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7月展覽精選十檔介紹:豔夏的金箔,貼滿美的縫隙|cacao 可口

為了找到答案,藝術家開啟一段段屬於自己的「壯遊」。阮英俊從被秘密攜帶入境的種子,看見在異地也能開出熟悉香草,植物成為了心靈的衍生物,被勇氣庇護;藝術家武玉玲走回部落,傾聽母神的指引,看見殘破可能是預言也可能是祝福。

藝術家引領我們思考,勞動、對話、創作、記錄,在集體內心收攏起一種覺醒,忘卻俗世雜音時,縫隙會出現,我們得以進入它,它是美。


越南移民花園-靜默歷程:阮英俊個展

藝術家阮英俊從2021年即開始與關渡美術館合作「靜默花園」計畫,當時藝術家早已開始在台灣對於早期越南難民、新住民、還有現在的越南移工、學生進行田調,過程中發現彼時為數不少的越南人,在海關禁止攜帶植物入境後,隱秘地攜帶種子或是在網絡中尋覓種子,然後在各種低可見度的空地上進行靜默的植栽,種著來自家鄉的料理用香草。

藉由此行為保存自身與家鄉的文化精神聯繫,不只是植物的照料,同時也是記憶與身體感的照料;再則憑藉的過程是一種生態關係與環境碎片的移植,在遷徙者照顧與收穫的循環中,讓植物既是生活的衍生物,也同時成為生命的探測觸手和隱喻。

展覽日期:2024.7.19—2024.10.13

展覽地點:關渡美術館


沐手爾爾

「沐手」(臺語:bak-tshiú)意指沾手,衍生有參與、插手的意思。「沐手爾爾」一展試圖回到工具與材料去思考手與媒材、環境之間的關係,藝術家「沐手」的那一刻起,人便透過「手」浸沐在世界之中。本展從「手」出發,先暫時擺脫定義的困擾,在典藏品和私人收藏品之中,提出匠手、信手與見手的觀察與發問,並在官方典藏的分類外,找到與當代創作者對話的縫隙。

從繪畫、版畫到攝影,從園藝、農藝到勞動,從陶藝、雕塑到裝置,在題材與媒材之間,手的轉譯回應了藝術家獨有的語彙,本展邀請當代創作者包含,池枻龍的《從兩個平面色塊到一個暗的空間 》、侯冠廷的《蛾蛾》與《荒野之丘》、許聖泓的《森林 36|Forest #36》與《群聚共生》、張瓊如的《在瑪格麗特的花園裡》、楊登麟的《肖像系列Headshots 》、劉星佑的《大筆與老筆》、賴怡璋《盆栽─紅千層》、香港藝術家陳佩玲的《Specimen Tree Series》與《Unhindered serise II》與日本藝術家村田峰紀的《Copy drawing》。

展覽日期:2024.6.18—2024.8.25

展覽地點:新竹市立美術館


母神的備忘錄:武玉玲個展

在大社部落的其中一則遠古神話中,當太陽照射陶壺,陶壺裡誕生的第一個孩子,就是一個女嬰。此後祂成了第一個mazazangiljan(頭目)、成了mazazangiljan的祖先,創建著這個族群的結構與秩序。世世代代,mazazangiljan的女人流著祂的血,承繼著祂的榮光,卻也承擔著祂的責任。

作為mazazangiljan後代的武玉玲,也在某種掙扎與生存的迫切下叛離古典的女人運命,一個人遠走他鄉、自由飄零。2009年,莫拉克風災卻颳散了這個古老的部落。在避難政策下,大社族人離開祖先土地,被迫遷到陌生的寄居之所。武玉玲回到家鄉,這一望,都是殘破地景。或許是母神的召喚重回耳畔,那天起,她又走回了這個緊密的社會結構,走回mazazangiljan的榮光與責任之中。

展覽日期:2024.7.6—2024.8.2

展覽地點:尊彩藝術中心


換體:翁榛羚

翁榛羚的藝術風格,有所謂的基底與變體。基底,指的是她從水墨的精神拓延表現,找到另一個並非被框架在制化水墨藝術的規章,通過版畫;在凹版的銅版腐蝕技法與線香燃燒,打破版畫本質性複製概念,推進為單一性,基於傳統又不受限於傳統的變體過程。

又,在翁榛羚的藝術裡,有著濃郁的「圖懺」精神。她轉換了典型人物象徵進階成為非典型造像,企圖拖曳出現境許多內在角力與認同問題;不單純只是善惡。

展覽日期:2024.7.5—2024.8.3

展覽地點:異雲書屋・青田館


閉上眼,你看到什麼樣的黑:彭一航個展

本次展覽的作品為《黯光系列》,是以無光與不透過針孔成像的原理為概念思考,在黑暗中所產生的,以反攝影的方式製造影像,對攝影媒材的本質提出挑戰。什麼是攝影?光與針孔成像作用下在具有記憶性的平面載體上所留下的影像。如果以反攝影的方式製造的影像,那算是攝影嗎?

展覽日期:2024.6.29—2024.7.27

展覽地點:洪建全基金會


《美好時光》印德拉.多迪個展

印德拉.多迪帶來他的創作哲學:「閉上眼睛,回歸童心,找到內在的自我表達。」他的作品充滿童趣與活力,勾起我們最純真的幸福回憶。此次展覽以生命中每個時刻都是美好時光為題,描繪童年歡笑、家庭團聚與英雄夢想。

多迪擅於從不同於傳統的角度看待事物,他的畫從不同的視角講述現實或透過他的眼睛講述事物,例如環境、村莊、社會、石頭、山川、河流、雨、雲、聚會、愛情、醉酒、女人、孩子、土地 、語言、字母等,多迪發展出專屬的視覺語言。敘事結構是開放的解釋,留給觀眾許多想像空間。

展覽日期:2024.6.26—2024.7.28

展覽地點:多納藝術華山館


小畫家-方偉文 蔡宗祐 雙人展

「小畫家」位處媒材、身體與數位的交接薄膜之所。退回小畫家的螢幕,在媒材物質的世界裡,繪畫能有的面貌可以如何塗抹?圖像符號,是否仍從容在01演算外走跳?在哲思與歷史、文化議題的飽滿知性探討中,是否能探詢形式與媒材的纖維。

蔡宗祐,不斷地回應著繪畫的歷史,像針一般地戳著巨大繪畫的過往,一針針地戳出空間,撐開自我視覺與想像領域。他說:「繪畫本身有它的特性,只要他把自己的特性發揮好就會有自己的區塊。」;手工、身體感與物質可能性的愉悅旅行,適合說明方偉文的繪畫。他的繪畫是悠游的,沒有特別地想要跟別人不一樣。

展覽日期:2024.6.22—2024.7.20

展覽地點:就在藝術空間


柏格丹・弗拉杜塔個展—環繞自畫像的鄉愁:一則關於梵谷、羅馬與你周遭痕跡的散文

這是柏格丹・弗拉杜在台灣的首次展出,將會呈現其最具代表性的20餘幅油畫,展現藝術家經歷了傳統繪畫訓練與遊歷羅馬之後,對藝術、輪迴、自身等主題的深入思考。

弗拉杜塔在大學接受傳統油畫訓練時的90年代初期正是羅馬尼亞從共產主義到資本主義經濟轉型的階段。彼時社會、文化、價值觀等各個領域的巨變都讓藝術家陷入了「究竟畫什麼才真實」的思考。為了找到答案,弗拉杜塔開啟了一段屬於自己的「壯遊」—如17世紀的歐洲貴族們一般,他前往義大利去尋找宗教與文藝復興繪畫的根源。在羅馬遊歷、繪畫的兩年中,他深深意識到了自己的創作與基督教的深刻連結,包括對歷史的敬畏和對生命輪迴的思考,並決定在創作中用提香(Titian)所提倡的黑、赭、黃三色去呈現一個神秘、莊重、逝去而又復生的過往。

展覽日期:2024.6.28—2024.8.2

展覽地點:安卓藝術


Inner Light 內在之光:許芸姍、中嶋仁司 聯展

不只是外在的光亮吸引著我們,在幽暗的時期,我們特別需要找尋自己內心的光芒。兩位藝術家針對「內在之光」進行了對談,用不同的媒材、不同的角度進行創作。中嶋仁司認為房子的內部可以比擬自己的內在,空間中的光線像是自己的內在之光。他針對屋內的光線進行觀察跟創作,經由影像的堆疊呈現了較為沈穩、速度較慢的「內在之光」的呈現。許芸姍則是感受到「內在之光」是生命的流動跟推動力。創作過程是不斷的自我對話、覺察跟體驗過程。

展覽日期:2024.7.6—2024.7.28

展覽地點:ZASSO 草也


天天上演

「天天上演」展始於一個簡單的問題,在視覺藝術的脈絡下,我們該怎麼去理解現下的現場藝術或表演?或是如操演性或現場性等因應著越趨開放與跨域的各式邊界,供深度討論需求所衍生的各種抽象化形容詞?我們該以一種藝術創作的媒材去理解,抑或是一種作品的類型?還是我們該以什麼「不是」現場/表演來思考?

此展期待創造一個平行空間,恰恰好足夠距離能與現實世界產生聯繫,但卻不易被直接捲入既成的系統中,並創造一個終端開放式的不確定性;參展藝術家有張奕滿、澎葉生、黃博志、黃萱、金範、林怡君、阿莫.帕特爾)、阮英俊 等人。

展覽日期:2024.5.29—2024.9.29

展覽地點:嘉義市立美術館

整理報導:林圃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