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C Taipei, TW
2020-12-03

安藤忠雄、杉本博司推崇至極:谷崎潤一郎的陰翳美學|cacao 可口雜誌

曾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提名的日本文豪谷崎潤一郎,藉由寫下《刺青》、《春琴抄》、《痴人之愛》、《瘋癲老人日記》奠定唯美派大師地位,作品多關注女性崇拜、戀物癖、嗜虐等強烈慾念為基底的感官美學,川端康成曾對谷崎潤一郎留下「從明治至今的文學興隆之中,谷崎是最豪華、成熟的一大朵—百花之王牡丹花。」的極高讚譽。

谷崎潤一郎所屬年代為明治末期,戰後經濟起飛初期,日本正式對外開放,積極引入西方文明事物,全國朝向現代化之路奔去,彼時社會間瀰漫一股西方體系較為先進優越的氛圍,彷彿自身傳統文化不值一哂;善感敏銳的谷崎潤一郎身在此環境中,心中漸漸產生激烈的抵抗感,說出「當我們義無反顧地追求進步時,能否冷靜自省,我們的一切營為,是否同時也讓我們的世界變得更美,生活品質變得更好?」被強勢的潮流催逼到忍無可忍的谷崎潤一郎,藉由《陰翳禮讚》讚頌傳統文化含存的溫潤與風雅,試圖召喚大眾摒棄的日式獨特美學。

從建築到器物,深究日式獨有美學意識

秉信真正的美,是由實際生活發展而來的谷崎潤一郎,從建築、器物到食物,都能感受其對於陰翳美學的摯愛與執著。在拜訪京都與奈良寺院時,谷崎潤一郎體悟廁所展現的日式建築可貴之處,「日本的廁所一定建在離主屋有一段距離之處,四周綠蔭森幽,綠葉的芬芳與青苔的氣味迎面漂漾。雖說必須穿過走廊才能到達,但蹲在幽暗的光線之中,沐浴在紙門的微弱反射光下,不管是冥想沉思,抑或眺望窗外庭院景色,那種心情,實難以言喻。」與其他場所相比是為不潔的廁所,在谷崎潤一郎眼中是能歌賦風流、得真正風雅神髓的雅緻地方。

圖片來源: Rikumo

漆器輕盈與柔和感受

日本自發現漆能做為塗料以來,便對於塗漆器物的光澤情有獨鍾,谷崎潤一郎認為需將幽暗列為條件,才能真正體察漆器之美,「傳統的漆器表層不是黑色,就是茶色、紅色,這些顏色都是由數層『幽暗』所推疊而成。這令人不禁思量,這些色彩,乃黑暗籠罩周圍下必然的產物。」比起陶器的使用上,漆器輕盈與柔和感受,更令谷崎潤一郎感到著迷,「漆碗的好處,首先,便在於由揭蓋至入口之間,凝視著幽暗深遂的底部,目不轉睛的看著與容器顏色相差無幾的液體,不發聲響的往下沉澱的那一瞬間的感覺。」

日本漆器|圖片來源: Japan city tour

幽玄韻味讓日常變得更美

谷崎潤一郎對於日本飲食的藝術性,更是提升到精神境界,說明日本料理不只適於看,更適於冥想,對夏目漱石在《草枕》一書中提及羊羹的色澤之美大為贊同,「那黑黝黝又如玉般半透明的表層,彷彿要將陽光吸收至內部一般,讓人覺得帶著如夢似幻的微光。羊羹色澤的深邃、複雜,是西式點心所未能得見。奶油等物與此相比,不知多麼膚淺、單調。然而,即使羊羹已具備如此的色澤,若將它置入漆器點心盒中,表層的黑黝一沉入難以辨識的漆黑之中。將越發引人冥思。當人們將那冰涼滑溜的羊羹含在口中時,會感覺到室內的黑暗宛若化做一顆甜美的方塊融化於舌尖,即便原本不怎麼好吃的羊羹,味道也會因此增添幾分異樣的醇厚。」

羊羹色澤的深邃、複雜,是西式點心所未能得見

和室是醞釀朦朧光影的最佳處所

彼時適逢谷崎潤一郎整建家屋,形容和室的設計徹底展現日本人對於陰翳奧妙的理解,擅用光、影的巧妙,令其嘆服再三,那在西方人眼底是除了灰牆以外無一物的不解之謎,和無法一窺堂奧的東方神秘;過去和室是由簡潔的木頭和牆壁打造出的凹陷空間,透進室內的光線在牆凹落的地方醞釀出朦朧的光影,當眼光在壁龕木樑、花瓶和書架下的黑暗來回穿梭時,谷崎潤一郎說那裡的空氣沉靜異常,「祖先的天才在於任意遮蔽虛無空間,自然形成陰翳世界,產生任何壁畫、裝飾也無法媲美的幽玄韻味。」

日本和室|圖片來源: J.P. Design

在文學世界中,谷崎潤一郎試圖召喚陰翳世界

在幽暗中追隨美的傾向,東方世界顯得尤為強烈,谷崎潤一郎推斷東方人傾向滿足自己所處的環境,安於現狀,因此對於幽暗不會產生排斥,並能在其中發現天然之美;而西方人一味謀求更好的狀態,「從蠟燭到煤油燈,從煤油燈到瓦斯燈,再從瓦斯燈到電燈,不停追求光亮,些微幽暗也要苦心積慮地設法排除。」

杉本博司的創作深受陰翳美學影響|圖片來源:杉本博司
無印良品落實原研哉的「空即設計」圖片來源:無印良品

谷崎潤一郎在文學作品中試圖喚回,那個漸漸遠去的陰翳世界,而在今天這般美的概念卻啟迪了無數人,安藤忠雄認為每一個建築師都應該要讀過《陰翳禮讚》,杉本博司更直接借陰翳禮讚為名,創作出系列作品,又因受到谷崎潤一郎對於羊羹的雕琢描寫,拍攝出無數經典作品,原研哉也深受陰翳美感影響,發展出「空即設計」的理念,並曾於著作中提到,「我作為一名設計師,在經過了嚴格的西化教育後,還是領會到了日本設計中所蘊涵的古典美學。假如日本的現代化進程不是以『西化』的方式來進行,而是從日本古代的傳統文化中孕育出現代文化,也許真的會變成一個與現在的日本完全不同的國家。在那種情形下,有可能產生一種可以與西方文化相對抗的設計文化。在這個可能的世界裡,不需要依靠明亮的西方現代文明的燈光,而是在陰暗中悄然展開一個日本式的設計世界。」

現代化的光亮已照耀整個社會,如何領略谷崎潤一郎口中理想性的幽暗與風雅之美?最簡單的方式或許就如他說言——「不妨請君消燈一試!」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