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複獨白、牆面裝飾、香奈兒禮服,X與A相逢:《去年在馬倫巴》中的時裝設計美學|cacao 可口

《去年在馬倫巴》是一部終極的文學電影——那不斷湧現的旁白,與鏡頭的運動同行(以及攝影機為何如此著魔於繁複華麗的牆面裝飾),而我們的耳朵想盡辦法去捕捉湧現的一切。

它的泉源是內心。而閱讀這一行為,無論你讀入什麼,它都是永恆的進行式,哪怕是回憶、謊言、夢囈、真實。關於閱讀,和被檢閱的文本的唯一真相是:此處沒有歷史。此處僅有此處及此刻,此處即現實,對未來的盼望或對過去的眷戀。

如《去年在馬倫巴》,「去年」、「馬倫巴」都是外溢於此處此刻的碎語,但它還是有那麼點可能涉及愛情,假如你所定義的愛情是每分每秒的注意力都在欲求的對象身上的話——電影中,男主角慾望(或言勾引)女主角的方式是透過無休無止的訴說/閱讀,那是變相的鏡頭運動,而如果你留意到,會發現女主角身上的服裝精緻度完全不遜飯店的壁飾。

導演亞倫.雷奈(Alain Resnais)在女主的裝扮上著實花心思。據說,他給這套禮服的期待是不單為電影設計,還是可落實在生活中的時尚單品。而受雷奈邀請的可可.香奈兒(Coco Chanel)做的更多,她為女主角設計了一系列高級服飾,其貴氣優雅也成了對電影敘事有所裨益的元素。

Photo via IMDb
Photo via Film at Lincoln Center
Photo via Youtube
Photo via Golden Age Cinema

早在1930年代,香奈兒為多部好萊塢電影設計服裝,我們無法得知香奈兒是在哪個時間點得知《去年在馬倫巴》中的視覺基調,但出自她手的簡約質感套裝,恰恰宛如迷宮般的飯店渡假村形成別緻的對比。香奈兒如此形容她為女主角設計服裝:完美地融入日常,但同時令人聯到20 年代的影星魅力,優雅不朽。

黑色雪紡連衣裙、羽毛披肩,這些柔軟,彷彿散發著微光的服裝,如同不斷流動的語言,那令我們有理由相信,那個訴說的男主角,那個理應是「真相保管者」的男主角,從某一刻開始也無法釐清自己訴說的內容的真假虛實;他能做的僅僅是閱讀——閱讀眼前的女人,然後被內心湧現的聲音左右,無法自拔。

這的而且確是愛情的某種樣貌。

《去年在馬倫巴》的魔力有許多來源,編劇霍格里耶(Alain Robbe-Grillet)的新小說風格劇本,雷奈在影像上不厭其煩的精雕細琢,而可可.香奈兒的貢獻,更彰顯時裝設計之於視覺語言的地位,那對電影美學的建構起到關鍵性作用。

▌企畫編輯:康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