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C Taipei, TW
2019-03-19

關於孤獨的二三事:它一定存在,但保持開放而警覺的心態|cacao 可口雜誌

2002年,一群50歲以上的中年人回答了一系列有關他們身心健康的問題。其中有一些問題是這樣的:

你有多頻繁地感覺到……

1.缺少陪伴

2.被遺忘

3.與他人隔離

這群中年人在從0 (幾乎從不,或從不)到3 (經常)的數字來回答問題。總分3分或以上標誌著受訪人「孤獨」。6年過去了。2008年,研究者回訪了這些受訪人。他們發現,孤獨的人有更大的風險患上抑鬱症,和其他相對不孤獨的受訪人相比流動性更低。在6年後,孤獨的受訪人離世的數量也更多。

正如蘇格蘭啟蒙運動的哲學家大衛·休謨(David Hume)所言:完美的孤獨,可能是我們能忍受的最大的懲罰。對於沉浸於所謂「完美的孤獨」之人來說,孤獨感的心理破壞效果並不神秘。我們現在知道,壓力激素皮質醇分散在我們的血液中,影響著我們的心臟和大腦,胃口和睡眠。

在英國作家奧利維亞·萊恩(Olivia Laing)2016年的書《孤獨城市》(The Lonely City)中,她探究了自己在紐約市的孤獨。「孤獨是什麼感覺?」她問,感覺像飢餓:就好像你很餓,而此時每個環繞著你的人都準備享受一頓盛宴。她觀察到,有人會強調「孤獨感沒有用 」。她引用社會學家羅伯特·S·韋斯(Robert S. Weiss),一項影響重大的1970年代研究作者的話說:孤獨感「是一種毫無可取之處的慢性病 」。

近年,科學家增加了對孤獨感的關注,認為它的確有用,而且有益處。他們不像梭羅那樣認為孤獨對我們的創造力和精神有好處,而是像達爾文那樣認為孤獨感引發了變化,帶來一種進化上的糾正作用。「孤獨感是一個警示系統」,孤獨感是我們的身體在訴說:我們正在脫離對我們這種物種有好處的社會紐帶。我們無法滿足自己要與他人產生聯結的基本需求。感覺被孤立會讓我們的身體轉到自我保存模式。孤獨了很長一段時間的人會刺激自己的威脅防禦機制一身體把孤獨感理解成威脅。

在一項2009年的研究中,研究人員用功能磁共振成像測試了孤獨的大腦是否對威脅更加敏感。23位被試在接受磁共振成像時看了一系列圖片,有些是令人愉快的,比如說錢和火箭發射的圖片;另一些是令人不快的,包括人際衝突。他們發現,與不孤獨的大腦相比,孤獨的大腦對愉快的圖像反應更弱,而對描繪暴力和令人不爽的社交場合的圖片反應更強。孤獨感刺激大腦進入一種高度警戒的狀態,無法放鬆。孤獨的大腦並不會被動地接受這個世界,而會主動地把世界看作一個不友好的地方。

孤獨的人要花更久時間入睡,夜裡醒得更多,睡得更淺。因為孤獨之人的社交不安全感可能導致了睡眠受到干擾。

一般來說,身體整天都在周期性地釋放皮質醇,它調節我們的新陳代謝和血糖水平,但我們感覺受到威脅時也會釋放皮質醇。研究表明,孤獨的人的身體系統裡比不孤獨的人有更多的皮質醇,而且即使一段短時間的孤獨感也能引起皮質醇水平的波動。高皮質醇水平可能是其他生理變化的原因。某些研究表明,皮質醇的調節系統和心血管系統之間存在聯繫。孤獨的中年人更有可能患上高血壓。

孤獨的人的炎症反應也會增加,這也和高皮質醇水平有關係。皮質醇一般會減輕炎症。但是,動物研究表明,高皮質醇會讓其受體更不敏感,從而使炎症更加嚴重。醫學人員指出:當我們受到威脅時,人體會抑制自己的病毒應答機制,轉而把能量花在預防傷口導致的細菌感染上。但是如果社交威脅持續下去,而人體一直約束著抗病毒效應,那麼人體就無法保護自身不受疾病的傷害。

在任何給定的時刻,西方國家有20%到40%的成年人感到孤獨,而且經歷了身體中的生理變化,無論他們有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它不一定是件壞事,除非它長期出現。但是高達30%忍受孤獨的人似乎無法擺脫孤獨,而正是長期的孤獨傷害了我們。在2010年的一項元分析中,研究人員發現孤獨的人過早去世的可能性增加了26%,是肥胖的人過早去世的概率的兩倍。

矛盾的是,這種討厭又有害的狀態對我們有好處。孤獨感「是我們的進化優勢」,如果人們把孤獨感看作緊張性刺激,他們的身體可能通過幫助這些人積極行動來適應這種刺激。 一項針對7665對荷蘭雙胞胎的研究發現,通常與孤獨感有關係的特徵大約有50%能被遺傳,這意味著孤獨感被自然選擇保留了下來。

如果孤獨感是行動的鼓舞者,成功的機會便接踵而至。作家萊恩在書末寫著:孤獨感和渴望,不意味著一個人失敗了,而只意味著那個人活著。保持開放而警覺的心態才是重要的。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