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C Taipei, TW
2020-10-20

骨骸音樂:用醫用X光膠片拷貝音樂|cacao 可口雜誌

蘇聯鐵幕時代,當所有文化都是高度教條式管理之下,蘇聯青年處在滿腔熱情、頹廢及不滿情緒下而無處發洩時,誕生了一種傳奇性的音樂記錄方式- 用「骨骸」來記錄音樂。由於在蘇聯時代,蘇聯青年缺乏與西方音樂的聯繫,於是他們利用科技複製音樂,而使用的材料居然是丟棄的醫用X光膠片。

這創造性的再利用解決方式案很容易理解:因為戰後的經濟,X光片是最便宜的資源,並且是容易獲得的塑料品。醫用的胸腔片、脊髓片、骨折X光片,用剪刀在圓潤的邊緣在中心及溝槽刻畫出幾乎看不出的小孔。當然,這都是在檯面下進行。數以千計的西方及蘇聯團體音樂都是如此紀錄出來,這就是類似Samizdat(俄語)。這種非正當管道的出版方式,將當代的音樂不論是爵士,搖滾,探戈,貓王,披頭四,阿姆斯壯等,大大震撼了當時戰後的熱血青年。

X光片裡被禁止的聲音,是種非意識形態的音樂,代表著人與人之間的激情,對某件事情的渴望執著,並且當下感覺活著。鑒於此,製作者將眾多歌曲名改得更加狂野,例如:Lenny Dee 的Let’s Dance被稱為Wildman Dancing。 這些地下製造者被稱為問題製造者及投機者,陸續被捕入獄。然而,他們並非以營利為目的,只是想要利用更好的音樂來表達他們內心的自由。

在共有的社會體制裡,追尋自我就如同在尋找自己的個性,自己的身分。在這封閉的時代,有自由的選擇格外令人嚮往。我們發現最美麗的時刻不在於完美的呈現,反之當人感到脆弱、沮喪甚至於低谷中,此時才是最容易觸動人心,讓人緊抓不放。從歷史角度,這不僅是一種回憶、音樂或是情感,這個結合是永恆的象徵。

人死後僅留下骨頭及創作。對照我們人生短暫的存在,音樂的價值才是歷久不衰的。(可以同時紀錄當下及流傳到未來)。這種反差的感覺,就如同我們已退居至後牆,但是所有經過的人們都不會錯過。

接觸到X光的紀錄音樂,會讓人陷入沉默,就如同死亡一般的寧靜。這些外來的音樂,讓人真實感受到永恆。從這些被稱為問題製造者所創造的X光記錄音樂中,讓人看到的不僅是醫院冰冷的X光片,你甚至聽到小男孩最後一秒的心跳紀錄及另外一面的外來音樂。


原文刊於cacao Vol.05《雷克雅維克/物種原始》

作者:Lena Kolobanova 俄羅斯人居住巴黎,是一位室內設計師,追求簡單、美麗及真實的事物。我很高興有機會與世界上永恆的城市分享這樣的展覽,因為這是一種世代交替的代表意義。世界如此多樣化,而我的父親在我童年時激勵我,教導我要從不同角度觀看事情,並且保持樂觀。「昂首下巴,永遠不要只看地上」。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