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建築,主導人的情緒變化:英國作家艾倫.狄波頓的生活建築計畫,歡迎入住感受理想的家|cacao 可口雜誌

2005年,英國作家艾倫.狄波頓(Alain de Botton)在《幸福建築》中寫道「我們珍視特定建築的原因,在於它們能夠使我們已然畸形的本性重新恢復平衡。」他從極其獨特的角度,審視我們看似熟悉、其實頗為陌生的主題——物質的建築與我們的幸福之間的關係。人為何需要建築?為何某種美的建築會令你愉悅?為此,他在2006年成立了房屋出租公司「生活建築」( Living Architecture),其願景是讓一般人都能有機會體驗當代建築之美。該計劃邀請國際備受尊崇的建築師們參與建造或是改造舊屋,在12 年間,建造了八間住宅,它們遍布英國各地。普利茲克建築獎得主彼得.祖姆托(Peter Zumthor)建造了避世之屋後,該建造計劃將重點轉移到更多以社區為中心的項目上。現代建築與人的幸福之間到底有何關聯?「我們需要一個避難所以支持我們的精神狀態,因為這個世界是如此異己。」艾倫.狄波頓給出了答案。

肯特郡−瓦之屋|Shingle House

建造者:NORD

這棟房子遠離公路,沒有鄰居,該建物是「生活建築」第一個完成的房子。蘇格蘭建築事務所NORD傾向於建築與周圍環境的融合,因為這裡有豐富的稀有動植物,它的所在是一個自然保護區。於是在設計規劃時,參考了當地漁民散佈在海岸線上的舊柏油棚屋,外牆的黑色木材和住宅內部的白木材、調色混凝土,與豐富的深紫色木地板的溫暖形成對比。屋內有三間臥室和兩間浴室,特別是木地板的顏色,是NORD從鄧傑內斯海灘(Dungeness Beach)夏天盛開的花朵毒蛇草(Viper’s Bugloss)中汲取的靈感。


威爾斯−生命之家|Life House

建造者:John Pawson

生命之家位於英國行走藝術家Hamish Fulton 策劃的步行路線上,從1972年開始,他只根據行走的經驗創作作品,認為「行走本身就是一種藝術形式」。在生命之家,可以自由地走在藝術家用來散步的小徑,思考藝術和生活的本質。這棟建物特別之處,是建築師John Pawson深受日本設計和本篤會修士建築風格的影響,外觀為黑色內部為白色,由丹麥手工磚砌成。他與艾倫.狄波頓為這棟房屋構思五年時間,他們希望這個空間能將「我們忘記給自己留出時間,忘記理解自己的想法」的風險降至最低。在地面一塊巨大的花崗岩上,刻著帕斯卡的名言「人類所有的不幸都是因為無法獨自安靜地待在一個房間裡。」三間獨立的臥室,為入住者提供體驗不同形式的沉思的機會。


埃塞克斯郡−埃塞克斯之屋|A House for Essex

建造者:Grayson Perry、 FAT Architecture

獲得特納獎的藝術家Grayson Perry與FAT Architecture的建築師Charles Holland,同樣用五年的時間完成了這個童話般的小屋,他們它為斯圖爾河上的泰姬瑪哈陵——一個為某個女人而建的紀念性建築。兩人都是埃塞克斯人,他們在這裡實現他們想蓋一座小教堂的願望,以紀念他們虛構的當地婦女Julie Cope。客廳內襯著裝飾性的木鑲板、一尊女神像和藝術家製作的掛毯、家具、罐子和馬賽克地板,都在講述這位虛構婦女的生活。

住進這個擁有兩間臥室的房子,會有一種進入童話的錯覺,實際上這座建築從外到內都是藝術品,但它同時也擁有很好的居住體驗。兩人希望住進來的人們能感受到,通過他人的眼睛來體驗世界,藝術和建築可以提升人們的精神。這座童話小屋從倫敦坐一個小時火車就能到達,也是「生活建築」項目中最奇幻的建築。


諾福克郡−長屋| Long House

建造者:Hopkins Architects

這座早已逝去的莊園,是由邁克爾爵士和帕蒂霍普金斯夫人設計的房屋舊址上,有著東盎格利亞的建築歷史。這讓建築師Hopkins Architects 起念在這裡建造當代住宅的靈感。這座房子展示了對傳統工藝的尊重,裡面讓人聯想到教堂,周圍環繞著夾層畫廊,可通過雕刻的木製螺旋樓梯進入。兩個半封閉式庭院位於房子的東端和西端;建築中部的公共區域有畫廊、圖書館、客廳、餐廳,一架木製螺旋樓梯通往二樓的臥室和陽台。建築結構一覽無餘,這種「坦誠」是該建築師過去40年作品中常見的標誌。


沙福克郡−平衡之屋| Balancing Barn

建造者:MVRDV

原建物位置是莎福克野生動物信託基金(Suffolk Wildlife Trust)的一個農場,距離沙福克郡海岸幾英里。荷蘭建築事務所MVRDV在設計這個項目時,特別尊重場地的歷史和本地植物,除了引人注目的懸臂式房屋結構,還將建築主體包裹在反光的鋼瓦中,讓人想起當地金屬包覆的穀倉,植物的顏色映襯在建築表面, 成功地與鄉村風景融為一體。專門為房子設計的家具和燈具,體現了荷蘭設計的最佳創意。不管是大人或是小孩,都想去懸掛在15米長的懸臂末端的鞦韆上,重溫童年的記憶。牆壁和地板上是委託當地畫家John Constable和Thomas Gainsborough製作的畫布和地毯,這些抽象的作品給空間帶來了豐富的色彩和深度,也讓置身於鄉村的建物有了現代氣息。


倫敦−一間倫敦的房間|A ROOM FOR LONDON

建造者:David Kohn Architecture

該建物雖然在2016年已經停業,但是回顧2010年初建築師David Kohn,為倫敦設計一個小空間時,靈感來自小說家約瑟夫.康拉德 (Joseph Conrad) 1890年在剛果擔任船長時乘坐的一艘船,這段旅程與他最著名的作品《黑暗之心》遙相呼應,於是,一艘擱淺在屋頂上的船出現在泰晤士河邊。在南岸中心和2012年倫敦藝術節的支持下,這個房間被安裝在伊麗莎白女王大廳(Queen Elizabeth Hall)屋頂上迎接2012年倫敦奧運會,這個一居室的小裝置為人們提供了一個避難所。


沙福克郡−沙丘之屋| Dune House

建造者:Jarmund/Vigsnæs Architects

Jarmund/Vigsnæs Architects在挪威以設計精美的建築聞名。沙丘之屋離大海只有幾米遠,該建案提供真實有趣的海邊生活。屋頂複雜的幾何形狀受到了沙福克海灘沿岸各種坡屋頂的啟發,四面玻璃幕牆讓房子和沙灘幾乎連為一體,你能在床上看海上日出,肚子餓了就去岸邊散步買新鮮的海產當晚餐;二樓的圖書館通往平台,每個臥室都有一個獨立浴缸,讓你盡情享受泡澡樂趣並且凝視翻滾的海浪。廚房的後面有一個隱藏式小房間,讓一樓空間有了私密性。室內陳設的很多家具是建築師專門為這座房子設計的,以提供友好和寧靜的體驗。


南德文郡−避世之屋|Secular Retreat

建造者:Peter Zumthor

「能夠坐在一所房子裡眺望美麗的風景,沒有任何其他建築的痕跡干擾起伏的山脈,這已經變得很少見了。」世界上最偉大的建築師之一彼得.祖姆托(Peter Zumthor)受邀設計了這座遺世獨立的住宅,這也是他在英國建造的第一座永久性建築,坐落在山頂地塊上。祖姆托把德文郡的景觀放在首位,落地玻璃窗成為牆面的主體,每個房間都有自然光,窗外是羊群點綴的農場和樹木繁茂的小山丘,他自己設計的傢俱與燈具,給純淨的空間帶來了更多溫暖。你可以在房子周圍的松林中漫步。避世之屋是「生活建築」最後一個項目,也是最難預約到的一處。

▌整理報導:Bohe H.|圖片來源:Living Archite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