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C Taipei, TW
2021-09-27

【cacaoist】主題是「水」,我能像水一樣,包容萬物,也被包容嗎?|cacao 可口雜誌

作品發想是從我自身的個性出發。當初在思考要以一個完整的作品作為大學時期的總結,那我該從什麼角度和方向去創作?思考了許久,因為母校並不是學術為主的教學方向,以至於我認為我的學術底蘊不足,只好從我自身作為一個出發點。許多人對我的個性總是用「溫柔」來形容,但對我來說溫柔背後有很多的是付出,不論是需要去承接身邊人的情緒,並且給予合適的回應。常常找不到合適的詞語來表達自己的想法,只有選擇沈默。

確立了想從溫柔這個概念出發後,我找了一位和我個性相像的朋友作為模特兒,我把他的經歷和我的個性結合在一起寫了一個腳本,另外又找了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畢業的朋友替我設計戲服。我很喜歡電影這個媒材,但沒有足夠的能力拍攝一部短片,所以作品就決定以電影比例來拍攝,有點像是我拍攝電影劇照,但沒有這部電影。 在製作的過程中最有趣的就是我借了一個浴缸,為了把浴缸搬到拍攝地點費足了苦心。

主題概念是溫柔,延伸的聯想我以「水」作為主要的映射,因為水無形無色,所以能夠接納各形各色,也因為水無形無色,所以能夠容納在各個容器裡。地球有百分之70是水,而人也是。那我能像水一樣,包容萬物,也被包容嗎?水是無色、是液體,亦即如何形塑就成何物,水有三態,氣、固、液三態,你希望它為何,它就是你所期待。那我能像水一樣,百態也符合你期待嗎?水它躊躇,它在海裡倦了就上岸,上岸了卻又急著回海洋。水它委屈,它在岸上的時候收受了別人給的所有。水它從不說話,說過最多的話大概只有下雨時,滴滴答答也不在意別人懂不懂,我懂。

水的溫柔,當初不斷的在思考我該如何將水帶到隧道,因為填滿浴缸的水實在是太重了,經過思索後就決定以大量的料理用塑膠袋作為水的替代,填滿浴缸和模特兒。

Q:製作過程中,是否有曾出現其他的想法?是什麼原因讓你決定最後的主題?

作品的呈現和當初計畫也不盡相同,原本預計拍攝三組照片,分別以水的氣、固、液三態作為主題,但後來模特兒與服裝設計時間無法談攏,導致到展覽時只有一組拍攝完成。但在創作過程中,故事和畫面在腦海的意象非常明確,可能因為前置期已經考慮了我當下所有的想法,決定的主題對我來說就是我當下最想呈現在作品裡的概念,同時也是我最想和觀者產生共感的議題。我的作品目的不是想傳達什麼,而是想透過作品讓觀者能感受到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俗話說看一個人寫的字就能夠知道這個人的個性,我也想透過我的作品做到這件事。

Q:在畢業的這一刻,回想自己求學的過程,你得到最大的收獲是?

在大學四年當中,讓我獲得最多的反而和我主修是沒有直接的關係,如在大學最後一學期修的一門課「異文化泛論」,這門課帶我探討了許多社會議題,除此之外讓我了解到每個人對於其他人而言都是異,站在自己本位所看到的異反而是他人的同,那我們又該用什麼樣的態度和觀點,去觀看異文化就是件很值得思考的事。如果要以一言概括的話,我在求學過程當中得到最大的收穫應該是「愛」吧!大學四年裡被許多的師長疼愛,也有同儕之間的友愛,再學習該如何去愛。

Q:今年因為疫情取消了畢業典禮及畢展,覺得這場疫情有影 響到你什麼想法嗎?

我們畢展的時間比較早一點,所以在疫情爆發之前就完成展覽了,反倒是畢業典禮被取消了。我本身就是非常反骨的人,學士服沒有買也沒有拍,即使我並不把畢業典禮視為人生的一大里程碑,但突然的從遠距教學後接著原地畢業,著實是有種我還躺在家裡床上就畢業了的感受。最直觀被疫情影響的就是許多原本要見面的場合或工作,被迫改成線上後,突然發現好像也不一定非得要見面,這當中的矛盾讓我覺得很有趣,讓我衡量想不想見面的那條線在哪裡?

Q:如果畢展上邀請你上台說一段話,一起鼓舞一起畢業的同學們,你會想說什麼?

我會想和大家說,請記得當初選擇大學科系的初衷和感動,在各行各業當中都有箇中的難處,如果真的喜歡一件事就堅持的持續做下去,環境、薪資不如預期,是社會新鮮人的必經過程。不會有一份工作一開始就符合預期,當我們面臨到這些不如意時,該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會是往後職涯很重要的一件事。消極的過也是過,積極的過也是過,選擇的權力都在自己手上。離開學校後我們會面臨到許多的挑戰,工作、婚姻、小孩又或是買房買車等等,但千萬別忘記自己 的人生是自己的,不是老闆、老婆、房貸和車貸的。不是要自私的只考慮自己,而是要記得只有自己是陪伴自己從出生到死亡的人,所以好好的善待和認識自己是一輩子的事。人生不如意的事十有八九,到了三十四十又或是五十歲,夢想與煩憂都會隨著時間改變,我們所愛的人事物也可能會改變,但千萬不要忘記留一份愛給自己、給身邊的人!


關於作者:黃煒鈞

世新大學圖文傳播應屆畢業生。喜歡嘗試各種事,想討論的問題滿多所以做了一個podcast節目「麻痺污泥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