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1-11-29

職業欄填寫__|劉軒慈:我喜歡看一眼不知道在幹嘛,多看幾眼卻能從中得到觀點的作品|cacao 可口雜誌

從台灣到荷蘭再到日本,劉軒慈的職業欄填寫有了些頭緒。採訪劉軒慈讓我們認識了一個新詞Contextual Design。中文裡雖然沒有對應的詞彙,但勉為翻譯卻也意外的好懂——「上下文設計」。如我們在閱讀文章時得仰賴前後語句,才能掌握作者所要表達的意思,你也得試著理解一個物件中,設計師運用其獨特手法所要詮釋的價值觀及理念。

你可能納悶:有沒有搞錯?我花錢買東西來用,還得瞭解作者的世界觀?沒錯,因此劉軒慈在自我介紹中即坦承,她的許多產品其實一無是處——再說的精確一點,是不能以通常的方式為人所用。但這就代表它沒用嗎?這一點,是我們在觀看劉軒慈的設計品時,所要思索的問題。

職業欄填寫:自由設計師

我擅長的工作是由抽象概念出發,針對環境、個人經驗、材質,結合工藝或製程特色,發展出隸屬於概念底下的作品。聽不懂對吧?其實就是設計,為什麼偏要如此拐彎抹角呢?因為我雖然是工業設計出身,卻把自己定位為自由設計師。在台灣傳統觀念裡,工業設計重的是實用性和易於生產,但在國外不一定如此。比如說,我曾經求學過的荷蘭,安荷芬設計學院(Design Academy Eindhoven)便是鼓勵學生去質疑、挑戰既有的價值觀,所以當我進行創作時,作品的實用性就不會是首要考量了。

那,我喜歡設計嗎?應該這麼說,我對相關領域的興趣可以回推到童年,小學最喜歡的就是美勞課,我愛看漫畫,也畫漫畫,曾經投搞過雜誌並且刊出,有個夢想是成為國小美術老師兼漫畫家。這個斜槓身分可是有現實考量的,靠鐵飯碗支持生計,課餘時間再來畫畫。對美術的興趣一直持續到高中,實際接觸到各種升學選項也跟著變多,覺得自己好像也可以做點別的事情,後來在家人的建議下,我報考了工業設計。

那時候的想法是,設計跟美術有關聯性吧?但讀到大二時感覺越來越不對勁,質疑所學的真的是設計的全貌嗎?並不是反感它的課程,而是如前面提過的,台灣的授課內容專為解決問題而來,但我不覺得自己生活中有那麼多硬體方面的問題有待解決。比如說,開門這件事,工業設計可能試著把門把改良得更好轉動,但我會想,設計還有沒有其他介入生活的方式呢?抱持這樣的疑惑,我在網路上查到了安荷芬設計學院,他們做的東西很古怪,可是在古怪之中,又有概念、哲學在裡頭。

我特別喜歡那種看一眼不知道在幹嘛,多看幾眼卻能從中得到觀點的作品。很明顯,安荷芬有我想要的。於是我在台灣完成接下來兩年的學業,出社會工作不到一年就飛荷蘭念研究所。現在回想起來,雖然台灣的教育和我的興向不合,但依然感謝那為我奠下紮實的基礎。當然,還有家人,沒他們的支持不可能圓夢。

在亞洲吃設計師這行飯,很常遇到一種尷尬狀況。別人一聽你介紹自己是設計師,便直覺地認為你做的東西要有商業性,並且能大量生產。不只台灣,其實日本也有同樣的觀念,就是設計藝術必須分家。我第一次在日本找工作的時候,幾個地方不約而同的問,我到底想當個藝術家還是設計師——因為在我的作品集中,既有藝術性的創作,也有工業產品。

被這麼問的當下確實很徬徨,整個人在觀念上卡住了,我沒法對公司說:「是!我要當設計師!請雇用我!」而是要想清楚以後,才能接著走下一步。經過一兩年沉澱後,我把自己定位為自由設計師,這不專指我游離在公司體制之外,還包括了我可以選擇要從事藝術,或是設計,不需要讓其他人的評語往心裡去。那是定義的問題,在工業革命時期,重視的是生產及使用,但既然目前的生活已經很方便,設計上根本沒有這麼多問題需要設計,那我們可以開始朝心靈的領域做探索。

與先生在日本的生活樣貌

過往針對內心層面,從設計角度提出的解法,很容易被看成藝術類作品。但既然心靈上的、感受上的波折也是種問題,也可以通過設計去解決,那不妨隨心所欲,做我想做的偏藝術類創作,覺得某一件屬於設計,那就按設計品的方式賣,覺得某一件屬於藝術,就按藝術品的方式賣,這不成問題。現在,如果有人問我做的是設計還是藝術,我會說:「都好!」。

截至目前為止,我待過台灣、荷蘭、日本,其中最能適應的是荷蘭。安荷芬的設計著重於挑戰既有的價值觀,他們有正統的工業設計,同時也能包容藝術性高的設計。嚴格說起來,三個地方各有所長,如日本,他們的產業鏈已經相當完整,人身處在那個環境中很容易滿足,因為你不需付出很高的代價,便能在生活中使用質感良好的東西;而台灣近幾年不管是群眾募資,還是新一代設計師的自創品,也能交出精緻好看的設計,可以平民化如小北百貨,或非常的先鋒前衛,台灣的設計比起日本的規矩、意境、不脫離生活,會更加的大膽,能夠嘗試日本人想不到的元素,許多設計在日本媒體能見度也很高。台灣人常覺得日本設計比較好,比較厲害,但真的,我們不需要妄自菲薄。

══最喜歡自己的三件作品══

我的靈感大多來自於生活,或是對生命的一種體會、體悟。目前完成的作品,有很大一部分起點都是因為某個煩惱。當我終於想通,就會想把它轉換成作品,跟大家分享。有些人可能會注意到,我的創作缺乏主色系——確實沒有,除非有業主,否則端看該件作品本身適合什麼顏色,我當下想賦予它的是什麼樣子。

《STILL》

玻形《Still》展覽,之前在春室THE POOL的展出

這件作品的起源,是我跟先生結婚後搬去日本,在找工作時遇到的障礙。作為接案設計師,初來乍到很難自行製作訂製品,去公司面試,又遇到別人質疑我是設計師,還是藝術家。後來先生跟我說,妳不需要成為很有用的人,做自己就好了——那簡直是醍醐灌頂,也讓我毅然絕然地投入玻璃這個材質。當時我租了一個來回兩小時的工作坊,開始一直想做,卻因為沒有用、害怕賣不掉而沒辦法起頭的東西。

你看這件作品,它是很像液態的玻璃,對我而言是個有魅力的存在。查詢過資料才發現,原來在物理上玻璃並不是固體,而被歸類為液相,是介於固態和液態間的特殊晶體結構,總是無時不刻在流動,只是我們的肉眼無法辨識。換句話說,當我把玻璃做成液狀的時候,那會更吻合它的原始樣貌!發現自己的想法與事實不謀而和,讓我高興的簡直要歡呼。所以,我也不賦予這些「水灘」什麼功能,它們就是自己,是玻璃的樣子,不是別的什麼,但你想拿它當盤子、筷架,或是紙鎮,都可以的,開放給大家自己決定。這系列作品亮相以後,偶爾也會收到訊息詢問,這系列有沒有實用一點的產品,或者是問有沒有做成髮夾——那顯得過於「有用」了,因此我會說,目前沒有這個規畫,開始做再跟你說!

《THE POLISH》

這是我在荷蘭時的期末作業。那時候老師出的題目,是要求我們送一份禮物給書中的角色,對象不一定要人類,有思想即可,而這件禮物,必須針對該角色傳達訊息,並且符合設計師本人的特性。以前我是個文青,所以就選了《挪威的森林》中的主角渡邊,在故事裡,他通過一些瑣碎的行為消除煩悶,藉此忘掉他在當下沒辦法決定的事情。於是,我決定讓他更有事可做。

這件作品是兩面鏡子,或說,是兩個還沒拋光的銅塊。古人以銅為鏡,將銅片拋光後才能看清楚自己的樣子,所以在這份禮物中,還附帶了一副拋光工具組。由於拋光的手續很複雜,要心無雜念,和修行唸經一樣,那個費力的過程,其實就是進化自己,慢慢就可以抽離煩惱,當他終於能在鏡中看見自己時,也像是看見自己的心。

《HIDDEN TRUTHS》

這件是我在荷蘭的畢業作品,直到今天,我想做的設計還是與它的精神理念相符。《HIDDEN TRUTHS》是個燈罩殼,它的發想源自於日常生活中常見的電燈,為了安全美觀,它們的線路通常都被包裹在塑膠殼裡,或是電線外皮下,但那明明是電燈最重要的部分!因此, 我想讓那些危險、醜陋的存在,以漂亮的外表呈現出來。《HIDDEN TRUTHS》是一個燈罩殼,我用一種名為「紡錘蕾絲」(bobbin lace)的荷蘭傳統工藝來處理它們,將原本包裹在塑膠皮中的電線裸露出來,但是以精緻的蕾絲樣式呈現,發光的不是燈泡,而是編織在金屬線裡的LED。

「職業欄填寫_」打破制式的訪問模式,想要創造些主動異業合作的可能性。任何一個職業與創造都源於生活,關於生活的問答:

 Q:你認為的「生活」是什麼?

軒慈: 我沒辦法具體形容生活是什麼,以前還在留學的時候,生活就是唸書,追求畢業,回台灣工作賺錢。而到最近,我發現自己不太能夠做長期規畫,一個重要的因素是婚姻,當生活中囊括了另一個人的生活,任何決定都要經過討論,畢竟兩個人在一起就是個共同體。我們對生活的規畫是階段性的,隨時可能有變動,且充滿瑣碎重複。但這是一件好事!要是我對生活有既定的想像,一旦偏離願景時,就不覺得自己在生活了!來什麼就是什麼,對我來說,生活是越隨性就越舒適,既然不知道接下來會怎樣,就享受它吧。

Q:工作之餘,私底下的真實生活樣貌是?

軒慈:平常我喜歡窩在家裡,工作或做自己的事,幾乎每天一定會散步,散步是我和先生聊天,整理心情跟各種想法的時間。因為疫情生活圈變很小,不外乎就是家裡跟超市往返,要出遠門多半是學習新技能(蒔絵)或去玻璃工坊製作訂單。生活也因為懷孕產生很大變化,花了點時間適應新的狀態,至今也還在適應。

Q:生活中,哪一些物品是不可缺的?或什麼商品的愛好者?

軒慈:懷孕前每周都會爬山,另外我和先生很喜歡泡桑拿。最推薦的浸泡方式是先泡熱水,接著進烤箱,烤到受不了但別昏頭了,出來後進冷水池,泡個十幾秒鐘後起身休息,會覺得全身鬆弛,就像後腦勺開個洞,非常飄飄然。對我們來說,這是個Reset。可惜懷孕後暫時沒辦法享受桑拿。至於商品的話,不可或缺的就是銀色的金屬大茶壺吧!因為懷孕了,每天都會煮茶給自己喝。

另外,比起新品,我更喜歡二手的東西,要是有選擇,一定選二手。因為我覺得一個好的物件被產生出來,有很多愛跟能量。設計的過程是很縝密的,尤其是實用的物件,特別花心思,我認為美感,跟使用上的良好感覺,可以跨越時空。所以我會想要珍惜這些東西,長期使用下去。

Q:怎麼樣的生活狀態是你最嚮往的?可以舉例嗎?

軒慈:自由的生活是我最嚮往的,現在的生活是自由的——但也不是,因為小孩即將出生。具體來說,我希望有健康的身體,足夠分配的時間,以及對生命有更多的體驗,那都會成為作品的養分。當然金錢物質上能夠得到滿足是最好的,但首選,還是自由吧。

Related articles

職業欄填寫__|曹恩慈:大人跟小孩能建立關係的前提,是一起做許多無聊的事|cacao 可口雜誌

小雪(曹恩慈),她是ㄧ位自由藝術教育工作者,目前在倫敦擔任全職中文保母與私人家庭教師。你可能會好奇,為什麼當保母非得千里迢迢的跑英 […]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