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C Taipei, TW
2021-09-27

不允許「躺平文化」的國家:中國年輕世代以身試法,尋找人生解答|cacao 可口雜誌

今年四月在中國年輕世代間流竄「躺平」一詞,高舉「不買房、不買車、不結婚、不生娃、不消費」口號,「躺平族」僅維持生存最低標準,並拒絕成為賺錢機器或是被公司剝削的奴隸,在躺著的一方天地裡,人們就像閑散的貓貓狗狗,一年中有限期的奮發工作,其餘時間即用於思考身為人的意義,或純粹放空,啥都不想也不追求。「躺平」理念一出,網路社群紛紛點頭附議,引發國際媒體熱烈關注與討論,正當「躺平商機」正要萌芽時,官方即以飛快速度剷除甚至封禁。在「內卷」後,「躺平」真的即正義?抑或是中產階級的遊戲?中國青年有話要說。

photo by Kyle Thompson

無法逃脫的「內卷」:讓「躺平」成為一種主流的聲音

引領中國「躺平」潮流,起於一篇網路文章—〈躺平即是正義〉,在文章中作者抒陳自己已有兩年多沒有工作,但沒有感覺哪裡不妥,屏除外界壓力與束縛,還能獲取身為獨立個體的安心感,放下世俗價值,夸言「躺平就是我的智者運動,只有躺平,人才是萬物的尺度。」將「躺平」視為全新的處世哲學;學者認為這代中國年輕人要往上流動變得更為艱難,大學畢業生人數逐年攀高,勞動市場每一年都在面臨更加嚴峻的考驗,加以近40年來中國的物質文化飆升不墜,讓薪資成長幅度緩慢的年輕人,即便服膺「996」制度(意指早上9點上班,晚上9點下班,每周工作6天的工作時間制度),買車、買房仍屬天方夜譚,他們趨於降低自己的目標,即能減少自己的慾望,既然不能滿足他人與自己,「躺平」看來再多可恥,但或許能做為某段時期的解方也不一定。

其實在「躺平」成為流行語之前,中國年輕人早已深陷「內卷」困境而無法自拔,在人類學術語裡「內卷」意旨亞洲農業社會中長期精耕細作投入大量勞力,但經濟仍發展滯礙,投入於競爭強烈的就業市場中,中國年輕人感覺自己正被強大的無力感所包圍,和遙遠的祖先並無不同。「內卷化」帶來同個領域內的過度競爭,例如比誰的加班時間高、誰的論文字數多,成功的想像變得單一且淺薄,偶爾的喘息更會被視為怠惰,政府以國家強制力剝奪了勞資雙方談判的可能性,年輕人在多方壓力下,求學與就業成為苦役,於是「躺平」崛起,是中產階級尋求焦慮現況以外的其他選項。

photo by Kyle Thompson

不允許久躺不起的社會

年輕人敢於選擇不那麼進取的人生,然而政府可不會就此不管,讓「躺平」文化愈燒愈旺,其中共青團中央先是在微博上校正此種觀念,接著展開批判,相關官媒也直指「躺平」文化是「有毒的雞湯」,並鼓吹奮鬥本身即是幸福,沒有奮鬥哪能得來幸福的人生;雖說「躺平」是一種選擇、策略,但也不是人人都可以就此躺平,有許多中國年輕人也認為,「躺平族」只會出現在中產階級,在較為貧窮的底層根本不可能有人敢終日躺平,而在高速發展的中國下,階級分化只會愈顯明顯,屆時如果仍有人躺平,會有千千萬萬的人迅速踩上去,謀得更好的發展。

延燒數月後,再看「躺平」文化,猶如社群文化中你我習以為常的曇花一現,以及原始內涵經歷變形,就像網路迷因一般,每個人都能自由創作或解讀,填寫上不同意義,於是躺平變成一種大休息,但你不會在瑜珈墊上躺上一輩子,人們終究得起身,就像網路上一位九零後的中國青年所言,「我已經重新開始投履歷、面試找工作,也開始動筆寫作,打算從中尋找人生的新方向。雖然都不是些太積極的事情,但至少比什麼都不做好多了。」

Related articles

從土地佔領延伸到虛擬網路:戰火下的巴勒斯坦藝術家,呼籲關注及支持以巴衝突的受害者|cacao 可口雜誌

作為耶路撒冷地區的世仇,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之間的戰火於五月十日再度被引燃,來自於激進組織哈瑪斯的火箭彈以及以色列的空襲加薩走廊,使得 […]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