀鬆平常的東西,表現出盎然的生命力。

當客家文化變成長輩圖

向傳統文化學習,對創作者而言也很重要,近日參與「水牛爬樹」展覽,希望能啟動全新的文化動能與活力,我透過探詢過去台北客家歷史的歸跡,以及客家俚語的轉譯手法,進而表達我感受到的文化現象。例如我身邊很多客家朋友,他們都不大會講客家話,對於這份文化是抱持著淡薄的感情,不過當淡薄出現的時,就表示尋根的時間到了,所以我開始從客家俚語去找客家的文化精神,歸納出12種類型的俚語,並做成月曆,分為養生、勇氣或勤儉等類型,比如客家人會說「有時省一口,無時有一斗」,意思是,用嘴說的,就像一陣風,說過無痕,用筆寫下來,才有跡可查,我把這些文字跟照片做結合,做出類似像長輩圖的東西,是我向傳統客家精神致敬的方式。

我在做創作時,首先會問能不能讓自己感到興奮,所以取一個好笑的名字是必須,有次看到某個梗圖寫「為什麼客家人都這麼陽光?」,因為他們都「暗自sad」、暗自悲傷,我覺得很有意思,那轉譯成我的幽默,又要跟客家文化有所連結,我想到的是「暗自say」,既有謝謝的意思,也能跟客家精神有點呼應,他們很多事情不喜歡講得太明;而至於使用長輩圖的形式,就是希望能找到一個讓大眾有感覺的方式,藉此跟所有人溝通,也透過我的轉譯,讓大家知道這個文化很重要,團隊也會把過去我踏查的客家聚落標註起來,提供人們去深入探索大稻埕、南機場或萬華這些地方。

「職業欄填寫_」打破制式的訪問模式,想要創造些主動異業合作的可能性。任何一個職業與創造都源於生活,關於生活的問答:

Q: 你認為的「生活」是什麼?

阮璽:專心在當下,好好吃飯、好好咀嚼,想聽音樂的時候,就是好好聽音樂,不要分心,可以把這點做得好,就是很棒的生活。

Q:工作之餘,私底下的真實生活樣貌是?

阮璽:工作跟私下生活沒有什麼差異。

Q:生活中,哪一些物品是不可缺的?或什麼商品的愛好者?

阮璽:我很喜歡我的腳踏車,BROMPTON,跟了我有16年,它可以摺疊,是一台都市車;另外我最近也入手了偉士牌ET8,第一代義大利製,是高雄職人整理過的車,這台車也有一些前人留下的痕跡,我很喜歡。

Q:怎麼樣的生活狀態是你最嚮往的?可以舉例嗎?

阮璽:我之前去台南住兩個月,有些事情真的要去做才會知道,以前在高雄當兵時,台南是我的避風港,但這次待比較長時間後,發現台南以往的味道有點跑掉,台中、嘉義都不錯,拍照時重新發現嘉義,有便宜又好吃的食物,又有幽默感,我對嘉義有很多想像,大概嘉義有著讓心放鬆的感覺吧,現在在練習把自己的心顧好,希望到任何環境都能夠很chill。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