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C Taipei, TW
2020-09-23

三個斯洛維尼亞藝術家集體改名:藝術,權力,政治,和行動主義的身份轉變|cacao 可口雜誌

後數位世界的本質,如果要以某種形式生存,想法必須適應及改變,以適應社會的經緯。我們如何將我們的想法鎖定在最終形式中?即使我們應用知識與具有數百年歷史的真實性標誌,我們可以從我們的想法中獲得什麼樣的承諾?藝術世界特別容易受到簽名真實性的影響。簽名通常是你在投資中,看得到任何回報(財務,聲譽或其他方式)的唯一保證。

2007年,三位年輕的斯洛維尼亞藝術家Davide Grassi,Emil Hrvatin 和Žiga Kariž 相繼把名字改成了亞內茲·揚薩(Janez Janša),並在改名之前共同加入了斯洛維尼亞民主黨。在之前,他們探索祖國斯洛維尼亞的官僚政治制度,從那時起他們行提出一個問題:名字中存在什麼權力?這個名字當時也屬於斯洛維尼亞民主黨領袖亞內茲·揚薩(Janez Janša,2004年至2008與 2012年至2013年)的名字。在藝術權力體系之外,會發揮什麼樣的政治力量。當你開始詢問「真正的」Janez Janša是誰時,三位藝術家的重命名變成了一種雙重的虛張聲勢。

你很容易地認為Janez Janša的作品只是對藝術世界和右翼政治霸權的另一種諷刺。這樣的挑戰超越藝術界的封閉循環,就像世界上所有的差異。當然他們的此舉,也有不少藝術評論家對藝術家的創作初衷提出了質疑,認為他們成功吸引了輿論的注意,或許這才是他們真正的目的。

三位藝術家作品也做成像競選政治看板

在2018年6月3日舉行的斯洛維尼亞議會選舉中, Janez Janša(藝術家)特意選在此時發出新聞稿說:競選議會是我對社會的看法合乎邏輯的結果。我關心發生了什麼。我對事情做出反應。我想改變它們。社會必須以這樣的方式組織,即國家開始為其公民服務,而不是服務資本。資本對社會,藝術或個人都沒有興趣。

正是這種話語使用者的所有權的不確定性,似乎給媒體和政治官員帶來了緊張情緒。也許這圍繞著資本主義至關重要的兩個問題:如果你沒有做錯什麼,為什麼要隱藏在一個名詞或一個集體下?再者,如果購買藝術品的話,要將支票寄給誰?

當名稱名單增加時,版權問題也變得複雜。「因為我們仍然希望擁有自己的想法,即使它們是通過敬意和挑戰來擴展的。」作為代表Janez Janšas的律師指出:版權是一種法律結構,保護著原創藝術(和科學)創作,以任何方式表達。只有作品是由人(作者)創作並且帶有作者個性的印記,作品才受版權保護。

到底Janez Janša是哪一個Janez Janša?Janez Janša將他們的藝術作品中所謂的作者印記,帶入版權/所有權的複雜性分層。

三位藝術家的職業生涯,在改名之後,產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他們日常生活中的一舉一動,都成了當地媒體捕捉的焦點。2008年,三位藝術家聯合在當地報紙的市政專欄開了個專欄,每週都會在裡面分享充滿正能量的私人信件,並在其中穿插旅遊日記,健康食譜,以及自己孩子的冒險經歷等等。他們在集體改名之後,就再也沒有在任何作品中使用過原名。在「名字:現成物」(NAME – Readymade) 的展覽中,三位藝術家著重展示的,是改名過程中涉及到的各種文件,包括真實的護照、銀行卡、身份證、駕駛證以及出生證明等等。展覽取名為NAME–Readymade,直截了當將杜象的現成品觀念全方位移植到了項目中。

NAME – Readymade

2012年,三位藝術家在眾籌之後完成了紀錄片作品《我的名字是亞內茲·揚薩》(My name is Janez Janša) 。據調查,在斯洛維尼亞全境,共有十位名叫Janez Janša的公民。從一開始沒人願意面對鏡頭,到有三人願意接受採訪。而他們改名過程中涉及到的所有素材,以及改名之後發生的事,也都被完整記錄了下來,成了一個長期的項目,以展覽、紀錄片和講演的形式活躍至今。

斯洛維尼亞民主黨領袖Janša Janša發表公開聲明後,保守的媒體和知識分子開始對藝術家的名稱變更發表評論,特別強調了公共資金的使用方式和「政治化藝術」。一些進步的批評者反而堅持認為,通過改變藝術家們的名字,能有更多的焦點在政治家如何正視公眾。也有人指責藝術家這番行為是為了媒體能見度,好獲得更多資金。

在2018年6月3日的斯洛維尼亞選舉中,斯洛維尼亞民主黨贏得了25%的選票。左翼黨(Levica) 贏得9.0%。反映了目前歐洲各地右翼政黨的崛起。斯洛維尼亞民主黨的領導人Janez Janša很有機會組建一個右翼政府。如果發生這種情況,當你讀到這篇文章的時候,它很可能會繼續向歐洲理事會成員轉向右翼。宣稱一切都在不斷變化,沒有什麼新東西。

但是現在有一種逐漸升溫的國際趨勢,即「他者」也被視為「敵人」。藝術的社會和政治價值必須改變,意味著在沒有任何價值的情況下,為了我們自己和全球其他人的更好的社會而進行的戰鬥。Janez Janša,Janez Janša和Janez Janša的作品通過成為他們周圍社會的一部分來反映這種演變。作為選舉制度的一部分,反映了這一挑戰,並希望成為現實世界的一部分,使藝術不僅僅擺放在畫廊空間或鑑賞的論文。如果藝術想要生存並繼續屬於每個人,那麼它需要成為我們現在生活的世界的一部分。沒有任何一件藝術品改變世界,但它幫助我們解開並看透系統的運作。或許,我們都需要成為Janez Janša®。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