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C Taipei, TW
2020-11-27

短篇故事:出於一種正義,關於美感,關於好品味|cacao 可口雜誌

夜晚如無止盡的細雨和不斷沉淪的黑闇,用潮濕厚實的手指愛撫著我。我輾轉難眠。明明已入秋,我卻仍為緊抓不放的夏日感到窒息。那年夏天一如往常,過的飛快,快到來不及意識到。雖然我只到加泰隆尼亞旅行過一兩次,我的心便已遺落在那。家反而成為一個遙遠而脆弱的詞彙。

在我心中有座美麗的高塔,有你烙印在我心上的畫面。我曾試圖這樣解釋:就像是我用著舊相機鏡頭,那刮痕深到足以扭曲新拍攝後照片裡畫面形狀,使一切在不完美與扭曲中呈現一種嶄新的病態美感。

「美感」,你曾告訴我,只是在證明我們不只是禽獸,那是超出感知之外的東西,儘管我們和美有著相當明顯距離,但我們仍藉由自己的能力去創造,進而使我們的存在有價值。我憤恨不平地回應,有些東西,例如藝術本身,應該是和其他任何事物一樣無常的!確切來說,就某方面而言,在任何博物館,不論是現代藝術或古典藝術,從東京到莫斯科,從柯克到紐約,我可以感受到自己被厭惡凌駕,被那些人口口聲聲如暴政般不絕於耳的「好品味」折磨到瀕臨崩潰。我總是缺乏所謂的「好品味」, 如果有,也不過是出於意外,或者,來自你的善心。

也因此,當我去到古根漢博物館(真正的那一間,不是畢爾包那個贗品),儘管你不在我身邊,我便開始思念你。那裡,當我踏上螺旋狀的台階,忠實地捕捉眼下所及一切美麗畫面,是你過去教我如何做到的。試圖忽視理性、空間以及年代的先後順序,我試著依循你的教導去拋開這些邏輯,讓整個空間隨我而生。

「我很高興 !」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時,你如此說道。「這很難,而且我也未曾想過我會這麼做,但我很高興。」在這之中有些不是真的,我們都知道,但我並不是叫你離開或停止,不再這樣。我們都該在某一些階段做出一個能讓別人,甚至最終是讓我們自己,由衷定義自己的決定。那是一連串連我們自己都無法理解的抉擇。

在這些年以前,你不認識我,並非真正的認識,我們只在幾個月碰過面。你是可以轉身離我而去,甚至將我從你的心中抹煞。 但你聽到了他們的說法,你知道這比去接受一些只是因方便執行而被視為真理的東西更好!於是你牽起我的手,帶領我離開那個我差點一躍而下的懸崖。你知道,我猜測,被埋葬在心底的盤根錯節和任其堆疊的寒冷寂靜碎片之下,有個人在那裡。 多麼燦爛的景象,你一定擁有:我已失去視覺很久了。

我知道你是在做對的事。不論誰提出請求,不論什麼困境迎面而來,你都竭盡所能把事情做到最好,時時刻刻保持純淨、正義的視野和美感。這並不僅僅於瘋狂,更是對抗。

這些猶如我重視的信仰戒律。

帶著這些信仰,我得到了力量繼續為世上那些正遭受威脅的美麗模糊碎片尋找一個充斥光明的角落。有時候,我會懷疑這個角落是否存在於任何一座美術館之中,但我或許會找到,並與你分享,賦予我眼光的你。這將會是一種正義。


原文刊於cacao Vol.14《巴賽隆納/瘋狂》

關於作者:Rónán MacDubhghaill,他是一位漂浪者,追隨美感的率性本質與以擁抱,腳步永不停歇, 也從不有所圖。他自許為一位作家,對人性、以及人們如何感知這個世界所著迷,從哲學、文學、文化研究、社會學、通俗戲謔,皆有所涉獵,並成為他每天早上起床的動力。他總是希望能創造一些意義,並傳遞給大眾。目前他正在 La Sorbonne Paris V 攻讀博士學位,日以繼夜。

  • Via: Text & Photo:Rónán MacDubhghaill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