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0-08-12

大衛·鮑伊御用設計師山本寬齋:擁抱一切喧鬧、傲慢和大膽的東西|cacao 可口雜誌

日本服裝設計師山本寬齋(KANSAI YAMAMOTO)在本月21日因病離世,享年76歲。談到日本時尚,山本寬齋並不是第一個讓你想到的名字,但他為大衛·鮑伊設計的舞台服裝在80年代初顛覆西方服裝理念,比川久保玲和山本耀司早了十年踏上國際展出。他總是面帶微笑,給每件事都注入樂趣,同時對著日本同輩人的嚴肅表情伸出舌頭。獨特的設計:浮世繪的圖形、精細的印花、大膽的髮型和誇張的妝容,與日本服裝設計給人黑暗和解構的輪廓完全背道而馳。這幾年,其他服裝品牌如Louis Vuitton、Gucci、Givenchy與Valentino隱約都能看到他的設計風格,也讓我們意識到,或許那個曾經令人焦慮、政治動蕩的時代與我們的時代越來越相似。

延伸閱讀:永遠在未來:大衛·鮑伊的太空科幻探險

山本寬齋為大衛·鮑伊(David Bowie)設計了Tokyo Pop連身褲

山本寬齋1944年出生於日本橫濱,父親是裁縫。他在當地學習土木工程,1962年離開學校到日本大學學習英語。畢業後,決定進入時裝設計領域。1967年,他獲得了Soen獎,一年後在東京開設了自己的第一家時裝店,1971年開辦了自己的公司。同時間,山本寬齋的時裝系列,在美國賓州的Hess’s首次亮相。Hess’s以爭議的時裝秀聞名,被選中是因為它們對成衣市場的潛在影響。也在此時,他成為第一個在倫敦舉辦時裝秀的日本設計師,並且登上了英國《Harpers and Queen》雜誌的封面。

1971年山本寬齋的設計登上英國《Harpers and Queen》雜誌

「我確實以不錯的價格買到了第一件山本寬齋的衣服。因為沒人想要它,這是一件荒繆的兔子衣,簡直不可能被穿著。」——大衛·鮑伊

在倫敦的展示之後,山本寬齋別具的獨特審美,引起了大衛·鮑伊的注意。大衛·鮑伊委託山本寬齋為他的「Ziggy Stardust」形象設計舞台服裝。碰撞的合成材料、耀眼的絲綢和不和諧的陰影達到了高潮,吵得甚至令人討厭。當時以古怪、性別模糊為造型的大衛·鮑伊改變流行音樂的狀態。

山本寬齋1971年與大衛·鮑伊相識並成為好友,開始為Ziggy Stardust形象設計舞台服裝

他的作品受到日本工人階級、歌舞伎町、紋身、鬼故事和天堂鳥的啟發。山本寬齋的設計完全反叛了當時流行的傳統而內斂的日式風格。他的風格後來被歸類為「basara」(日語,涵蓋了過分狂熱、狂野、貪婪和過分時尚)的風格。自由著裝的概念,展示了快樂而豐富的視覺,在80年代正蔓延著新發現的奢華感,山本寬齋的時裝更多地與16 世紀中期到17 世紀初安土桃山時代的日本藝術有關:奢華、裝飾感強、設計大膽,甚至有些咄咄逼人。

由於西方常將日本設計與侘寂(wabi-sabi)聯繫在一起,但山本寬齋的開創性作品卻試圖與眾不同。他的設計不是專注於單一的概念,而是受到日本歷史各個時期的啟發,並在整個日本藝術中徜徉。

1971年山本寬齋的設計登上英國《Harpers and Queen》雜誌

山本寬齋的存在無處不在,儘管他的名字並沒有被提起

然而,在90年代初,山本寬齋的設計失去了曾經擁有的吸引力。取而代之的是更粗糙、更前衛、更現代的印花和輪廓。1992年,他推出了自己的最後一個系列,但繼續以他的名字推出從眼鏡到餐具的特許產品。

在2011年日本海嘯過後,為了提振日本人民的精神,他創立了「日本元氣計劃」(Nippon Genki Project)舉辦了節日,並指導年輕的準時裝設計師。這幾年,山本寬齋審美又開始悄然復甦。設計師Alessandro Michele為Gucci 2017年早秋系列,設計的過時的Disco風格,體現了山本寬齋的影響,大量刺繡與商標印花的混合,就像青春期的男孩,盛裝打扮要去參加一場華麗搖滾音樂會;Valentino 2016年秋前的系列,以向日本和富士山致敬的圖形為特色,呼應了山本寬齋的設計美學;Ricardo Tisci 在他Givenchy最後一個男裝系列中,設計了圖騰柱圖案,這些圖案與山本寬齋怪誕的面孔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

Louis Vuitton藝術總監Nicolas Ghesquiere,2018年的度假系列,直接請當時73歲的他設計了一些大膽的印花,包括連身洋裝和包款上的歌舞伎面具圖案。整個系列都是對山本寬齋的華麗致敬,以大量花俏的豹紋、鍍金的亮片為特色,袖子輕盈得像大衛.鮑伊的舞台服裝。

(左圖)Givenchy 2017 秋冬系列,由Riccardo Tisci 設計(圖中)Valentino 2016 早秋系列(右圖)Gucci 2017 早秋系列
Louis Vuitton 2018 度假系列的Petit Malle 手拿包,京都秀場上帶有日本傳統士兵圖案的洋裝。

70年代英國的高失業率,這些華麗搖滾聳動的亮片造型,似乎能從那樣的低氣壓中擺脫出來,山本寬齋的服裝是70年代逃避現實主義的典型。在那個時代色彩繽紛、誇張鋪張的風格,能用來分散人們對生存威脅、經濟衝突和戰爭的注意力。頑強的樂觀的他,在被診斷出病情後,也以獨特的精力和希望做出了回應,為自己設計了一套開朗的睡衣,可以在醫院裡穿。在戰勝疾病的過程中,從未喪失對創作的熱情,他留下一段話——「人類的力量是無限的,無論形勢如何艱難,都要勇於挑戰。」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