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C Taipei, TW
2020-09-24

PCD:做愛後動物感傷|cacao 可口雜誌

這個世界,總有些沒法合理解釋的事,美好的事情也並不總是美好。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有些男性高潮之後,就會十分沮喪,這種現象稱為「性交後煩躁症」(postcoital dysphoria,PCD)。好在,現在總算有這方面的好消息了,至少也是更清楚地了解了這一現象背後的成因。已有證據表明,男性兄弟們要比所有人認為的複雜得多。

澳大利亞布里斯班昆士蘭科技大學的心理學教授羅伯特·施韋澤(Robert Schweitzer)正努力尋找男性罹患性交後煩躁症的原因。之前從沒有針對男性性交後煩躁症的正經研究,施韋澤教授也是在道聽途說中才知曉了原來男性也會患上這種病症。在此之前,施韋澤教授已經研究並證認過女性性交後煩躁症。46%的女士表示,她們身上曾出現過這種症狀,原因則有很多,但都和性創傷史以及擔心因沒有讓對方高潮而被厭棄有關。

在去年施韋澤教授開始尋找問題的答案之前,我們曾要求男性匯報自己在性事後會感到沮喪的原因。他們的回答大致可分為以下幾類:

1、覺得對方對於這次性生活的感情投入和自己迥然不同(你在乎,她不在乎;或者你不在乎,她在乎)。

2、為一夜情感到懊悔。

3、酒後辦事,事後酒醒了。

4、從小受到的宗教教育讓自己產生了羞恥感。

5、知道這段關係不正當,甚至後果嚴重。

還有其他幾條男性覺得可能會讓自己性後抑鬱的原因,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這些自認為必須在床上展現赳赳雄風的大男人覺得,自己的陽剛之氣會在射精之後不可避免地丟失幾分。這種想法自然就帶來了悲愁。

大概41%的男性曾經歷過性交後煩躁症,這一比例和女性大致相當。而起因基本就是以下幾項因素中的一項或多項:心理壓力、性創傷史以及性功能障礙。

大概41%的男性曾經歷過性交後煩躁症。其中,大約20%表示,曾在過去4週內出現過這種症狀。大約4%表示,他們「經常甚至總是」出現這種狀況。這個現像很有意思——正如前文提到的,大約46%的女性經歷過性交後煩躁症,其中,表示總是受到這些症狀困擾的女性也是4%。

不過,那些重度男性性交後煩躁症患者通常都在童年階段遭受過性虐或者精神上的虐待,有抑鬱及焦慮的病史——更常見的情況則是,性慾衰退,也就是提不起性趣(過去常常稱為性冷淡,並且多數發生在女性身上。據信,33%的女性是性冷淡,而對應的男性比例只有20%)。這些重度男性性交後煩躁症患者中有過早洩或者延遲射精經歷的比例也更高。

男性的性後體驗並不總是積極的,並且可能出現的狀況要比我們原來想的更多變、更複雜、更微妙。

雖然這項研究並不能解答所有問題——比如,為什麼男同性戀更有可能罹患性交後煩躁症,這個問題就不能從這項研究中直接得出答案 ——但它在普遍意義上證明了,實際上,男人並不是為了交配可以不擇手段的發情公狗。他們在性生活中也並非一心只想再下一城而全無其他感受。

人們總是認為,在性關係中,男人總是不那麼有趣的一方。有人說,他們只會勾引女人上床,甚至來者不拒,男人享受的是征服的感覺,毫無疑問,在這件事上,我們還有很多其他偏見。這些假設中的一部分可能可以找到證據支持,但更重要的是,我們應該認識到,這些情況並非男性專有,而是男女身上都存在的。而且,實際上,男性和女性的性體驗都要比我們通常認識到的複雜許多。

雖然這項研究只是個開頭,但施韋澤表示,這是一個良好的開端,能夠讓我們了解如何讓男性擁有更好的性體驗,以及當性交後煩躁症出現時,我們又該如何控制這種症狀。

施韋澤說,至少已有一位有過性交後煩躁症經歷的女性通過服用精神類藥物成功控制住了悲傷的情緒。能夠意識到問題的存在,總是讓各種不良體驗回歸正軌的第一步。不過,最終解決問題的第一步,還是要我們親口說出自己的感受和經歷,這比什麼都重要。

讓患者能夠拋除羞恥和不安,毫無顧忌地暢談自己的經歷。這很可能是最關鍵的一步,這種暢談自身經歷的行為本身也許就是頗有助益的。這也已經成了我們處理女性性交後煩躁症的經驗之談。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