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C Taipei, TW
2021-09-28

#actup行動起來|城市是支編舞:沉浸在城市環境中的行為和互動方式|cacao 可口雜誌

我們如何在城市的環境中進行活動?在街道上,採取的每一個行動都是表演嗎?荷蘭攝影師梅利莎·施里克(Melissa Schriek)熱衷探索個人之間,及個人與環境之間的關係。持續三年的項目《城市是支編舞》(The City is a Choreography),反映了我們身心上與周圍空間互動的方式。在她的作品中,我們看到人正在以切斷空間的身體動作,在鏡頭前表演。施里克用作品,質疑我們與我們周圍的世界如何相互關聯。

取景於公共空間的街道場景和肖像,探索人與城市的脫節關係

施里克曾在荷蘭的皇家藝術學院學習紀實攝影。在2018年畢業後,便一直進行個人及個人與環境之間的項目拍攝。她對於身體和情感上的分離與聯繫特別感興趣,並使用身體和風景作為雕塑工具來探索這一點。靈感來自日常生活,特別受到城市以及我們與城市如何做互動的方式啟發。她對於我們每天都走的街道著迷,很好奇我們如何在這個空間中移動身體?以及如何與這個空間建立聯繫?無論是身體上還是精神上。從當代表演到街上女孩、男孩的運動,對作為人類在心​​理和精神上如何相互聯繫也有很多思考。施里克通過拍攝,嘗試探索這些主題。

這些照片中,施里克同樣以身體實踐和行為作為,打開探索的關鍵,她將人們安置在廢棄或興盛的城市環境中,與那些花壇邊緣的凸角、路障、垂直的牆角混在一起。人成為人造景觀,身體違反了身體的常理,扭曲、蜷縮或擴張成城市一角的線條,他們成為城市景觀的一部分,或者城市就是身體,身體就是城市本身,他們的身體被操縱,在不斷變化的狀態下被捕獲。一場又一場的雕塑般的表演,讓我們思考我們與生活、耗費時間的地方、我們每天走過的街道、以及我們經過的建築之間的關係。

生活在城市環境中,可能是孤立的體驗。在施里克的圖像中,那些倒下、扭曲的身體,如失敗的姿態,也暗喻了許多人的絕望。

顛覆身體性的動作,向當下卻又遙遠的城市招手

她作者性的作品,我們總能感受到攝影機後面的她,也成為了舞蹈指導。作品中,佈置這些城市舞台場景,是她作品中很重要的細節。她解釋說:我的作品通常是以表演的方式創作的,從美學和概念上,探索了舞台攝影和紀實攝影之間的界限。《城市是支編舞》項目進行了三年,在每一次的拍攝,不同的階段時進行反思,就像作曲家安德魯·赫維特(Andrew Hewitt)曾說過「身體在空間中運動的自由是政治自由的基礎」就讓我有很大的反思。由此回想,年輕人佔據了城市空間,在當前的氣氛下,也難免不讓人聯想到自由的話題。

施里克通過創造舞台形象和改造城市空間,迫使我們直視我們與人的關係、我們生活的空間,我們重新審視在共享環境中,如何與城市空間作運轉與交流。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