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C Taipei, TW
2020-10-31

一定程度的混亂,能夠激發我們的創造力|cacao 可口雜誌

你的桌子什麼時候最亂?是在你最忙的時候,有很多事情要做的時候,你覺得自己要忙不過來了,這時我們把自己的忙碌怪罪於混亂,而實際上混亂是你的處境造成的,而不是你的處境的起因。許多人覺得混亂會讓人變得焦慮,但知名專欄作家與暢銷作者提姆哈德福(Tim Harford)卻說,我們經常屈服於整齊思維的誘惑,但一定程度的混亂能夠激發我們的創造力。有時整齊是我們最大的敵人,混亂反而能讓我們獲得自由。

《混亂:改變我們生活的無序力量》(Messy: The Power of Disorder to Transform Our Lives)

提姆哈德福在2016年出版了《混亂:改變我們生活的無序力量》(Messy: The Power of Disorder to Transform Our Lives)。利用神經科學,心理學,社會科學以及真實人物做迷人例子,解釋「混亂」是如何重現人類的創造力。有時候「混亂」能帶來更多的反應能力和適應能力。他讚美的混亂,不只是桌面上的混亂,他在書中討論的更多類型的混亂,如:即興發揮、矛盾、粗糙、隨機、不完美、模糊;頭腦中的混亂,如跨學科,能孵化洞見,有助於生成聯想。他舉例提出「差異問題」的數學家埃爾德什(Paul Erdős) 不停地更換合作者和研究計劃,他造成的混亂使得他六十年間每六個星期就能寫出一篇論文。

早在1980年,麻省理工學院管理學區分了歸檔者和亂堆放者這兩種人。歸檔者喜歡給他們的文件建立形式上的組織結構;而亂堆放者任文件在他們的辦公桌上四處堆放。大部分人都以為,亂堆放者會耽誤工作,而歸檔者是非常盡責的態度,但實際情況是,愛整理、愛歸檔的人經常被氾濫、無用的文件壓得喘不過氣來,這是過早分檔造成的現象,文件一來,歸檔愛好者就要決定該如何處理。把它們留在桌子上顯得不整潔,就要把它放在某處;而亂堆的人把桌面當作臨時的文件存放處,桌子上的一堆文件並不亂,而是有邏輯的。你剛用過的文件在最上面,需要使用的素材資料總是在手邊,便於取用。

哈福德說,辦公室的管理人員不應該讓員工整理桌面,因為你看看那些很成功、效率很高、很專業的人,他們通常都很混亂,因為他們在處理混亂的訊息流。愛因斯坦、亞歷山大·弗萊明、林肯都不是整齊劃一的人,但他們給了我們相對論、青黴素和美國。

gif image via Financial Times

國際前500強的ADECCO集團,在2012年的一項調查發現,有57%的員工根據同事桌面的狀態判斷他們的人品,2011年的一項調查發現,有近三分之一的雇主不喜歡給桌位凌亂的員工升職。哈福德說,在面對混亂的世界時,我們應該抵抗我們厭惡混亂的本能,政策制定者經常用簡單的目標來馴服複雜的系統,結果是造成意想不到的混亂。

1726年,年輕的富蘭克林決定在筆記本上記錄他自己的進步。他列出了勤奮、正義、冷靜、克制等13種品德,他的計劃是依次在這些方面自我提升,做不到就塗一個黑點。這個辦法很管用,黑點變得越來越少。富蘭克林把這個做法堅持了一輩子,結果他取得了非常傑出的成就,不僅發明了避雷針,建了圖書館、消防隊和學院。但他有一個缺點,或他自以為他有一個缺點,他列舉的第三種道德品質是整齊,讓物品各就其位,要做的事情按部就班,其他美德他都一個個地拿下了,但唯獨做不到整齊。他認為如果他能做到物品擺放整齊,他能變得更成功、更高效。做主提出:但外人都能看出,堅持使用文件櫃就能使如此豐富的人生變得更加豐富,這種想法很荒唐,但許多人跟富蘭克林持同樣錯誤的看法,我們都是推崇整潔的人,桌面整潔時就佩服自己,桌面凌亂時就感到不安。整潔也許很有用,但並不總是一種美德,混亂會很有魔力。

在凌亂中,你將了解創造力與混亂之間的意外聯繫;理解為什麼計劃總是有意外變化。不可預見的事件可以幫助我們產生新的想法和嘗試。

為什麼那麼多人都希望把東西收拾得整整齊齊呢?哈福德說:整齊有序只是為了減輕我們的焦慮。它可能只是一種狡猾的做法——明明做的是無謂之事還覺得自己很忙。

  • Source: Messy: The Power of Disorder to Transform Our Lives by Tim Harford
  • Via: 可口整理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