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1-11-29

不打擾的溫柔,營業到凌晨三點的「抹more咖啡」:不刻意熱情,但能減輕你獨處的痛苦|cacao 可口雜誌

「深夜咖啡店的存在可以提醒人們,不是只有你一人醒著,你永遠都有個地方可以去,跟自己或工作約會。」抹more咖啡位於台北南區,從下午5點營業至凌晨3點,為需要獨處、工作或考試的人們專屬打造的棲身之所,至於為什麼不營業得更晚,店長傅友說,還真的沒想過為什麼也沒有刻意,不過後來歸納起來三點打烊蠻好的,下班之後還可以去操場喝一杯。

不特別親密的那種友善

傅友精準道破夜貓子的作息日常,然而放鬆以外的更多時間,人們來此久坐尋求工作進展,或是埋首念書準備考試,目的再清楚不過,所以傅友應對的姿態往往是:「不要太熱情」,而這也近乎是經營深夜咖啡店的不二準則,深夜時段少有出現社交片段,甚至吐露一句別來無恙都顯多餘,人們泰半沉思或為手邊進行工作開闢出精工境地,而咖啡店正是烘托人事流動上演的最佳場景。傅友接著說,「我們會給客人空間,通常我不太會打擾他們,看他們有什麼需要,我們隨時補上,所以你要說我們冷漠,也算蠻冷漠的,偶爾網路評論上也會有人說我們愛理不理,我不會出言指責,但你可能真的不太懂我們在幹嘛。」

但一家擁有鮮明個性的店,表明不特別迎向大眾,又是如何撩撥常客心,誘引他們一來再來?首先,抹more咖啡的格局不特別方正整齊,沒有日式木頭裝潢,內裝混搭隨興,些許90年代科幻電影的冷調入眼,但不容易以單一風格定義,總體而言,眾人能在衝突卻又不過度審美疲勞的氛圍裡,聆聽店內流瀉的90、00嘻哈或舞曲,老搖滾或電子樂,傅友笑了一下說,「我自己堅持,只有一個樂團我不准他們放,客人在這不會聽到Cigarettes After Sex的歌,原因也很簡單,純粹我自己不喜歡。」

在這裡獨處,在這裡鬆

也會有客人衝著甜點而來,「如果要說我們夥伴三人有何任性之處,甜點製作面應該是最任性的,台灣食品原料其實已經蠻厲害的,但是我們就是會使用自己想要也最愛的原料,所以甜點成本非常高。」在這樣的堅持下,「抹茶芋泥鮮奶油蛋糕」、「草莓肉鬆蛋糕」皆被粉絲列為必定朝聖項目,客製化蛋糕訂單也常常讓店內忙不過來。然而營業場所再盡善盡美,能滿足他者的面向,有時候也會跟店家想得很不一樣,而這份衝突,也會為店家帶來難以言明的沮喪或無力,「深夜咖啡店有時候可能變成僅提供WIFI、插座或座位的地方,加上大家對於深夜喝咖啡這件事打從心底會抗拒,所以這也可能是深夜咖啡店漸漸減少的原因,經營者對於這個現象可能都有點厭煩了吧。」

固然失落有時,但抹more在咖啡專業方面,無論來者是否識貨明辨,也有著不可讓步的堅持,「店內每項飲品都有清楚定位,像黑咖啡我們希望客人能在10到15分鐘內飲用完,所以萃取方式比較淡;拿鐵風味衝擊性會比較多一點,我們使用的豆子發酵味重,全日曬的配方,喝到尾韻會出現酒香氣。」曾經有客人和傅友搭話,熱情告知黑咖啡的設定非常棒,「味道清爽、香氣夠,是自己可以馬上喝完的那種。」傅友說這類的回饋會讓他覺得非常開心,感覺遇上知音。

除了財富自由的人,傅友經由開店兩年多的經驗證實,許多上深夜咖啡店的人都是夾帶著一些情緒來的,總會找一件事在這做,某種程度是瀕臨痛苦的,「這裡相對給你冷靜的空間,若真要講深夜咖啡店有何魅力,真的還是要自己一人來坐坐才會知道。」

抹more咖啡:台北市寧波西路221號|營業時間:17:00~03:00 週末14:00~03:00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