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C Taipei, TW
2021-04-22

「深杯子」創辦人王依亭:讓葡萄酒的歸葡萄酒只是小目標,抓牢生活主導權才是大重點!|cacao 可口雜誌

關於可口的專欄作家王依亭,我們還有什麼資訊能透露給你?她是葡萄酒、橄欖油保養品牌「深杯子La Copa Oscura」、「深植系Deeply Rooted」的創辦人,曾爭取過歐盟Erasmus Mundus獎學金計畫,並獲得三國聯合葡萄酒管理學碩士學位——嗯?你已經在之前的文章中讀過啦?

但你一定不知道,她是雙子座,會找獎學金出國,是因為前一份工作讓她感覺到可怕的發霉感跟危機感,到頭來只得出自己不適合在別人手底下工作的結論;而之所以選擇代理西班牙的葡萄酒,不往更加熱門的法國跑,一方面是任性地喜歡當地有想法的釀酒師和飲食風格,一方面是擔心自己被其他競爭對手比下去。是的,王依亭就是這麼個直率且誠實的人,而這項特質也反應在她所提供的商品及服務上,質樸,卻是經過精挑細選,審慎斟酌的。在這篇專訪中,她將深入為我們解說自己對葡萄酒的想法、品牌的想像,以及對「人」的在乎——即使那不會喚起你立即品飲兩杯的衝動,但勢必對此人牢記在心。

王依亭站在葡萄酒愛店「星澈酒品」前, 目前也和他們一起玩podcast

花俏的東西是流行,只有事物本來的面貌才能歷久常存

「將葡萄酒還給葡萄酒。」王依亭這麼說。這句話在整個採訪過程,被她一而再、再而三地以各種方式重述,卻是一次比一次更有力道。「深杯子」是王依亭在二十六歲那年創立的代理品牌,至今已經有七年的歷史,雖然有持續做調整,有件事卻從來沒變過,那就是對葡萄酒「本來的面貌」的信念。

堅持事物的原貌是困難的。很現實的一個因素是,絕大多數人喝酒是為了找樂子,追求的是「快樂」、「好喝」,偏甜,喝起來有氣泡感,視覺繽紛絢爛那又更加討喜。然而,真正的葡萄酒很少符合上述標準。做出來的東西如果不花俏,消費者也就不容易接受,連帶的利潤也會大打折扣,許多原來標榜自然酒 (natural wine)、有機酒、生物動力葡萄酒 (biodynamic wine)的代理商就是這樣做了逃兵——選擇的理念好,跟堅持好的理念是兩回事。

那麼,有別於主流路線的「深杯子」是如何在這艱險的市場存活下來的?恰恰因為不輕易動搖原則。這點成就了消費者對該品牌的第一印象:走進他們的店裡,好貨俯拾即是。王依亭的選品,必須得是她自己喜歡,且有意義有價值的酒,「我喜歡的是一種平衡的狀態,有它衝突的地方,也有相互融合之處,有點像中國哲學裡所說的『中庸』。」

舉辦葡萄酒哲學插畫展

最好的酒就是不會有去「鬧」的人

「葡萄酒在講的其實也是平衡這回事。一支酒中存在著許多變因,它也因此而特別,比如說酸度、丹寧、果香,絕不止於『甜』或『澀』的形容。」她引用「天地人」來詮釋構成葡萄酒的基本要素:果實、土地、天氣,而其中最要緊的就是人,「什麼樣的釀酒師就會釀成什麼樣的酒,最好的酒就是不會有去『鬧』的人,而是完全尊重土地所呈現出來的,葡萄的味道。所以我們強調自然酒,或者生物動力,因為那樣才會是有生命力、活力、精神存在於其中的酒。」

為什麼要自然酒?因為食品添加物和防腐劑容易引起過敏,導致嚴重的頭痛宿醉,甚至起酒疹等症狀,自然酒卻能在帶來微醺感之餘,也不會造成更多負擔。王依亭說,自然酒的普及,其中一大助力是大家開始為自己的生命負責任,不會再拿些極端例子(比如說,張學良吸菸喝酒卻活到一百歲)來證成放縱,「葡萄酒跟穿衣服、聽音樂一樣,你的Style是什麼,就會表現在外顯的行為上。一開始大家看的都是價格,可是當你喜歡某個風格時,價格就變成次要的問題了。品酒跟穿衣的道理其實是一樣的。」

強韌的葡萄樹
不受污染的葡萄園

喜歡「深杯子」的人,都是熱愛學習人

「深杯子」的顧客群大約落在十八歲到六十歲之間,年齡層較高的消費者由於平時就有飲酒的習慣,購買的量也相對較大。口味選擇上偏好紅酒、老年分、橡木桶,以及傳統的味道,年輕人的購買量雖然不多,但看重故事性,比如說品種、品種的來源、酒的故事等,具備人文色彩的趣味;至於兩者的共通點,則是熱愛學習,在意生活品味。「『深杯子』酒標上的內容,有很多都是酒莊遊記,是我在那個當下跟釀酒師的互動。」她說:「我很想把這些記憶留住,一方面為了自己,一方面也為了讓還沒有機會去到那裡的顧客,可以透過文字和酒精激發想像力,感覺自己人就在當地,名正言順的偽出國、出脫塵世。」

喜歡小酌的人,通常喜歡的是那種微醺感,「微醺其實是比平常還要清醒的狀態,把雜念甩到一邊,面對最真實的自我:你想要什麼樣的人生?成為什麼樣的人?現有的人事物對你來講是不是真的很重要?你到底在固執什麼?這些都是很有趣的體驗。」

第一次帶品酒團去西班牙

以豐富台灣多樣性為自我定位,扛起把關者的責任

在「深杯子」以外,王依亭還有另一個以橄欖油為主軸的保養品品牌「深植系」,其中品項也都來自於西班牙。在採訪期間,她邀請我們品嘗於去年十月底採收的橄欖油,特別的是,這批橄欖其實可以等到今年一月再採收,甚至二月的收穫量可以達到十月份的三四倍,怎麼甘願當冤大頭呀?她笑著解釋,單純想知道味道嚐起來如何,而且很幸運的賭對了這一把,「橄欖油是很古老的產業,裡面的想法自然也多,其中有的是智慧,有的則是牽絆,當初橄欖農場主也反對我這麼做,但因為有年輕人願意改變,品質才能提升。」

她謙虛地說,自己從來不是個優等生,做太熱門的事情可能競爭不過別人。既然沒有要爭,那不如聽聽心裡喜歡到底是什麼,另闢蹊徑,「雖然現在提倡在地,但一個人愛台灣,不代表他就不願意出國了。把西班牙小農的葡萄酒、橄欖油原封不動的搬來台灣,成本和行銷費用雖然高出很多,卻可以豐富台灣的多樣性。

這就是我給自己的定位,好好選品,獨家代理,尊重它們原汁原味的樣子,以合理的價格提供給大家更多的選擇。」或許,「深杯子」的口碑正是這樣打出來的——強烈的責任感。酒好只是基本,服務才是重心。王依亭將可以反映事物或人的狀態的葡萄酒,視為藝術品,但絕不是離開人群,放在博物館束之高閣的那種;而她自己則以對等,甚至稍低一些的姿態為你擔任解說員,「如果只當商品操作而沒投入感情,就沒辦法站在相同的立場把產品介紹出去。雖然我講破喉嚨別人也不見得購買,但累積還是有的,有關酒的問題,顧客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你。」

在西班牙挑選保養品的配方

在葡萄酒面前,每個人都必須謙卑

「在葡萄酒面前,每個人都必須謙卑。一個品酒師如果態度跩了,那等同斬斷自己和葡萄酒的連結,因為葡萄酒是體驗不完、掌握不完的,想要消除買賣雙方的隔閡,強調味道和品種,會比年份來得重要。」王依亭感嘆道,好好吃飯、好好走路,所有「好好」後接的詞句,在父母的那個年代都是再普通不過的事,現在卻成了奢侈。

似乎,過多混亂的選擇、鋪天蓋地的情緒勒索,是現代人難以逃避的共同宿命,「人生已經夠辛苦了,請讓我安靜買自己想買的東西。」按此,「深杯子」致力提供無須比價的優質服務和選品,一對一的,輕鬆且友好地為你述說每一支酒的故事,「這才是人,人本來就該是這個樣子。」

無論是「深杯子」、「深植系」,抑或未來規劃推出的「深」系列代理產品,她抱持的都是為普羅大眾把關的心理,喝的、擦的、聞的……只要是與人體有接觸的東西,都想承擔保護、監督的責任。「消費者不一定要光顧我的店,但永遠存在一個選擇是你可以相信的。」她不急不徐地說:「就像我對葡萄酒的態度一樣,把葡萄酒還給葡萄酒,把主導權還給自己。」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