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C Taipei, TW
2020-09-26

從柴可夫斯基的音樂認識俄羅斯|cacao 可口雜誌

橫跨歐亞大陸,以農業立國,並融合眾多民族、語言、文化的俄羅斯,以崛起的大國姿態雄崌世界強權之林,也不過是近數百年的時間,但她所呈現出來的爆發力,有如已作沉寂多年的巨大火山,其爆發聲響震天搖地;其火強光穿射四方; 其紅紅岩漿漫延萬里。俄羅斯和有近七十年歷史的蘇聯,至今對世界仍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無論是在科學、文學、藝術或體育等不同領域,皆培育造就了世界級頂尖的人才。他們的貢獻不僅是俄國的卓越,也為各個專業領域奠定基礎,或許是連截歐亞打特殊地理位置,以涵括多元文化的傳統背景,使俄羅斯在藝術發展上自成一家,具相當燦爛的獨特性。

從國民主義(Nationalism)出發,是什麼因素使柴可夫斯基成為家喻戶曉、俄羅斯音樂的代名詞? 當五人組及力推動俄國國內藝術本土化的同時,柴氏已經跨越國界,以遵照西歐 (尤其深受貝多芬和舒曼的影響)音樂的格式,將俄國民族文化融入其中,躍上國際樂壇。他所創立的音樂語言是國際的;是普羅大眾都能容易接受的;是保有俄國民族特性的;更是聯繫俄國心靈的 (Russian soul) 以此觀點想深入了解俄國音樂,可從柴氏音樂的特質中找到精華:

1.     融入民謠為例,第四號交響曲第四樂章中的主題,是俄國家家戶戶皆可琅琅上口的 Vo Pole Beryozinka Stoyala (In the field stood a Birch Tree)。白樺樹為俄國大自然風景中數量繁多,最具代表性的樹種,將這首民謠放入交響樂中,使得音樂段落之間流露著俄國大地之芬芳。

2.     柴氏喜好將旋律以音階的方式寫成,如此是曲調不僅悅耳且易記,對於音樂能廣為流傳的效果而言,這是一項得天獨厚的優越條件,例如弦樂小夜曲的開始樂段便是擅用音階上下行的最佳範本。

3.     最令人真切感受到俄羅斯情懷的,是柴氏音樂中水火相間的強烈對比,那股憂鬱傷感的性格,帶著一點陰沉、無奈的宿命論,但面對命運之受的安排,同時蘊藏著一股強大、蓄勢待發、熱血澎湃的激情,似乎也是俄羅斯民族與生俱來的內在衝突個性之表現。柴可夫斯基的音樂裡富涵了 “俄羅斯景緻”的屬性,如此時的俄羅斯在世界霸權的地位倚恃的,不是船艦砲力,而是動人心弦的音樂影響力 – 一顆閃耀天際、光芒永存的明亮之星。

推薦欣賞曲目

柴可夫斯基150週年誕辰紀念音樂會

為慶祝柴可夫斯基150年誕辰,世界級音樂家眾星雲集,演出柴式經典作品。音樂會的壓軸曲是陣容浩大的「1812」序曲,現場特地請來列寧格勒軍樂團助陣,壯大銅管部的聲勢,並將數十座加農古砲一字排開,輪流開砲,將音樂會帶到最高潮,最後整個列寧格勒市的鐘樓齊響,並開始施放煙火,照亮整個夜空,可以說是「1812」序曲史無前例的最佳詮釋版本。


芭蕾舞 <天鵝湖>

古典芭蕾的經典代表作 – 天鵝湖 ,充分展現了帝俄時期效法西歐之後的宮廷之優雅氣息,同時表達了為愛犧牲的感人故事,片中男女舞星為當代俄國頂級舞者,技巧精湛,不容錯過!


原文刊於cacao Vol.11《俄羅斯/愛》

關於作者:古曉梅。畢業於莫斯科音樂學院及美國肯塔基大學,是國內第一位榮獲俄羅斯及美國雙博士的鋼琴家 。演奏足跡遍及台灣,俄國,中國,美國,加拿大,義大利,瑞士。現任國立台灣政治大學斯拉夫語系、國防大學語言中心、並擔任中央廣播電台俄語組節目主持人。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