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0-09-21

職業欄填寫__|張文美:在過度消費所致的破壞中,尋找差異、個性、意義|cacao 可口雜誌

「魔女實驗室」這個名稱帶給你什麼樣的聯想?勾鼻子長疙瘩的巫婆?宮崎駿的動畫?無論答案是什麼,它的確容易讓人產生先入為主的印象,以至於當你真正見到他們充滿復古科幻感的飾品設計,會反過來好奇為什麼以魔女命名。這個問題就交由實驗室創辦人張文美(Amelie Teoh)在內文中解答。我們可以透露的是,Amelie創作的原動力,來自她在文化背景上的優勢、生命經驗中的弱點,而優勢與弱點並不互相抵消,整合出的,反而是一個更完滿的成果。

職業欄填寫:永續設計師

我從事的是珠寶、飾品設計,但使用的材料絕對不同於你的猜想;並非需要大量人力資源去開採的礦石或貴金屬,而是在部分人眼中無甚價值,不值得投注心力的廢棄物。魔女,是品牌理念的代稱:被淘汰的物品只要經過巧思加工,也能換上嶄新的面孔迎接新生。

因此,我會稱自己是一個喜歡千變萬化事物的「永續設計師」。

目前以廢品再生為理念的設計在台灣很流行,「魔女實驗室」跟其他團隊比較不一樣的地方,是使用的材質。比如像防撞氣泡紙,拆開包裹後你可能就立即拿去回收,對它的造型、存在的意義沒有深究,但我會評估能不能做改造,往不同的方向衍生?氣泡紙、水泥、電路板都是耗材,卻可以賦予個性,一種與人交流的狀態,如此一來,它們就不能再用「廢棄品」概括,而是彼此間不同的差異,卻同樣美好的作品。

在魔女實驗室,顧客永遠不會挑選到兩件一模一樣的飾品。經過裁揀的零件,它的紋路不會相同,大家因此可以做符合自己個性、穿搭的選擇。我們發現到,電子零件對這個世代是相當有吸引力的,以前可能只有工程師才會接觸到這種材料,而今通過造型顏色的設計,不同性別、年齡層都可以欣賞它的美。要是你問魔女擁有什麼樣的法術,我會說,讓廢棄品重見光明就是我們的魔法。

從純感性的繪畫跨足工業設計,通過理性與感性的結合,達致不一樣的平衡

我來自馬來西亞,小學到高中階段專攻繪畫,後來意識到,如果總是待在同一個國家、同一個領域,能看到的東西也會是有限的,往外去學、去看,去了解這個世界到底是什麼模樣,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人生。因此我離開馬來西亞,到台灣銘傳大學念工業設計。

過去有段時間,我一直受到憂鬱症困擾,來到台灣以後,由於持續做心理治療、學習不同技術、參加不同活動,再加上和大學同學交流,漸漸能把自己從單一空間解放出來,不再胡思亂想,而是把壓抑的情緒集中在創作上。出現在魔女實驗室裡的作品,與個人經歷都存在一定的連結,我會希望透過點線面,素材的明暗組合來述說當下的情緒。

放下畫筆顏料改行機台加工,在外人眼中可能是盲目地做選擇,但我喜歡嘗試不一樣的事情,尤其是從來沒做過的,縱使背負一定的風險也願意去做。大學階段的我致力於充實自己,不斷做研究,四處參加生活營及設計營,儘管如此,直到畢業對「設計」的認識還是不夠成熟,會覺得只要做到所有人都喜歡,就是好設計。但所謂「好」的設計,可能有很多種形式,怎麼樣跳脫個人偏見,怎麼樣置入觀點和想法?我培養出一個習慣,只要察覺自己側重在外觀和形式下功夫,就會停止手上的工作,問「這麼做的意義是什麼?有什麼目的和用處?」接著逆向思考,甚至重新來過。這樣的作法當然耗費時間,但懷疑是有價值的,原創性會在過程中萌芽。

目前實驗室最受矚目的創意是「電子零件系列」,當初之所以會把晶片視為素材,是因為一台壞掉的筆電。出於好奇,我將它拆開來,發現這些零件雖然失去功能,卻有其獨特的美感。我開始思考,可以用怎麼樣的方式去呈現上面的迴路,又不讓其中的金屬成分與人體有直接接觸,結論就是用樹脂去包覆它。

電子零件系列參加了2020年,位於廈門紅點博物館的「亞洲社會設計展」。接到邀請已經是個驚喜,沒想到展覽結束後,博物館方面更主動提議,希望將我們的設計列為館藏,能站上國際設計平台,是自創立品牌以來,最讓我開心的成就,也感覺到自己進入新的設計層次。

點石成金的奧秘,是將一條路重複走一千遍

一直以來,我感興趣的事情其實都是相同領域。接受正式藝術教育前,我想當個漫畫家,小學特別喜歡畫漫畫,會幻想很多劇情,為出現的角色做設定。至於現在設計飾品,選材的顏色是情境,造型是畫框,等於換了一種型態繼續說故事。

可能是個性比較敏感的緣故,自己很容易觀察到別人會略過的,生活中微小不起眼的事物,從中發掘新鮮感,慢慢琢磨,就像把石頭變成黃金。變化永遠在發生,每次都不盡相同,所以才要嘗試,嘗試也能克服工作上的倦怠感,讓你感到充實也學到新的東西。以我本身為例,疫情期間,魔女實驗室在銷售以外的業務停了一個月左右,我便利用這段時間加強自己,在金工方面的知識與技法,才有了後來創作金工系列的靈感。

我是那種會為了特定材質進修的人,對學習從來不設限。在因應聖誕節,年底之前預計還會推出以水泥搭配有機香氛的新系列。你可能在市面上看過水泥擴香擺設,我們把相同的原理運用在耳環和墜飾上。會有這樣的發想,是因為女生一般都希望自己給人的感覺是很有活力的,而香氣就是活力的表現,但不是每位女生的膚質都能適應酒精,香水的時效性也相對較短。水泥飾品不但可以解決以上的問題,也能與不同品牌的精油作搭配,這樣的異業結合有點像硬體和軟體的關係,它的組合搭配會很個人化,是獨一無二的。

女生們不用擔心水泥會讓人聯想到冷硬派的工業風,魔女實驗室的水泥飾品,除了灰白原色系,也可以在表層點綴金箔或銀箔,另外還能做出有如大理石,像海浪一樣柔和的紋路線條;對我而言,水泥是女性化的材質,可以做很多層次、很多元的發揮,潛力無窮。

「職業欄填寫__」單元,打破以往人物採訪的模式,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品

Q:假如每個人都是一個品牌,你會經營什麼樣的商業模式?

A:Podcast滿有趣的,會想嘗試。像我比較怕生,如果透過電台去分享自己的心路,也許跟我有相同狀況的人就能得到鼓舞,認識到一個憂鬱症患者,也可以做很多有意義的事情,重點是相信自己。

如果我開了Podcast節目,可能會在手作分享、自己的故事以外,再穿插些有趣的廢話和生活中的大小事,總之是勵志類型的,並且邀請朋友,或是有共同想法、問題的人一起倡導特定的主題。

Q:小時候曾經受哪個品牌影響?有特別愛用的品牌或商品嗎?

A:小時候是個宅女,沉迷在動漫的世界裡,加上我有兩個哥哥,所以也經常打電動,從卡帶機一路打到Play Station,主要玩角色扮演遊戲,像《幻想三國志》、《黃易群俠傳》;漫畫《火影忍者》是我的摯愛,重複看過好多次,可能因為和主角有共鳴吧?雖然有弱點,卻持續在成長,變得強大,他的冒險故事總是能讓我充滿力量。大學期間,我受過瑞士環保品牌Freitag的影響,它的設計體現了永續循環的特點,使用帆布袋跟汽車安全扣為材料,令每個包包的顏色、圖紋都是獨一無二的,我對它的理念和產品的獨特性特別有共鳴。

目前我愛用的化妝品來自台灣的《恩樹》,它使用天然礦物為主要成分的彩妝品牌,它的包裝也是可回收的紙類。

Q:有沒有特別想合作的品牌、商品或是活動?

A:有共同理念的品牌或商品就會想合作,例如目前合作中的高林文創,還有之前配合過的Story Wear(故事衣)。另外像國際性活動時尚革命(Fashion Revolition),他們追求善待生產者、尊重環境的公平貿易時尚,是個別具意義的展覽,但台灣在這一塊的熱度好像還不如國外那麼盛行。

Q:最近讓你印象深刻的品牌或廣告?

A:我關注的是原創手作類的有機香氛品牌,但沒有限定特別的牌子,單看自己對他們訴求有沒有共鳴。至於廣告,一般來講都滿難讓我留下印象,因為我偏好有意義的資訊傳達,比如說可口雜誌。

我想特別提一下位於吉林路,固定在每週六日舉行的嘎啦嘎啦市集,無論你是擺攤或逛街,都能享受到當地的氣氛,它有點像台版的解憂雜貨店,裡面有手作商品,也有咖啡和甜點。嘎啦嘎啦的老闆娘,在活動期間會負責炒熱氣氛,跟每一位品牌設計者互動,瞭解他們的創作理念後再推薦給大家。整個過程都會做直播,活動結束後,老闆娘還會把當週發生的事情做統整,將開心愉悅的事情分享到網路上,很溫馨,也很有意義。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